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落秋中文网 > 林彦深沈唯 > 他当然有比你好的(冲刺大结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网]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长夜漫漫,沈唯睁眼看着外面漆黑的窗户,久久无法入眠。

    她情不自禁拿出手机,想要把林彦深从黑名单里拉出来。

    即便分手,也要最后说几句道别珍重的话吧?以后,她和林彦深只是路人,不是仇人。

    他打篮球的时候,她还想远远地看上一眼。哪怕今生不能和他在一起,她也舍不得就此将他遗忘。

    微信上有新好友提示,沈唯打开一看,是林彦深加她好友。沈唯点了通过。

    很快,林彦深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唯唯,周蕊蕊跟你打电话了没有?你听了那段录音没有?”

    沈唯失笑。难怪蕊蕊这么晚给她打电话,敢情是被林彦深逼的。

    “听了。”沈唯的鼻子酸酸的,“是场误会,我现在已经知道了。”

    林彦深顿时笑逐颜开,“那你现在可以下楼了吗?”

    “下楼?”沈唯惊讶得从床上坐了起来,“你还没走?”

    “没有啊。一直在楼下等你。”林彦深笑着说:“现在知道是误会了,愿意跟我去酒店住一晚吗?”

    他的声音温柔极了,“宝贝,好想你。这么久没见,你有没有想我?”

    沈唯猛的用手捂住嘴,她怕自己会痛哭出声。

    “怎么不说话?”林彦深的声音又温柔又磁性,在静谧的夜晚有着摧毁人心的力量,“害羞了?”

    沈唯拼命摇头,眼泪如断线的珠子般掉个不停。她不能说话,无法开口,一开口就是失声痛哭。

    在一片静默中,林彦深听见沈唯挂了电话。电话里没有声音了,只有嘟嘟嘟的忙音。

    林彦深以为是信号不好,电话中断了,他再打过去,沈唯的手机却已经关机了。

    没电了?林彦深的喜悦上罩上了一层阴霾,还是她还在闹脾气?

    不,不会的。沈唯不是那么不讲理的人。而且,她现在在家里,手机没电了可以马上充上的。

    等了几分钟,林彦深又打过去,仍然关机。不是没电了,是她不想接他的电话。

    欢欣雀跃的心被狠狠泼上一盆凉水,林彦深站在四处漏风的楼门口,心和手一样冰冷。

    行李箱就在他脚下,忠诚地陪伴着他,不吵不闹,安静懂事。林彦深看着行李箱,心里一点点难受起来。

    为什么?只是一场误会,他都解释清楚了,庄世寰亲口说出来的话她也不信吗?

    庄世寰和张碧落都结婚了,他难道会卑鄙到伙同哥们来编造通话录音吗?沈唯那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不懂呢?

    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

    林彦深焦躁而愤懑,很想狠狠朝墙上踹一脚。

    突然,他似乎明白了什么,抄起手机就给高君如打电话。

    高君如已经睡了,但是她的手机是24小时不关机的,手机铃声将她从睡梦中惊醒,看到是林彦深打来的电话,她转转眼珠,冷静地接了起来。

    “是不是你?”林彦深的声音非常冲,“妈,你告诉我,是不是你逼沈唯跟我分手的?是不是你命令她不许接我的电话,不许跟我联系的?”

    一定是的。因为一切都不合常理。老妈知道他回来的时间,但是整个晚上都没有给他打过一个电话,似乎早就知道他有其他事情要忙,有其他事情要处理,似乎知道沈唯在跟他闹分手,他没有心思接别的电话!

    高君如早就料到会有这场对话,她淡淡道,“彦深,你别傻了,你好好想想,沈唯是那种任人拿捏的性格吗?我说让她跟你分手她就会乖乖听话?”高君如叹气,“不瞒你说,第一次知道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我就敲打过她,包括你知道的那一次,我总共找过她四次,让她跟你分手,不要再靠近你。可是她听了吗?”

    林彦深:“……”

    没错,沈唯确实不是那种软萌好拿捏的性格。她是个很坚韧也很有主见的人,不会轻易被别人左右的。

    “你是不是拿她的家人威胁她了?”林彦深又想到了另一个可能,“让她弟弟没学可上之类的?”

    高君如笑了起来,“傻儿子,做这种事对我有什么好处?我逼得她弟弟上不了学,她不会来求你?你随便出点钱不救把他送出国了?那么多学校,还不是任他挑选?你觉得这个借口能站得住脚吗?”

    高君如又充满优越感的说:“至于她妈妈,一个家庭妇女有什么可威胁的?威胁说以后都不让她买到新鲜豆腐?彦深,你不觉得可笑吗?因为你爱她,所以我根本威胁不了她。因为我哪怕我斩断她所有退路,都有你去给她收拾烂摊子。”

    “是的,没错。”林彦深终于平静了一下,“妈,你不要再试图拆散我们了,我会保护她的,还有她的家人。你如果对她下手,只会伤害我们的母子之情。”

    高君如:“……”

    她养的好儿子,为了一个女人,连母子亲情都可以拿出来说事!

