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落秋中文网 > 林彦深沈唯 > 冥冥中和她有了感应(冲刺大结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网]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唯唯,唯唯!”李桂莲的喊声将沈唯从连绵不断的噩梦中惊醒,她猛地睁开眼,发现自己并不是在漆黑的深山里,而是在自家的床上。

    李桂莲已经伸手探到她额头上来了,“怎么一头冷汗?做噩梦了?”

    沈唯也伸手摸摸自己的额头——的确,额头上全是汗,黏糊糊的,冰冷冰冷的。

    “今天怎么睡这么久?”李桂莲催女儿起床,“快起来吃早餐了,吃完早餐我们去菜市场买点菜,下午尧尧就要回来了。”

    “嗯。”沈唯点点头从床上坐了起来。

    天快亮的时候她才迷迷糊糊睡着,现在脑袋还是晕的。坐在床上,她又开始发呆,看着窗外惨淡的冬日景象,心里一阵阵发痛。

    林彦深昨天什么时候走的?他刚从外地回来,一下飞机就来找她了。这样风尘仆仆的过来,却只能在楼下等着。

    外面那么冷啊。

    沈唯不能再想了,再想下去她的眼泪又要流出来了。

    勉强打起精神走到卫生间,沈唯坐在马桶上,眼神无意中瞟到了对面架子上的卫生用品。上次回家的时候她买的卫生巾,被妈妈摆到卫生间的架子上了。

    卫生巾……想到这个词,沈唯的脑子里一下子有根弦绷了起来:她这个月生理期已经推迟很久了!

    “妈!今天几号了?”沈唯大声问正在外面拖地的李桂莲。

    “今天27号了,怎么啦?”李桂莲也大声说,“对了,年货还没备齐,明天我们一起去超市再买点。”

    27号!沈唯的心马上揪了起来。她的生理期迟了整整十天!十天啊,她居然都没意识到!

    不!不可能!一定是因为最近复习考试太累了,发烧生病什么的才推迟的,不可能是因为那个原因!

    沈唯一边努力安慰自己,一边在心里暗暗祈祷,千万不要是她想的那个原因!

    吃完早饭,收拾碗筷的时候沈唯装出刚想起来的样子,“妈,我想起来了,上午不能跟你去菜市场了,我们老师布置了一项作业要买参考书,我得去一趟书店。”

    离家几条街之外有一家书店,那家书店旁边是个药店,应该有她想买的东西。

    一听说是跟学习有关的事情,李桂莲忙不迭的答应了,“好好好,你去买书,老师布置的事情一定要认真做。”

    沈唯换上了外出穿的厚大衣,带上帽子,裹上厚厚的围巾出门了。

    手机安安静静地躺在口袋里,林彦深并没有联系她。

    他那么心高气傲的人,怎么咽得下这口气呢?他不会再来找她的,她了解他。

    那就这样吧。就这么曲终人散了。

    沈唯吸吸鼻子,努力咽下快要溢出的眼泪,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到了楼下。

    大楼里的邻居进进出出,有认识的主动跟她打招呼,“哎呀,高材生回来了?放寒假了吧?可以好好陪陪你妈了。”

    沈唯也笑着跟长辈们寒暄,笑得又灿烂又快活。

    走出楼门口的时候,她的脚踢到了一个小东西——一枚牛角扣,大衣上用的那种牛角扣。

    沈唯蹲下身子,捡起那枚牛角扣。

    这枚牛角扣跟其他的牛角扣都不一样,是棕黑色的,有玛瑙一样漂亮而细密纹理,光泽度极好,一看就不是凡品。

    沈唯的呼吸骤然变快,她将牛角扣翻过来,看它的底部。

    没有错,底部刻有一个商标。跟她身上穿的大衣上的牛角扣一模一样。

    这是林彦深大衣上的扣子!

    临走前,他买了情侣款的大衣,他一件,她一件。他说:“想我的时候,你就穿上它,就好像在我怀里。”

    两件大衣,面料款式一模一样,扣子也一模一样。除了一件长一些,一件短一点,几乎没有任何差别。

    这是林彦深的衣扣。昨晚他在这里等她的时候,落在这里的。

    心脏绞痛几乎无法呼吸,沈唯捏着扣子往前冲,再也顾不得泪水已经流了满脸。

    幸好她带了口罩,她把大衣上的帽子戴上,又戴上口罩遮住大半张脸。现在她终于可以尽情流泪了。没人会认出她了。

    林彦深,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药店的工作人员听说了她要买的药之后,表情很冷漠,“月经推迟多久了?”

    沈唯:“……”

    她来买个药而已,还要跟她汇报自己的生理期吗?

