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不让江山 >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看我沈大将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初唐匹敌在布置芒砀山合围的时候,最初让沈珊瑚带着从青州来的宁军,守在山谷一侧。


        

可是当得知武王妃率军赶来救援左武卫,唐匹敌就把沈珊瑚调到了潘兴河北岸。


        

女人的思维,唯有女人可以破解。


        

武王妃不是一个典型的将军,她的领兵方式,她的计策战法,和正规领兵将军都不可能一样。


        

哪怕她可能受武亲王影响巨大,也会有自己的思维。


        

所以当武王妃率军攻打潘兴河的时候发现宁军撤了,完全惊住了。


        

女人的想法就是,你以为我猜不到你怎么想的,等你过来的时候你才发现,你也猜不到我怎么想的。


        

哪怕无人防守对楚军来说是最好的消息,可武王妃不敢相信。


        

手下人回报说,渡过潘兴河之后未见宁军阻拦,她安排的两支迂回队伍完全没了意义。


        

宁军见楚军一动就撤走了,这完全不合常理。


        

“怎么会这样。”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武王妃皱眉沉思。


        

昭峦道:“会不会是因为宁军在潘兴河这边兵力太少,本就是虚张声势,我们这边一动,他们只好退走?”


        

武王妃摇头:“宁军在这一带的兵力不下五六十万人,已有如此规模,抽调出来十万人阻挡我们渡河根本不是问题。”


        

就算楚军有二十万人,可进攻与防守完全不同。


        

十万人守住河道,二十万人猛攻,也绝非轻而易举能攻下来的。


        

现在宁军不战而退,这完全不符合宁军的打法。


        

要知道宁军向来不喜欢后退,想从宁军脚下夺土地,就先得和他们把命拼了。


        

传闻之中的宁军为了脚下一寸土,也会死战不退,哪怕血流满地。


        

“增派斥候往前边探路。”


        

武王妃看向窦勇吩咐了一声。


        

窦勇立刻安排人去办,但他心里也一样的在打鼓,而且心里还有些不一样的难受劲儿。


        

就好像眼睁睁的看着对手就在那站着,他铆足了劲儿一拳打过去,可是对手没了,这一拳打在空气里。


        

“地图!”


        

武王妃喊了一声。


        

彩南连忙把地图展开,铺在地上。


        

武王妃弯腰仔细看了看,从潘兴河再往北走没多远,就是廷安县城。


        

但廷安县城那种小地方,根本不可能阻止楚军进攻,放弃潘兴河而据守廷安县,这就相当于放弃了一道又坚固又高大的城墙,跑到一片篱笆院后边去等着开战。


        

宁军作战再蠢也不可能这么办,况且宁军作战什么时候蠢过。


        

“窦将军。”


        

武王妃指了指地图:“你可看得出来宁军意欲何为?”


        

窦勇蹲下来,在地图上仔细观看,再往北走除了一座廷安县城还勉强算是个能用的地方之外,再无险要之处可以防守......


        

“不应该啊。”


        

窦勇挠了挠脑门,想不通。


        

武王妃道:“不管他了,传令下去,半日之内大军务必全部渡过潘兴河。”


        

“是!”


        

手下人立刻应了一声,魏将军转身去催促正在渡河的队伍。


        

此时已经过河来的是带着的先锋军,一共有两万人左右。


        

窦勇负责主攻,他的队伍算是这支楚军中最能打的,是为精锐。


        

除了这两万人之外,此时还在渡河的是在下游的郭松德,他带着四万在与下游渡河准备迂回过来攻打宁军侧翼。


        

而更远一些的则是许军计率领的楚军骑兵,他们路远很多,要绕到上游那边从石桥过来。


        

武王妃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宁军故意让开,毫无道理可言。


        

她只能是尽量催促大军渡河,只要二十万大军全都到了北岸,那宁军再有什么诡计她也不怕了。


        

“主母。”


        

彩南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她看向武王妃说道:“宁军没有防守,会不会是......要进攻?”


