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林彦深沈唯 > 含着满满的泪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闷闷不乐喝了几口咖啡,庄世寰没再开口说话了。


        

张碧落笑道,“不会吧,受到打击了?”


        

“是啊。”庄世寰摇头叹息,“我这样国色天香的男人居然被你嫌弃,实在让人摸着头脑。”


        

他站起身拉着张碧落的胳膊往外走,“走,喝酒去!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张碧落只是笑,“真看不出来啊,庄大少居然还会背诗!”


        

“那当然。”庄世寰说的理直气壮,“要想成为泡妞高手,琴棋书画骑马射箭,冲浪赛车,那都是必备素质!”


        

张碧落点头,“用卑劣的目的提高综合素质,庄大少真是人中龙凤!”


        

庄世寰哈哈大笑,“能不能把前面那半句去掉?后半句我爱听。”


        

“去掉就不是完整的你了。”张碧落也跟他瞎侃,“我们庄大少就是这么的有层次感。”


        

“小嘴越来越甜了,”庄世寰开心的要死,“是不是学会抹蜜了?”


        

他盯着张碧落嫣红的嘴唇,突然很想亲一口。 记住网址m.luoqiuzw.com


        

张碧落被他的眼神弄的有点紧张,提醒他,“庄世寰,你控制一下自己,这里是公共场合,别摆出一副色眯眯的样子。小心别人报警。”


        

“确实色眯眯。”庄世寰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想睡你想了很久了。”


        

张碧落:“……”


        

睡可以啊,她也想通了,不过就是灯一关眼睛一闭的事,可是睡过之后呢,他嘴一抹不认账怎么办?


        

得让他给个保证,或者立个契约之类的才行。


        

不能白睡。


        

“真那么想睡我?”张碧落烟视媚行地朝他身边靠了靠,“可以啊。跟我结婚啊。”


        

一听见结婚两个字,庄世寰差点没弹起来,眼神瞬间变了,“真的假的?张碧落,你别玩我啊。”


        

“真的。”张碧落扭头看着他,微笑,“我现在就可以回家拿户口本。”


        

庄世寰愣了一下,有点郁闷地说:“张碧落,你他妈还真是图我的钱啊。”


        

“是啊。我刚才不是说过吗,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庄世寰:“……”


        

真是比悲伤还要悲伤的故事。他十来岁谈恋爱,纵横情场这么多年,并不是没有遇到过只图他钱的女人,但是人家至少都会粉饰一下,说如何如何爱他,吹捧他如何如何有魅力。


        

张碧落还是第一个直言不讳把要钱说的这么理直气壮的人。并且还想骗他结婚!


        

除了咖啡馆,庄世寰叫了辆出租车,张碧落跟他上了车。


        

“你们去哪儿?”司机扭头问庄世寰。


        

庄世寰不吭声,张碧落只好道,“到云霄路的SOZ酒吧。”


        

她在心里冷笑。庄世寰果然只是想玩玩她尝尝鲜,一跟他提结婚,立马就怂了,连话都不敢说了。


        

男人啊。


        

张碧落看着缓缓移动的街景,心情有些苍凉。


        

她也可以说谎的,也可以装出爱上了庄世寰,但是她不想那样做。骗林彦深的时候她没做过,对庄世寰,她也同样做不出来。


        

“去文森酒店。”庄世寰突然开口说道。他的声音很冷静沉着,跟平时的戏谑判若两人。


        

司机一愣,“啊?到底去哪儿?”


        

刚才不是说要去酒吧吗,怎么又改成酒店了?


        

“文森酒店。”庄世寰斩钉截铁地说出这四个字,扭头看着张碧落,“结婚可以,我要先验货。”


        

司机目不斜视,表情平静地调头。


        

张碧落也毫不忌讳司机就在前面,直接问庄世寰,“你喜欢处.女?”


        

“不。”庄世寰淡淡道,“我要看看你在床上够不够浪,合不合我的胃口。”


        

司机没办法目不斜视了,腮帮子上的肌肉有点哆嗦。


        

现在的年轻人太吓人了。饶是他见多识广,也被吓到了。


        

庄世寰这样说话纯属羞辱了,张碧落却微微一笑,“也对,万一你是三秒郎,我岂不是要守一辈子活寡?”


