翻页   夜间
落秋中文网 > 林彦深沈唯 > 三观不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网]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刺耳的刹车声响起的时候,沈唯还没反应过来,她刚探头看到一片橘子的瀑布,整个人就因为惯性朝前蹿去。

    还好有安全带,还好旁边的男人猛地抱紧了她,将她死死按在了座位上。

    胸口被安全带勒得发痛,车子停下来的瞬间,沈唯听见林彦深长长松了口气。

    车子停住了,就停在大卡车的后面。车头有些微蹭伤,但是车子刹住了。没有任何人受伤。

    前面卡车上下来两个中年男人,肤色黝黑,身材瘦小,一脸愁苦地盯着满地的橘子看。完全没有过来赔礼道歉的意思。

    “天哪!那些人都去抢橘子去了!”沈唯惊魂稍定,就看到后面的车子都靠边停下来,好多车主从车里跑下来捡橘子,有的人还带上了塑料袋,一袋一袋的往自己的车子上运!

    两个中年男人朝人群冲了过去,一个拼命阻拦,一个跪在了地上,“各位父老乡亲行行好,这车橘子是我们一家老小一年的心血,借了外债买的橘园,今年刚收上第一批果子,求求大家别捡了,给我们留条活路吧!”

    没有人搭理他的请求,有人讪笑着,“这橘子你们两人捡死也捡不完,掉在路上还不是被车碾坏?”

    “别听他哭穷,”有人不屑,“这些生意人最会装可怜,其实家里一个个有钱的很!大家伙赶快捡!”

    “这些人怎么能这样啊!”沈唯气得喊了起来,“那是别人的橘子啊!他们还要不要脸!井峰,我们下去帮他们捡吧!”

    井峰没理沈唯,他扭头看着林彦深,“林少,走吗?”

    这种程度的交通事故犯不着喊交警,大卡车的车主遭遇这种事情,也没必要跟他们理论紧急刹车的事。

    井峰知道林彦深赶着回去,以为他会点头。

    结果林彦深递给他一个钱包,“拿着钱包下去喊话,帮忙捡了橘子还给司机的,当场奖励现金。从1001000,捡的越多,奖励越多。你在旁边盯着。防止有人偷奸耍滑冒领奖金。”

    井峰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好的,林少。”

    一听说捡橘子有奖励,从1001000元不等,那些捡了橘子往自己车上塞的人马上拎着橘子朝井峰这边走,“师傅你看,我这捡了这么一大兜呢,能给多少钱?”

    卡车司机慌了,走过来朝井峰直作揖,“师傅,我知道你是好心,可是我们出不起这么多钱。算了算了,我们自认倒霉。”

    井峰笑笑,“钱由我们东家出,跟你没关系。你把筐子准备好,捡来的橘子放进筐子里,你们俩自己抬到车上去就行了。”

    司机嘴巴张得老大,“你们东家?拿钱帮我们买橘子?”

    得到井峰肯定的回答后,两个中年汉子走到车子旁边拼命朝林彦深拱手道谢。

    隔着车玻璃,沈唯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忍不住喊林彦深,“要不要把窗户放下来,回应一下?”

    人家在外面千恩万谢,林彦深在里面稳如泰山,眼神都没朝他们飘一下,沈唯觉得有点不自在。

    “不用。”林彦深低头盯着他的笔记本,“跟不相干的人,没必要说什么。”

    沈唯:“……”

    好吧,她算是见识到豪门公子哥的做派了。哪怕做了好事,别人也很难感念他们的好,因为他们太傲慢了。

    沈唯很不解,“既然你看不起他们,为什么又要帮他们呢?”

    林彦深扭头,也很不解,“看不起他们?你这话从何而来?”

    “人家跟你道谢,你都懒得搭理,太高傲了吧?”沈唯为劳动人民打抱不平。

    林彦深淡淡道,“这是两回事。我帮他们是因为他们需要帮忙。我不搭理他们,是因为没有必要。我不需要他们感谢,也不想听那些感恩戴德的话,因为没有意义。”

    沈唯觉得困惑,“怎么没有意义呢?你帮了别人,别人表示感谢,人与人之间的温情就是这么建立起来的呀!”

    林彦深微微一笑,朝正在拿钱付给路人的井峰努努嘴,“人与人之间的温情,是人民币建立起来的。”

    沈唯:“……”

    她怎么觉得跟林彦深呢!他的思维方式完全是冷血资本家的思维方式。他帮人只是出于良好的教养,出于道义和责任,跟真正的同情心,似乎没有什么关系。

    那他的爱情呢?他的爱情建立在什么基础上?是纯粹荷尔蒙的冲动吗?