    见她不回答,中年大妈把药盒“啪”的扔到她面前的柜子上,“这种测的最准,就是贵一些。过去交钱吧。”

    交了钱拿了药,沈唯攥着药盒,像攥着一团火。

    怕,她真的很害怕。她不是没有常识的人。她和林彦深除了第一晚,之后的每一次都戴T了,可是第一次她也吃事后药了啊。

    沈唯突然想起来了,有一次,是快到最后关头的时候林彦深才戴上TT的。

    难道就是那一次?正好就那么巧?不,不可能!一定是单纯的生理期推迟而已!

    沈唯一个劲地安慰自己,可是怎么安慰都没有用,她的手指尖变得冰凉冰凉的。

    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说,为什么你这段时间总是犯困?哪怕晚上睡的再早,第二天下午也都困的死去活来的?以前从来没出现过这种情况!

    她怕极了。

    回到家,老妈去买菜还没回来,沈唯火速溜到卫生间,按照药盒上的说明来操作。

    看到验孕棒上红色的两道杠,沈唯差点晕了过去。

    是真的,她竟然真的怀孕了!没有幸存者偏差,她是那个不幸的人!

    呆呆站在镜子前,沈唯看着自己的脸。她的手忍不住抚上了自己的小腹。这么平坦的小腹,真的已经有一个小生命在里面孕育了吗?

    这个孩子该怎么办?要留下它吗?不,她还在上学,这种事传出去,不仅她没脸做人,就连家里人都要被人耻笑。

    不,不能留,这个孩子不能要。

    中午吃完饭,沈唯又困了。

    李桂莲坐在沙发上一边织毛衣一边跟女儿闲聊,聊着聊着,她看到沈唯的头开始一点一点,李桂莲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才知道她在打瞌睡。

    “怎么就困成这样了呢,”李桂莲一边心疼地嘀咕,一边推女儿,“唯唯,困了就去床上睡,坐这儿打瞌睡小心着凉了。”

    “嗯。那我去睡一会儿。”沈唯惊醒过来,有点不好意思地朝李桂莲笑了笑。

    “学习辛苦了吧?考试前是不是通宵复习了?”李桂莲埋怨道,“以后别这样了,弄坏了身体不值得。”

    在昏昏沉沉的午睡中,沈唯做了一个梦。

    梦里,天空很蓝很蓝,她和林彦深在一片很大的草地上放风筝。

    风筝真漂亮,飞得真高,威风凛凛的大蜈蚣风筝,在碧蓝的天空中看上去像一条五彩斑斓的飞龙。

    “妈妈!妈妈!风筝飞远了!”

    突然,一个软萌甜糯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沈唯低头一看,一个穿着粉色小裙子,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正拉着她的裤脚,仰着脸看着她。

    粉粉白白的小脸胖嘟嘟的,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又圆又大,清澈见底,这是个甜甜的可爱的小丫头。

    沈唯以为她听错了,笑着问,“小乖乖,你喊我什么呀?”

    “妈妈。”小女孩害羞了,朝她腿后面躲了躲,用不自信的语气又重复了一遍,“喊你妈妈对吗?”

    沈唯忍不住笑了,蹲下身努力让自己和小女孩平视,“宝宝叫错人了呢,我不是妈妈,我是阿姨。”

    听她这么说,小女孩明显伤心了,小嘴憋了起来,“不,就是妈妈,你就是妈妈,不信你问爸爸。”

    沈唯正要再说话,林彦深走过来了,“宝宝,怎么不看风筝了?快看,风筝飞远了!”

    林彦深一边说,一边走了过来,他走到小女孩身边,很自然地把她抱了起来,放到了自己的肩头,示意她看天空。

    “爸爸好厉害!”小女孩拍着肉呼呼的小手,咧着嘴笑起来,两排小白牙亮晶晶的。

    林彦深朝沈唯看一眼,满脸都是对肩头孩子的宠溺,眼里的笑意怎么都控制不住。

    爸爸?她喊林彦深爸爸?沈唯一下子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发了半天呆,沈唯才意识到她在做梦。可是这梦境显得如此真实,她甚至还记得,小女孩细软的羊角辫,有一侧扎歪了一点点。

    沈唯的双手在被子里猛地紧握在一起。喉咙堵得厉害,鼻子也酸的要命,她忍不住流泪哽咽。

    那是她的女儿吗?她和林彦深的女儿?知道她要放弃她了,她特意来到她的梦境,告诉她,妈妈,不要放弃我。

    “不,就是妈妈,你就是妈妈。”

    她那么固执地想要喊她妈妈。她的小嘴一瘪,那么伤心那么委屈。

    她是来提醒她的吗?妈妈,不要放弃我。妈妈,你看我多可爱。妈妈,我就是你的女儿呀。

    沈唯泣不成声。

    这个无知无觉,现在可能只是一粒小胚芽的小东西,已经在冥冥中和她有了感应。

    她来找她了。她想当她的女儿,她让她不要放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