        

庄世寰邪恶一笑:“放心,我会让你哭着喊爸爸的。”


        

司机脸上的肉再次哆嗦了一下。


        

太刺激了,就跟看黄色小电影似的。活生生的片头小剧场啊。


        

文森酒店是离这里最近的酒店,十来分钟就到了。


        

车子一停张碧落就笑了,“庄大少真是B市五星级酒店活地图啊。想必各大酒店都留下过你的足迹吧?”


        

庄世寰也笑,笑得很有内容,“技术都是练出来的。都要靠日积月累的打磨。”


        

张碧落:“……”


        

司机:“……”


        

等他们一下车司机就赶紧踩油门离开,一秒钟都不愿多停留。


        

办好入住,张碧落跟庄世寰一起朝顶层的总统套房走去。


        

地毯厚重柔软,吞噬了他们的脚步声,张碧落不动声色的深呼吸。她必须承认,她有点紧张。


        

庄世寰大喇喇地搂住她的腰,“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张碧落仰起脸让他看清楚,“难看吗?我自己觉得容光焕发。”


        

“容光焕发个屁!”庄世寰托起她的下巴看着她的眼睛,“你是在紧张吗?”


        

“有点吧。”张碧落老实承认,“毕竟我是第一次。”


        

“啧啧……”庄世寰皱皱眉,“第一次啊,一会儿你会疼的,我还得轻点。”


        

张碧落:“……”


        

她是不是该说一句“真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不过第一次也有第一次的好处。”庄世寰又高兴起来,“探索探索处.女地也不错。哈哈,真没想到我是你第一个男人。”


        

“只是没有遇到喜欢的男人而已。不然也轮不到你。”


        

庄世寰无语了。这女人说话能不能好听一点?做人太实诚了也很讨厌呐!


        

总统套房装饰得金碧辉煌的,空间很大,里面的香氛也很好闻,张碧落四处看了看之后,很淡定地坐到了沙发上。


        

庄世寰走到酒柜旁边开了一瓶洋酒,给自己和张碧落各倒两杯,“来,喝点壮胆。”


        

张碧落失笑,“不是吧,庄世寰你害怕了?”


        

庄世寰摇摇头,“倒也是不是害怕,就是这里,”他指指自己的心口,“有点不舒服。”


        

最想睡的女人是为了钱才跟他上床的,这是对他人格的侮辱啊。


        

但是他又禁不起诱惑,又想尝试一下。


        

更要命的是,这个女人还提出一个沉重得不能再沉重的条件:结婚。


        

私自结婚意味着什么?他有可能被剥夺继承权啊!很可能家里给他一个不大不小的公司,再给他一笔钱就把他打发了。


        

他真的要付出这么大代价,就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吗?


        

值得吗?


        

“那我让你舒服舒服。”张碧落把酒杯放到桌子上,毫无预兆地吻住了庄世寰的唇。


        

她刚喝了一口酒,嘴里还有酒液的辛辣和甘香,庄世寰浑身都僵硬了,一瞬间,他魂飞魄散,思维完全无法聚焦。


        

不是没亲过,上次他强吻过她的。那一次,虽然他也感觉到了她唇瓣的柔软顺滑,心也怦怦直跳,但是强度和烈度远远比不上这一次。


        

庄世寰所有的纠结都丢到爪哇国去了,他无法思考了,也不想思考了。


        

他想要这个女人,现在就要。再也不想等了。


        

剥夺继承权就剥夺继承权吧。家族基金里的钱就够他几辈子衣食无忧了。


        

感觉到张碧落在用舌头撬他的嘴唇时,庄世寰彻底疯狂起来。他抱起张碧落狠狠压上自己的胸膛,用花丛老手久经沙场的高超技巧与她的舌头共舞。


        

张碧落轻轻哼了一声。


        

眩晕。她觉得很晕。


        

