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不让江山 > 第五百六十一章 计划是这样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叱看着小侯爷曹猎那般诧异的眼神,他笑了笑道:“正因为我知道会这样,所以我才来。”


        

曹猎问:“从一开始你想来安阳,就是来做人质的?”


        

李叱点了点头:“别无选择。”


        

曹猎问:“事情还没有发生,你为何要就觉得别无选择,未免武断了些。”


        

李叱笑了笑,看起来对自己的未来会如何完全都不担心,又或者是因为赌上了全部。


        

他走到院子里的荷池边上,看着荷池里貌似自由自在游着的鱼儿。


        

他弯腰捡了一颗小石子扔进扔进荷池里,鱼儿惊的立刻就散了。


        

众人看着他,都等着他的回答。


        

荷池周围一圈有砖砌的围沿,他坐下来,看着那些被惊散的鱼儿很快又游了回来。


        

他轻轻叹道:“人和鱼儿终究不一样,它们片刻就忘了怕,人受了惊吓,却很久都忘不掉。”


        

他说完这句话后看向孟可狄问道:“在不久之前,冀州城里是不是有不少达官贵人跑到了安阳城来投靠?”


        

孟可狄微微皱眉,他似乎没有料到李叱会问这个,沉思片刻后点了点头道:“是。”


        

李叱道:“罗境要去攻打兖州,如今已经发兵,他有雄心壮志,可却有三大弊端,让他这出兵隐患无穷。”


        

孟可狄问:“你说说看是哪三个。”


        

李叱道:“第一,他并不过五万,却要远征兖州,虽然带走冀州钱粮,却后无援兵亦无粮草。”


        

“第二,兖州那一带气候寒冷,每年可以开战的时间不超过半年,半年他不下兖州,必败无疑。”


        

“第三,他无人可用,要打兖州又分不出人来守冀州,只好用了一群燕山贼。”


        

孟可狄点了点头:“没错。”


        

李叱又道:“那燕山贼的头目,不过是一群鼠目寸光之人,他们只看眼前的小利,为了抢夺钱粮,把冀州城内所有富户豪绅,所有达官贵人,全都抄家......”


        

说到这之后,李叱看向孟可狄问道:“这些人逃到安阳寻求投靠,我纵然不懂兵法,也一样知道,冀州的虚实,必会被将军你知道。”


        

孟可狄再次点头:“没错。”


        

李叱道:“刚才我说到什么了?”


        

他自问自答道:“人和鱼儿不一样,鱼儿受到了惊吓,用不了多久就忘了。”


        

“可是人不一样,冀州连年大战,民不聊生,我的沈医堂在这战乱之中求生,经历过什么,只有我自己知道。”


        

他缓缓吐出一口气后说道:“我怕了。”


        

曹猎脸色一变。


        

李叱坐在那,沉默了片刻后继续说道:“冀州还会有征战,不管我来或是不来,如不出意外,孟将军一定会攻打冀州。”


        

他看向孟可狄:“孟将军,我说的没错吧。”


        

孟可狄第三次点头:“没错。”


        

李叱道:“那些燕山贼虽然鼠目寸光,可是冀州城防坚固,孟将军又不可能久战,我猜测,孟将军的大军征战冀州,最多半年,攻不下冀州便要撤军,罗境不管是兵败还是大胜,半年都会回来。”


        

孟可狄冷哼一声说道:“世人皆说罗境是北境第一勇将,可在我眼中,不过是一黄口小儿,你的意思是,我怕了罗境所以半年必回?”


        

李叱摇头道:“将军自然不怕什么罗境,罗境是不是北境无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从兖州回来,兵马长途跋涉,远来劳顿,人马俱疲,不可能是将军对手。”


        

孟可狄道:“那你为什么要说,我半年一定要撤兵?”


        

李叱道:“因为青州的贼兵,见将军久战不归,必来袭扰。”


        

他看着孟可狄继续说道:“罗境不足为惧,但青州军若绕到将军后路,此战胜负,尤未可知。”


        

孟可狄的眉头再次皱起来。


        

这个李怼怼虽然是个商人,可他却把局势看的无比透彻,他所说的,正是孟可狄担心的。


        

他确实只有半年时间。


        

出兵,走一个月到冀州,那时候夏粮正好要到收获,他无需担心粮草。


        

适合攻打冀州的时间只有三个月,若三个月不下,他就必须尽快撤兵回来。


        

所以这最多半年时间,一点儿都没错。


        

李叱道:“若是将军大胜,攻入冀州,将军会守冀州吗?”


        

孟可狄不答。


        

李叱摇头道:“将军的兵力,根本就不能分兵驻守冀州,所以将军这次攻打,只为劫掠。”


        

孟可狄依然不答。


        

李叱继续道:“将军若只为劫掠而去,一是夏粮,二是钱财,所有达官贵人和富户的钱财都被燕山贼抢走了,将军还能对谁下手?”


        

他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和我这样的商人。”


        

孟可狄还是没有说话。


        

李叱起身,走到曹猎面前说道:“这就是为什么我来了,我没必要来却还是来了的原因。”


        

曹猎懂了。


        

他看着李叱说道:“你刚才的话,其实说的还算委婉,我帮你说清楚吧。”


        

说完这句话后,曹猎看了孟可狄一眼,孟可狄也在看他,眼神里的意思似乎是不希望他多说什么。


        

然而曹猎又不怕孟可狄,他这般性子,又怕什么?


