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落秋中文网 > 林彦深沈唯 > 她今天情绪怎么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网]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晚,沈唯就发起了高烧。

    她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在梦里,她走在一条漆黑的走廊上,很远的尽头似乎有微弱的天光,她朝着那光走啊走啊,却怎么都走不到尽头。

    喉咙干涩,刀割般疼痛,她觉得冷,很冷很冷,拼命抱着肩膀把自己缩成一团也没有用。那寒冷从四面八方钻进她的毛孔,钻进四肢百骸,她不停地发抖。

    好累,好辛苦。还能活下去吗?这条路还能走到尽头吗?

    她不知道。

    清晨,周蕊蕊和王佳慧都已经洗漱完毕,发现沈唯还没有动静,床帘密密拉着,她似乎还在熟睡。

    周蕊蕊跑过去拉她的床帘,“喂!唯唯,你上午不是还有一门考试吗?怎么还不起来呀?不怕迟到吗?”

    王佳慧一边换衣服一边笑,“这就是大将风范,人家平时学的扎实,考试的时候才是最放松的时候。”

    周蕊蕊也来不及回应王佳慧的玩笑,拉开床帘的那一瞬间,她看到了沈唯的脸。

    沈唯紧紧闭着眼,眉头皱着,她的脸颊红扑扑的,嘴唇却灰白干燥,已经起了一层皮。

    本能的觉得不好,周蕊蕊踮起脚伸手摸了摸沈唯的额头。

    “哎呀!唯唯发烧了!”周蕊蕊惊呼一声,“好烫啊!是高烧!”

    王佳慧也惊了,赶快跑过来查看,她个子矮一些,站着摸不到沈唯的额头,赶紧爬了两级梯子,这才伸手摸到了沈唯的额头。

    “高烧!”王佳慧从梯子上蹦下来,“得赶紧给她找点退烧药吃。别烧坏了。”

    周蕊蕊当机立断,“不行,烧的太厉害了,而且看样子已经烧了一晚上了,我担心会有什么并发症,你看她的嘴唇。我们得马上送校医院。”

    “校医院还没上班呢。”王佳慧有点迟疑,“要送医院就只能送外面的医院,但是我们下午还要考试……”

    上午的复习时间太宝贵了,而且折腾到医院,能不能赶上考试还不好说。

    周蕊蕊毫不犹豫,“我送她去医院。你安心复习备考吧,这事不用你管了。”

    周蕊蕊马上去给沈唯倒水,把吸管放到杯子里,递到沈唯嘴边,轻轻摇晃她的肩膀,“唯唯,唯唯,醒醒,喝点水吧。”

    沈唯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只觉得头疼,眼睛疼,浑身都在疼。

    周蕊蕊轻轻把吸管塞到沈唯的嘴里,像哄小孩子一样耐心道,“用力吸,喝点水会舒服一些。一会儿我送你去医院。”

    沈唯终于明白过来了,刚才那条长长的走廊只是梦境,她并不在那黑暗冰冷的走廊里,她在自己的宿舍里,在自己的床上,同宿舍的姐妹就在她旁边,她并不孤独。

    沈唯闭上眼睛,用力吸了一大口水。

    温热的水顺着食堂缓缓流下,她干渴焦枯的喉咙顿时舒服了许多,意识也清明了一些。

    “我……”她睁开眼,想跟周蕊蕊说点什么。

    周蕊蕊温柔地帮她擦擦嘴角的水渍,“先别说话了,你还能坐起来吗?我帮你穿衣服,我们去医院看病去。”

    沈唯的毛衣和外套都搭在椅背上,王佳慧赶紧拿起毛衣和外套递了过去,“喏,快穿上。”

    周蕊蕊冷着脸从她手里夺过衣服,亲手递给沈唯。

    王佳慧有点讪讪的,“唯唯,不是我不想陪你去医院,下午要考试,我上午还想恶补一下。”

    沈唯其实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但她还是虚弱地冲她笑了笑。

    在出租车上,沈唯又睡着了,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虚弱,短短的一段校道,几乎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

    周蕊蕊一直握着沈唯的手,努力把她的头搬过来靠在自己肩膀上,想让她睡的更舒服。

    就在沈唯的头靠到她肩膀的时候,她听见了她睡梦中的呓语,“彦深……不……我不要……”

    她的声音虽然含糊不清,却饱含着痛苦,那种迷茫和失落,让周蕊蕊听得心里都有些难过。

    沈唯和林彦深吵架了吗?不然为什么她会这么说?

    周蕊蕊摇头叹息,问世间情为何物,让这么多痴男怨女百转千回,愁肠百结。

    沈唯看的是急诊,医生说确实烧的很厉害,给开了输液,因为沈唯太虚弱,还特意安排了一张临时病床,让她能躺着输液。

    沈唯不仅病得很厉害,精神状态也很差。

    周蕊蕊去医院食堂买了一些清粥回来给她吃。她把粥放到病床的小托板上,轻声问沈唯,“唯唯,你吃点粥好不好?”沈唯却像没听见一样。

    周蕊蕊一连说了三遍,她才茫然地抬头看着周蕊蕊,那眼神却是木的、钝的。

    周蕊蕊只觉得心惊,忙问:“唯唯,你怎么了?”