她以为她需要强忍恶心和反感才能做到这一步的,她不爱这个男人,跟他舌吻是需要勇气和胆量的。


        

她已经做好了忍耐的准备。


        

没想到,感觉居然比她想象的要好很多。庄世寰的口腔气味很清新,还带一点苦咖啡的芳香和苦涩。他的舌头灵活而缠绵,让她的意识都变得模糊起来。


        

难怪能泡妞无数……张碧落模模糊糊的想道,这男人也太会接吻了。


        

因为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张碧落也不压抑自己,被庄世寰撩拨得受不了的时候,想发出声音她就发出了声音,想扭动身体她就扭动身体。


        

她本真而质朴的反应让庄世寰如痴如狂,整个人都要疯了。


        

宝藏女孩。庄世寰的脑子里冒出这个词。而且,他能感觉到,两个人会非常契合。


        

张碧落不浪,但是她很放得开,完全不像有些女人那样总是羞答答的,必须耐着性子哄很久。


        

庄世寰不想分辨张碧落是为了迎合他才会这样,还是她天性如此。反正,这个女人很带劲,他很喜欢!


        

大床上,两个人影在翻滚纠缠,一会儿庄世寰在上面,一会儿张碧落在上面。


        

张碧落惊讶的发现,她几乎无师自通,天生就很擅长这项运动!


        

并且,真的不疼。


        

她很快就适应了庄世寰,很快就尝到了其中的乐趣和美妙滋味。她像兴致勃勃的孩子研究着自己的新玩具一样,不停地研究着庄世寰。


        

庄世寰说的没有错,他的身材真的很好。古铜色的肌肤让他的肌肉显得更加饱满紧致,力量感十足。


        

当一切都归于平静之后,张碧落翻身下来,躺在枕头上长长吁出一口气。


        

庄世寰也精疲力尽,他把张碧落往自己怀里扯,“躺过来,别拔X无情,离的那么远干嘛。”


        

张碧落被他扯得枕在他的胸口,不舒服地抗议,“这样我很难受。枕头比你的胸肌舒服。”


        

庄世寰圈死她的腰,“我不管,不舒服你也给我忍着。”


        

张碧落无奈,“你怎么不睡啊,不是说男人一结束就会马上睡着吗?你不累吗?”


        

“你听谁说的?”庄世寰酸溜溜的,“张碧落,你是不是骗我了?你这不像第一次啊。”


        

张碧落无所谓的耸耸肩,“你说不是就不是咯。”


        

“到底是不是?”庄世寰又有点拿不准了,不甘心地追问。


        

“你不是不在意什么处。女不处。女的吗?干嘛一直问?”张碧落懒洋洋打个呵欠。


        

“现在突然有点在意了。”庄世寰抓住她的手放到自己嘴边亲了亲,“想到你跟别的男人也这么热情似火,我心里难受。”


        

“没别的男人。你是唯一一个。”张碧落困倦的闭上眼睛,不想再聊天了。她的体力也耗尽了,想睡觉了。


        

她这句话只是实话实说,并没有讨好庄世寰的意思,庄世寰却乐开了花,脸上笑得又得意又满足。


        

现在他不纠结了,哪怕被剥夺继承权也觉得没关系了。张碧落实在太合他的胃口了,跟她一比,以前那些女朋友都是豆腐渣。


        

看到张碧落闭上了眼睛,他伸手捏了一下她的肩头,“怎么睡着了?不谈结婚的事了?”


        

啊,结婚。张碧落马上睁开眼睛,是啊,这可是大事,必须马上确认清楚。


        

“现在去领证吗?”张碧落抬起手腕想看表,才想起来,刚才疯狂的时候庄世寰嫌碍事,把她的表摘下来扔了。


        

“诶,你把我的腕表扔哪里去了?”张碧落支起半个身子,想下地去找她的手表。


        

“好好躺着,找什么手表啊。”庄世寰把她拉回来,不许她走。


        

“几十万的表,丢了你赔?”张碧落白他一眼,又挣扎着要起身下地。


        

“行。我赔你一块几百万的总行了吧?”庄世寰把她的腰圈紧,“老老实实呆着,把我哄得开心了,想要什么没有啊。”


        

“我不是已经把你哄的很开心了吗?”张碧落淡淡道,“再说了,几百万我也不缺,我缺的是大钱。”


        

“一亿美金?”庄世寰叹气,“眼皮子怎么这么浅呢?跟我结了婚,我的钱不就是你的钱吗?”