    “沈唯在跟我闹分手,我会问清楚原因,”林彦深轻声说:“妈,如果是因为你,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林彦深说完就挂了电话,高君如一口牙齿几乎都快咬碎了。

    愤怒,伤心,失望,还有对沈唯的仇恨充塞着她的心,让她一口气憋着无法顺畅地呼吸,胸口生疼生疼的。

    手机拿在手里,行李箱就在脚下,北风呼呼的在耳边吹着,林彦深抬头看着夜空,失落而愤懑。

    他很失望,也很委屈,可是他还是觉得只是沈唯在闹脾气,使小性子,等明天,天亮了,她下楼买早餐的时候,看到他站了一夜,看到他头发上都结了冰霜,她一定会心疼,会扑过来抱住她的。

    林彦深靠在墙壁上等着。他不想回家,连最近的酒店也不想去住,他就想等在这里,这个离她最近的地方。

    内心最深处,他的直觉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恐惧在一点点蔓延。

    一直握在手里的手机滴的响了一下。是微信。

    “林彦深,分手吧。我承认,在你去S市的那段时间,我跟陆景修旧情复燃了。跟他在一起,我觉得更轻松更愉快。他妈妈人也很好,不像你妈那样排斥我。我决定选择他了。林彦深,谢谢你给我的那段美好时光,但是对不起,我要离开了,因为我找到了更合适的人。”

    林彦深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他盯着手机屏幕把这几行字看了一遍又一遍,最后才确认他的确没有看错。

    “不!我不信!陆景修那个娘炮有哪点比我好的?即便是瞎子,也不会放弃我而跑去选择他!”林彦深激动得手一个劲地发抖。心脏也在砰砰砰狂跳。

    “他当然有比你好的,他床上的表现比你好。”

    沈唯的回复让林彦深的眼睛都红了,心脏疼得几乎碎裂,他用力敲出一行字:“你跟他上床了?”

    “是的。”

    冰冷无情的两个字,让林彦深手背上的青筋都暴出来了。

    ——

    天终于亮了,这个清晨,林家显得格外安静,所有进出内宅的佣人走路都蹑手蹑脚,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在门前小花园里负责洒扫的佣人赵妈将一切看在眼里,心里暗暗好奇。

    正好有相熟的内宅佣人陈妈出来了,她忙拉了陈妈走到树下,“哎,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怎么气氛这么奇怪?”

    陈妈朝大宅那边看一眼,摇摇头,“少爷回来了,夫人请了医生过来。”

    “少爷怎么了?”

    “今天凌晨回来的,一回来就病倒了,什么都不吃,送什么进去扔什么,房间里全是砸碎的东西……”陈妈很惋惜的样子,“那个海棠缠枝瓶二千多万买的,就这么砸没了……”

    “啊?谁惹少爷生气了吗?”

    陈妈看她一眼,欲言又止。最后摆摆手,“别问了,东家的事,我们瞎操那么多心干什么?”

    两人正聊着,花房那边突然传来一声嚎叫,声音不大,却很?人。

    赵妈扭头朝花房看一眼,有点嫌弃地说:“张淑芳怎么又闹腾起来了?没日没夜的,说嚎就嚎。她自己疯也罢了,别人也要被吓成精神病了!”

    陈妈皱眉道,“也不知道夫人怎么想的,留个精神病人不送走,呆在家里膈应人。”

    赵妈好奇道,“她怎么说疯就疯了?之前不是好端端的吗?突然一下子就失了智,疯疯癫癫的吓死人。”

    “谁知道呢?”陈妈摇头,“夫人就是心善,疯子就该送到疯人院去,夫人把她留在家里不说,还专门派个人照看她。不过我看她也活不了多久了。说是根本不睡觉的,总说有人要杀她,吓得不敢闭眼睛。”

    赵妈压低声音抱怨,“心善不忍心送精神病院,就留着让这个疯子折磨我们呀?晚上睡着睡着听见她一嗓子,吓得我都快从床上掉下来了!”

    “你一个粗老娘们,还以为自己是什么娇小姐不成?”陈妈笑道,“听习惯了就好了。”

    赵妈郁闷道,“你们住在内宅听不见,当然可以说风凉话了。我们住佣人房的,哪天晚上不被她吓醒两三次呀?你跟严管家关系好,你让严管家劝劝夫人呗,把张淑芳送到精神病院里,大家都清静。”

    陈妈有点疑惑地皱皱眉,“其实严管家早就跟夫人说过,但是夫人不听,她说她只要张淑芳活着,林家就养着她。”

    赵妈朝四周看一眼,小声嘀咕道,“真奇怪,夫人什么时候成大善人了。以前也没见到她对张淑芳这么好啊。”

    “谁知道呢,可能怜惜她发了疯吧。”陈妈说:“不早了,我该走了,你好好干你的活吧,没事别瞎抱怨,小心传到夫人耳朵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