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落秋中文网 > 林彦深沈唯 > 这树超级漂亮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网]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元旦汇演迫在眉睫,沈唯跟仝楷加紧排练,趁着周末练了一上午。

    排练完,沈唯跟仝楷告别,准备去食堂吃午饭。

    刚走出礼堂,她的手机就响了。沈唯还以为是林彦深,赶紧把电话拿出来。看到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沈唯迟疑了一下——是一个陌生号码。

    沈唯还是接了起来,“你好,我是沈唯,请问您哪位?”

    电话另一端的声音似乎有些耳熟,“我是高总的助理梁从文,沈小姐,您现在在哪里?”

    沈唯心里一惊,语气马上戒备起来,“你找我什么事?”

    “您在学校吗?我现在在你们学校北门外的咖啡馆,有件事,我想跟你私下谈谈。”梁从文的声音不紧不慢。

    “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沈唯拒绝了,“对不起,我还有事,先挂了。”

    “等等!”梁从文淡淡说:“我们之间有很多可以谈的事。沈小姐如果忙,我可以到宿舍楼下等你。或者,可以找你的辅导员先聊聊。你的辅导员叫仝楷对吧?”

    沈唯后背发凉,愤怒地喊了起来,“你要干什么?!”

    “就是找你聊聊而已。别紧张。”

    电话另一端的声音一直显得很冷静,但是沈唯却打了个哆嗦。高君如的助理,总让她觉得很邪恶。

    过了好几秒钟,沈唯才不情不愿的说:“北门的咖啡馆是吧?我十分钟后过来。”

    “ok,我等你。”

    挂了电话,沈唯给林彦深发了个微信,“彦深,我中午有事,不跟你一起吃午饭了。”

    把手机放进包里,沈唯沿着校道朝北门外走。

    正是饭点,学生们说说笑笑,成群结队地朝食堂走去,沈唯走在人流中,心里有点空落落的。

    高君如的助理找她干什么?高君如发现了她跟林彦深私下往来的事,准备警告她吗?还是要给她一点教训?

    高君如会不会查到她家的地址,找人上门骚扰老妈?或者到弟弟学校去骚扰弟弟?

    沈唯咬紧嘴唇,心里说不出的惶恐难受。

    也许她不该撒谎骗林彦深的,她应该叫上林彦深一起去。让林彦深去对付这个梁从文。

    可是她不忍心,林彦深夹在中间已经够难受了,她舍不得让他去冲锋陷阵。

    梁从文已经在咖啡馆坐了一会儿了,见沈唯进来,他殷勤地帮她拉开椅子。

    “想喝什么?”梁从文把咖啡单递给沈唯,眼睛在金丝眼镜后打量着她。

    这个女孩子确实漂亮,气质干净清冷,有一点不惹人讨厌的高冷劲儿。身材也很不错,穿着短款羽绒服,两条大长腿笔直匀称,把地摊货穿得很有范。

    “不用。”沈唯伸出手指把单子推回梁从文面前,“有什么话你直接说吧。”

    梁从文笑笑,“ok,那我们就长话短说吧。”

    他的手指在咖啡的小托盘上轻轻敲了敲,“那天你看到我了吧?在日料店。”

    沈唯的手在桌子底下一抖。原来梁从文认出她了!高君如是不是也知道了?

    沈唯垂着眼睛,尽量不露声色,“对。你想说什么?”

    “你跟彦深一直在来往吧?”梁从文脸上始终保持着笑意,“都是一个学校的,彦深又一个人住,平时往来的机会很多吧?”

    沈唯不耐烦了,“梁先生,你到底想说什么?”

    梁从文在套她的话。她不会给他提供任何信息的。

    梁从文脸上的笑容终于消失了,他朝前探探身子,高大的身躯形成一股威逼之势,“沈小姐,何必做无用功呢?你年轻貌美,追求者应该很多,为什么一定要缠着彦深不放呢?高总只有这一个儿子,对他寄以厚望,你不是她理想中的儿媳人选,现在不是,将来也不会是。”

    “所以呢?”沈唯抬起眼睛看着他,心里的虚弱和胆怯已经完全消失,“你来威胁我,逼我跟林彦深分手?梁先生,是谁给你的权利让你敢对别人的感情指指点点?我跟你很熟吗?你有什么资格对我说这种话?”

    梁从文盯着她,“我只是给你一些忠告和建议。”

    沈唯猛的站起身,“我不需要你的忠告和建议,我的路该怎么走,我自己心里清楚!你是高君如的狗,听她指挥,指哪儿咬哪儿,这是你的责任,我不怪你。可我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出现在我面前。我不怕你威胁我,我有妈妈有弟弟,这些你应该早就打听清楚了,我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你们要是敢拿我的家人做文章,就别怪我不客气!”

    梁从文似乎听的好笑,他仰起头看着沈唯,“哦,你准备怎么不客气?”

    “虾有虾道,蟹有蟹道,你们有你们的强权,我自然有我的对策!你想知道?对不起,我不会告诉你的,因为你不配!”沈唯说完转身就走。

    一直到走上校园的校道,沈唯的手还在颤。

    一通狠话说完了,说的时候声色俱厉,好像她真的多有底气多有办法,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她其实没有任何办法,除了拿林彦深来当武器,她没有任何可以抗衡他们的东西。

    可是,她又怎么会拿林彦深当武器呢?