        

张碧落毫不留情地戳穿他,“那都是你的婚前财产,跟我没关系的。”


        

庄世寰无语了,“那你说吧,你到底想要多少,一会儿回去我就给你写支票。”


        

真是气人啊,刚才还柔情蜜意,这一翻身下来,马上就开始谈钱!


        

“给我家的企业注资。”张碧落毫不脸红地看着他,“并且让高君如知道,张家是你们庄家罩着的,让她别打我们家的主意。”


        

庄世寰了然,“哦,敢情骗我上床就是为了这个?”


        

张碧落:“……”


        

庄世寰的语气有点冷,“是不是只要我答应你这些条件,婚都可以不用跟你结了?”


        

“是啊。”张碧落回答得干干脆脆明明白白。


        

庄世寰:“……”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他咬了咬牙,“不想跟我结婚了是吧?对不起,我破了你的处,我得对你负责,这个婚我结定了!”


        

张碧落:“……”


        

什么烂借口!不过就是想跟她对着干罢了,还说的那么好听,好像他真的多传统似的!


        

张碧落开始做他的思想工作,“你看我们两家门不当户不对的,你家里人不会同意我们的婚事的。而且我听说你们家儿子很多,继承权的问题非常复杂,你如果执意跟我结婚,在继承权的竞争方面就会落了下风。庄大少,你要损失好多个亿啊!”


        

“呵呵。”庄世寰冷笑,“我不在乎家人的反对,我就是这么爱你,为了你,我愿意毁天灭地!”


        

张碧落扶额,跟熊孩子怎么就讲不明白呢?这方案明明是对他有利的啊!


        

“跟我结婚有什么好?”张碧落苦口婆心,“你这么优秀,该找个同样优秀的女孩才对啊,我配不上你的!”


        

庄世寰继续冷笑,“跟你结婚就可以合法睡你啊。天天睡!一天睡一百遍!”


        

张碧落诚挚地看着他:“睡不了多久你就会腻的。”


        

我可是为你着想。


        

庄世寰,“腻不腻我说了算!张碧落,我劝你不要把算盘打的这么精,跟你睡一次我就得给你家公司注资,还要当你们的保护伞跟高君如作对?你想的美!我告诉你,这个婚你想结也得结,不想结也得结!”


        

张碧落:“……”


        

庄世寰说完,气呼呼地又往她身上压。


        

张碧落有点懵,“诶诶诶,庄世寰你干什么?你很重的好不好?赶紧下去!”


        

“才睡一次怎么够?本钱都没睡回来!”庄世寰掐住她的腰,“乖乖躺好,金主的警告你最好放在心上。”


        

张碧落的眼神黯淡了一下,心里有些酸痛。


        

是啊,她以为自己是什么呢,是女神吗?其实在庄世寰心里,只是个玩物罢了。跟他砸钱睡的那些女明星没有任何区别。


        

她闭上眼睛,躺平任他羞辱。


        

“不许闭眼睛,睁开眼睛看着我。”庄世寰命令她。


        

他喜欢在动作的时候跟张碧落对视,她的眼神能燃起他心中的火焰,看着她的脸,他的血液就会沸腾,感觉会格外强烈。


        

张碧落依言睁开了眼睛。


        

她的眼睛一睁开,庄世寰的心就颤抖了一下。


        

那双大眼睛里,,就在睁眼的瞬间,两颗晶亮的泪珠从眼角滑落下来,流进了她的头发里。


        

——


        

庄世寰:妈的好气哦!当老子是卫生纸啊,用过了就扔?只想要老子的钱,不想要老子的人是吧?对不起!天底下没那么好的事!想要钱,人也得一起打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