        

之前他就和孟可狄说过,战场的事,我不过问也不懂,得你自己把握,万一我把那姓李的玩死了,也不是没可能。


        

此时恰好相反,他没把李叱玩死,却在帮着李叱说话。


        

孟可狄道:“孟将军的队伍,不管是大胜夺下冀州,还是没能攻破冀州,所过之处,必会劫掠一空,哪怕冀州的沈医堂没事,其他各地的沈医堂也一样保不住。”


        

李叱点了点头道:“是这样。”


        

曹猎道:“所以你才会来,你在冀州和我兴盛德的人闹出矛盾,故意针对,也是你计划之内的事。”


        

李叱嗯了一声后说道:“是。”


        

曹猎又道:“你就是要找机会接近孟将军,哪怕孟将军不找你,你也一定要找到他。”


        

李叱再次点头:“是。”


        

曹猎长长吐出一口气:“你来安阳的目的,就是以你自己为人质,换你沈医堂上下平安。”


        

李叱道:“小侯爷这样的人,可以玩,可以不玩,我这样的人,没得选。”


        

曹猎道:“可孟将军未必就会说话算话,扣下你,让你沈医堂的人与他里应外合拿下冀州,依然抄了你的沈医堂。”


        

这句话,把孟可狄说的脸色发寒。


        

李叱道:“我刚刚说过了,没得选。”


        

曹猎道:“你确实没得选......你用你自己的命来赌一把,这次你还能像是在监牢里和那三个鼓手赌的时候一样吗?你不能啊......这次,你是那鼓手了。”


        

李叱道:“我把银子给他们了。”


        

曹猎因为这句话看向孟可狄,孟可狄自然明白曹猎的意思。


        

他很生气,非常非常生气。


        

小侯爷完全不懂军务事,也不懂什么叫做时局,他只是一个护短的人,而此时他要护短的人,反而是李怼怼!


        

一个这样性格的混世小魔王,背后是武亲王,孟可狄再想劈头盖脸的骂一顿,也得忍着。


        

被曹猎看了好一会儿,孟可狄也不可能继续装傻了。


        

他笑了笑道:“李公子只管放心,今日我把话说满,只要冀州各地沈医堂的人配合我安阳大军,不管拿的下冀州还是拿不下,我都会保全沈医堂。”


        

他说的这些话,就像是李叱把那些银子又给了鼓手他们,性质一样。


        

李叱俯身一拜:“多谢将军恩德。”


        

曹猎看了李叱一眼后说道:“你们的人现在住着的那宅子,是我曹家的,你留在安阳,以后也住在那,曹家的宅子没有多少人敢去惊扰。”


        

李叱朝着他也俯身一拜:“多谢小侯爷。”


        

曹猎走到孟可狄身边,用很认真的语气说道:“他的家眷可以离开安阳吗?”


        

孟可狄是将军,他还是必须要为战事负责。


        

所以他摇头:“暂时留下的好。”


        

曹猎又问:“何时可归?”


        

孟可狄道:“待我率军从冀州归来,沈医堂也全力配合,我自会放李公子和他家眷离开。”


        

李叱问道:“我的妻子也随我而来,这是我的决心,也是我的态度,我们都可留在安阳,不过我的人要回去几个,安排各地沈医堂配合将军。”


        

孟可狄沉思片刻,点头:“可以。”


        

李叱笑了笑,像是很释然的样子。


        

曹猎看向李叱说道:“你留在安阳的这段日子,可把你沈医堂安阳分号建起来,我保证没有人会欺生,第一单生意,我兴盛德和你做了。”


        

李叱对这曹猎,心中有了些愧疚。


        

这小侯爷,是真性情中人。


        

李叱是个骗子,曹猎不是。


        

丁胜甲在旁边笑了笑道:“既然事情说的这么清楚了,看时辰又已近正午,不如找个地方坐下来边吃边说。”


        

李叱道:“确实有些饿了。”


        

丁胜甲心说早晨那么多包子,这就没了?


        

“我看就在府里吃吧。”


        

孟可狄也笑了笑道:“我府里的厨子虽然不及小侯爷用的人,但也勉强还能上的台面。”


        

曹猎点头:“那就在你这吃。”


        

中午吃过饭之后,事情也已经商量的差不多了。


        

李叱被送回那个大院,到了门口,李叱转身朝着送他回来的曹猎再次俯身一拜。


        

这一礼,是真心感谢。


        

曹猎倒是不在意,摆了摆手,转身走了。


        

李叱进了大院,大院里都是他的人,见他进门,所有人都迎了过来。


        

李叱示意回屋里说,众人跟着他回到了客厅那边,分派人守着,这才敢放心说话。


        

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坐在那听着李叱说话的沈如盏,眼睛逐渐睁大。


        

她没有想到李叱的计划,居然是留在安阳城。


        

非但李叱留下了,作为李叱名义上的妻子,她也必须留下了。


        

所以她看向李叱的眼神,就显得有些复杂起来。


        

李叱歉然的说道:“无需担心,我会安排好回去的事。”


        

沈如盏却皱了皱眉后认真的问道:“为何,你会换了一身衣服回来?”


        

李叱一怔。


        

沈如盏道:“昨夜里,真的是被关在牢里,还是随那些人去青楼鬼混?”


        

这次轮到李叱的眼睛睁大了。


        

除了沈如盏,谁也没注意到他换了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