    沈唯有些心塞。

    交警也赶来了,组织群众一起帮忙捡橘子,把道路清扫干净。堵成长龙的高速恢复了通畅,井峰回到车上,把钱包还给林彦深,钱包里空空如也,连一张纸币都没有了。

    沈唯注意到,井峰把钱包还给林彦深的时候看了他一眼,那眼神,很深幽。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里面。

    这件事,对井峰的触动一定也很大吧?就像对她的触动一样。

    沈唯靠在车窗上,看着窗外单调的景色发呆。

    警察局里,值班警察迎来了一个三十出头的漂亮女人。

    女人浑身上下都穿着黑色,黑色大衣,黑色长裤,黑色高跟鞋。她的头发也是纯黑的,紧紧挽在脑后,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

    她的脸不施脂粉,白皙的皮肤,淡淡的眉,唇色也很淡,显得两只黑眼珠格外明亮。

    她双手交叉放在身前,轻轻握着一个牛皮纸袋。

    这双手上,有她身上唯一的颜色——没来得及卸掉的指甲油,是梅子红的,点在她的指尖,醒目而凄艳。

    警察局的走廊很长,窗户不大,冬天黯淡的天光从窗户里照进走廊,好像那走廊永远都走不完。

    高跟鞋敲击着地板,发出有节奏的响声。小警察走在前面,心里暗暗想,这女人气质真好,漂亮倒在其次了。

    接待处是一个不大的方形房间,两张写字台,一组沙发,绿植是最普通的绿萝。

    女人在写字台前坐定,双手安详地放在棕黑色的桌面上,把手里的文件袋轻轻朝前一推,“警官先生,我要举报。”

    似乎又要下雪了,早上太阳还露过一次面,到了中午,天色又开始变得阴沉了。浅灰色的云层越来越厚,风也刮起来了。

    “表姐,好像要下雪了呢。你今天别走了,就住我家吧。”蒋岑站在窗户旁边,一边拨弄着手里的插花,一边扭头笑着问张碧落。

    张碧落穿着浅驼色的宽松短大衣,下面穿着乳白色的宽松长裤,新剪了刘海,看上去像单纯无害的女高中生。

    她盯着手里的咖啡杯发呆,似乎没有听见蒋岑的话。

    蒋岑疑惑地皱皱眉,“表姐?”

    “哦!”张碧落终于回过神来,抱歉地冲蒋岑笑笑,“你在跟我说话吗?”

    “是啊。”蒋岑嘟嘟嘴,“你在发什么呆呢?跟你说话都听不见。”

    说着,她笑着绕到张碧落的身后,从沙发靠背上方抱住她的脖子,轻声在她耳边昵笑道,“该不是在想林彦深吧?”

    张碧落端着咖啡杯的手轻轻抖了一下,勉强扯出一个笑容,“没有。想他做什么?”

    “咦,情绪怎么这么低落?”蒋岑好奇道,“事情不是已经成了吗?高阿姨都认可你了。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张碧落淡淡一笑,轻轻摇摇头。

    “你是担心林彦深吗?”蒋岑笑道,“你不用担心的。林彦深看着人挺拽,其实他心眼挺好的。他以为自己玷污了你的清白,心里肯定有愧疚的。又愧疚,他妈妈又施压,他那个女朋友又作,他选你真是太正常不过了。”

    “他女朋友,是个什么样的人?”半晌,张碧落才幽幽问。

    蒋岑努力回想,“挺冷淡的一个女孩子。长的好看,但也说不上多么国色天香。身材倒是挺好的,很高挑,腿很长。衣品也还可以。”

    “性格呢?”

    “那就不知道了。我只见过她几次。没打过交道。”蒋岑压低声音,“不过我听到过我妈跟高阿姨聊天,高阿姨说那个女孩子作的很。家境也很差,父母都不是什么体面人。总之上不了台面。高阿姨好像很瞧不起她那个爸爸。”

    “是吗?”张碧落好奇地问,“她爸爸怎么了?”

    “具体不知道。反正她样样比不上你。”蒋岑想了想,又补了一句,“最多也就长相方面能跟你相比吧。”

    “你不是说她身材也很好吗?”

    “身材这东西,穿着那么厚的大衣哪儿看的出来啊?”蒋岑笑嘻嘻的,“胸大胸小,屁股是翘还是瘪都看不出来呢。”

    “别这么庸俗。”张碧落笑着点点蒋岑的头,“小姑娘家家的,什么胸不胸,屁股不屁股的……”

    “本来就是嘛!”蒋岑不服气地反驳,“书上不都说吗,男人都喜欢大胸。沈唯也就是腿长吧,碰见你的Ccup和翘臀还不是要认栽。”

    张碧落摇摇头,微微一笑。

    世间的事要真是这么简单就好了。有一张漂亮脸蛋,有个凹凸有致的身材就能征服世界的话,那人生也太容易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