    手机又响了,沈唯拿出来一看,又是梁从文的电话。

    沈唯接起电话,已经做好了被他羞辱的准备。

    “沈小姐,见好就收吧。现在高总还不知道你跟林少私下来往的事。林氏现在情况不太好,高总压力很大,这个时候如果林氏爆出丑闻,对高总一家的打击是致命性的。我劝你多为林少着想,不要只顾着逞一时口舌之快。”

    梁从文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他觉得自己已经相当苦口婆心了。他现在大概明白林彦深喜欢沈唯什么了。这女孩子性格非常刚硬倔强,很能激发男人的好胜心和征服欲。

    总之还是很有勇气的,虽然色厉内荏,但至少不是怕事之人。

    梁从文在心里摇摇头,只可惜,她的命不好。

    走到路口,沈唯给家里打了个电话。

    李桂莲正在一个人吃午饭,一碗白饭,一碟豆腐乳,一盘炒青菜,就是她中午的午餐。

    看到女儿打电话回来,她很是高兴,“唯唯,乖女儿,吃午饭了没有?”

    “妈!”沈唯强笑道,“正要去吃。你呢,吃饭了吗?”

    “我也正在吃。”李桂莲说:“你吃好一点,别总想着省钱。别的地方可以省,吃的上面一定不要省。”

    “妈,我知道了。”沈唯突然心酸得很,她最近都吃的很好,林彦深变着花样带她吃大餐,各种听都没听说过的昂贵零食一箱一箱地给她买。把王佳慧和周蕊蕊都催肥了好几斤。

    “妈,你跟尧尧还好吧?家里还好吗?”沈唯问老妈,“最近没人找家里麻烦吧?”

    李桂莲以为沈唯说的是楼下赵岭一家,忙摇头,“没有没有,我跟尧尧都很好。以为你交了有钱有势的男朋友,赵岭他妈也消停了。”

    说着,李桂莲又想起来了,“对了,你跟那个男生到底分手没有?这几个周末你都不回来,不会是跟他在一起吧?”

    沈唯撒谎:“不是说过已经分手了吗?快考试了,我在学校复习准备考试呢。”

    “嗯。那就好。”李桂莲劝道,“咱们家跟人家差太多。门不当户不对,在一起没有好下场的。你听妈的话,别跟他来往了。”

    挂了电话,沈唯心里一片茫然。

    所有人都不看好,都劝阻的感情,真的会没有好下场吗?她不知道,她觉得很孤单,可这份孤单还不能跟林彦深倾诉,他的压力不比她小,她怎么舍得再给他增加烦恼?

    有小货车开进了校园,后面车斗里装着一棵圣诞树。

    很漂亮很高大的圣诞树,树冠堪称完美,枝青叶茂,显然是刚从山里砍伐下来的。

    “哇!学校这是抽什么风,居然要庆祝圣诞节了?”路上的学生们都指着圣诞树议论纷纷。

    “不是学校采买的圣诞树吧?”另一个学生踮起脚看,“我看皮卡朝女生楼那边开去了。”

    “不是学校买的圣诞树,这种皮卡怎么能开进学校呢?”她的同伴反唇相讥,“再说了,难道会有哪个女生买这么大的圣诞树庆贺圣诞节?这么大一棵,得多少钱啊。”

    “说的也是。有那闲钱不如出去玩一玩或者多买几件衣服了。”

    沈唯并没有把两个女生的议论放在心上,她满心满脑都是梁从文对她说的话,哪里有力气管什么圣诞树不圣诞树呢?

    走到宿舍楼下,沈唯发现刚才看到的那辆皮卡就停在她们宿舍楼下,工人正在从车斗里往外卸货。

    “小心点!别把树冠弄坏了!都轻点!”一个年级大一些的工人正在指挥,“这树可不便宜,弄坏了我们要被投诉的!”

    女生楼的窗口纷纷探出一颗颗小脑袋朝楼下看,沈唯也是一头雾水,不知道学校抽什么风,干嘛弄这么大一棵圣诞树放女生楼下。学校没有庆祝圣诞节的传统啊。

    沈唯回到宿舍,周蕊蕊正在煮方便面,王佳慧趴在窗口还在往下看。

    “佳慧!把窗户关了,冻死了!”周蕊蕊抱怨,“不就是一棵树吗,有什么好看的?”

    “!跟电影上的圣诞树一模一样!”王佳慧笑道,“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的活的圣诞树!”

    “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啊。”周蕊蕊一点也不在意,把方便面从电磁炉上拿下来,问沈唯,“吃面吗?我刚煮了一大锅。”

    沈唯没有胃口,勉强笑着摇了摇头。

    “明天就圣诞节了,今天平安夜呢,跟我们怎么没关系?”王佳慧从窗边蹦过来,摇着周蕊蕊的胳膊撒娇,“蕊蕊,晚上你陪我去广场庆祝好不好?”

    周蕊蕊翻个白眼,“不去,人那么多。挤死了。”

    “不管!你必须陪我去。”王佳慧撒娇,“沈唯有林校草陪,咱们俩彼此陪伴,好不好?”

    周蕊蕊无奈了,“好吧好吧,别摇了,头都被你摇掉了!”

    ——

    林彦深:圣诞树已经安排上了。晚上我们家小妖精就能看到一棵金光闪闪五彩斑斓的圣诞树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