    她这副萎靡不振的样子,似乎并不是单纯因为发高烧。她的表情,似乎有一种万念俱灰的感觉。

    沈唯摇摇头,声音很小,很嘶哑,“蕊蕊,我好累。”

    “到底怎么了?”周蕊蕊轻轻拍着她的肩膀,“跟林彦深吵架了?”

    一提到林彦深的名字,周蕊蕊就看到沈唯的肩头颤抖起来,她用力咬紧嘴唇,两颗极大的泪珠从她眼中掉了下来。

    “他欺负你了?”周蕊蕊急道,“他不是去S市出差去了吗?”

    沈唯拼命摇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泪却不停地往下掉。旁边病床上的人看到了,投来好奇而同情的眼神。

    周蕊蕊只好低声安慰她,“好了,别哭了,这还输着液呢,你不想提他那我就不提了,你先平静一下。旁边那个中年大叔在盯着我们看呢。”

    她知道沈唯脸皮薄要面子,听她这么说会安静下来的。

    周蕊蕊猜的没错,沈唯很快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等沈唯躺下睡着后,周蕊蕊打开沈唯的手机看了看通讯录,记下了林彦深的电话号码,然后,她走出了门诊大楼。

    林彦深正忙的不可开交,项目验收的收尾工作其实也很繁杂,有很多测试报告要汇总,还有一些问题要解决,整个团队都在拼命赶进度。

    他心里也火烧火燎的,恨不得快点把项目做完赶回去。昨天跟沈唯通过电话之后,她的手机就再也打不通了,很明显已经把他拉黑了。

    他理解她的愤怒和痛苦,昨晚,他甚至萌生了丢下一切飞回去跟她解释的念头。

    但是他不能,这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是整个团队的事情。努力了这么久,付出了这么多时间和精力,被学校寄以厚望,各种开绿灯,他作为核心成员,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

    坚持吧,再坚持三天,就能回去见她了,他一定会求得她的原谅的。

    那天晚上的事,他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甚至连什么香艳的梦境都没有,在潜意识里,他并不觉得他做了什么对不起沈唯的事。

    他觉得他一定能取得她的原谅。

    结果,就在今天,在他忙的飞起的时候,他接到了周蕊蕊的电话。

    电话一通,周蕊蕊劈头就是一句,“林彦深!你到底干什么了!”

    林彦深忙的不可开交,还没听出周蕊蕊的声音,一听一个女生这么凶的对他吼叫,脾气就上来了,“您哪位?吃枪药了?”

    周蕊蕊压根不管他,继续吼,“我是周蕊蕊!沈唯的室友!你到底对唯唯干什么了!”

    一听是周蕊蕊,林彦深的语气马上变了,那声音要多热情有多热情,要多友好有多友好,“啊,蕊蕊,是你啊!不好意思刚才没听出来。唯唯怎么了??昨晚睡的好吗?”

    林彦深热情友好的态度让周蕊蕊的怒火稍微平息了一些,但她的声音还是很冷,“她不好。她昨晚发了一晚上的高烧,但是她一声没吭,早上我们才发现她快烧死了。”

    林彦深一听,心疼死了,“现在呢?她现在在哪里?你们有没有帮忙送她到医院去?”

    “她现在在医院输液,一脸的生无可恋,饭也不肯吃,我看是要绝食。”周蕊蕊故意夸大其词,质问道,“林彦深,你到底怎么回事?你是不是又欺负她了?”

    林彦深哑然,好一会儿才说,“三言两语说不清楚,我过两天就回来了,到时候亲自去跟她负荆请罪。蕊蕊,她现在住在哪个医院?”

    “你问这个干嘛?你现在又回不来。”周蕊蕊见他不肯说,也没有勉强,毕竟人家小情侣之间的事情,她这个外人也不好多干涉。反正她把话传到就行了,林彦深如果欺负了417的姐妹,就必须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且认真反省。

    现在看来,林彦深的态度还可以。这次风波应该只是情侣之间的小矛盾。

    林彦深还要再问几句,旁边的队友已经开始催他干活了,林彦深只好匆匆道,“我这边还有事,先挂了,蕊蕊,谢谢你帮忙照顾唯唯,回来好好感谢你。”

    上午输完液之后,沈唯的烧退下去了,周蕊蕊下午还有考试,两人一起坐公交回了学校。

    在路上,沈唯抱歉地看着周蕊蕊,“蕊蕊,真对不起,让你陪我去医院,你下午还要考试了,上午也没时间复习。”

    “没事,这门课我平时花的时间挺多的,不像佳慧,她不恶补一下真的没办法,我还好。”

    沈唯点头微笑,心里却不由感叹,蕊蕊真是好人,说话的时候还不忘帮佳慧解释一下,是怕她生气佳慧不过来陪她吗?

    怎么会呢,她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啊。佳慧贪玩,下午的考试又很重要,临时抱佛脚当然必不可少。再说了,已经有蕊蕊陪着她了,佳慧不来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虽然心里很痛,沈唯还是觉得自己很幸福。无论如何,她有两个可爱的室友。哪怕爱情破碎了,有室友陪着,也不会那么孤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