        

这话把所有人说的都楞了一下。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之间,每个人心里都笼罩起来一层阴云,瞬间就布满了心头。


        

这种事宁军不是干不出来而是绝对干得出来,,宁军作战向来喜欢进攻。


        

“再去传令!”


        

武王妃大声说道:“让后军加快速度渡河!”


        

“等下。”


        

武王妃沉默片刻后说道:“窦将军,你挑选一批人为督战队,到河边去督促,若见有人拖延,立刻在军前处斩!”


        

“是!”


        

窦勇回头安排手下一名将军,带着两千人顺着河道一字排开,督促大军尽快渡河。


        

“彩南这句话提醒了我。”


        

武王妃道:“派人往下游去看看,让郭松德郭将军的队伍也要加紧渡河,谨防宁军半渡而击。”


        

彩南立刻叫过来几名亲兵,交代了几句之后,让他们赶往下游去见郭松德。


        

“。”


        

武王妃回头喊了一声。


        

负责指挥所有弓箭手的魏庆义连忙上前:“大将军,卑职在。”


        

武王妃道:“你的弓箭手有多少人渡河过来了?”


        

魏庆义道:“已有半数。”


        

武王妃下令道:“带你现在的队伍,尽快在北边组成箭阵防御。”


        

魏庆义不敢耽搁,带着已经渡河过来的队伍迅速转移到了北侧,形成箭阵戒备。


        

“彩南。”


        

武王妃吩咐道:“再派人往上游去接一下许军计许将军,他的队伍和我们分开的太远了。”


        

武王妃心里已经忐忑起来。


        

她忽然想到,若宁军那个叫沈珊瑚的女将军,就是在等她分兵渡河再各个击破,那该怎么办?


        

沈珊瑚可是名将,为宁王李叱打下来兖州和青州两大州之地。


        

在兖州的时候,还把渤海人打的狼狈不堪。


        

这样一个女人,怎么可能会毫无道理的撤退,连打都不打?


        

越想越觉得可怕,也许武王妃的排兵布阵,都已经被人家猜到了。


        

楚军的所有骑兵都去上游了,若宁军在上游埋伏大量兵力,那支骑兵凶多吉少。


        

昭峦一直都没有说话的仔细回忆了一下,她和彩南渡河的时候,路过了宁军大营,是直接穿营而过的。


        

她们两个亲眼看到了大量的辎重,甚至还有大量的牛羊也猪。


        

但是,却没有看到骑兵营。


        

骑兵营都是那个叫余九龄的人说出来的,没有让她们见到。


        

余九龄说骑兵营有数万人马,有十万战马,可是自始至终她们就没有见到那些骑兵在哪儿。


        

她们两个回来之后如实把情况说了一遍,也说过宁军在北岸有数万骑兵。


        

所以武王妃才会把骑兵都分派到了上游那边......


        

“主母。”


        

昭峦脸色有些发白的说道:“上游的许军计将军,可能会有真的会有麻烦。”


        

她把自己的担忧说了一遍,武王妃的脸色也变了。


        

余九龄故意说那些话,还故意让她们等着,原来不仅仅是为了拖延时间......


        

“窦勇!”


        

武王妃立刻喊了一声。


        

窦勇连忙跑过来:“大将军有什么吩咐?”


        

武王妃道:“你去看看还能凑出来多少骑兵,你亲自带着去上游看看。”


        

窦勇见武王妃如此急切,连忙招呼一声。


        

可是凑来凑去,也只是各军将军的亲兵还有战马,凑出来个三千人左右,马上就朝着上游赶了过去。


        

就在楚军已经渡河过半的时候,许军计带着楚军两万八千骑兵已经到了石桥。


        

许军计是梁州军中的老人了,虽然没有太大的名气,可领兵大半生,自然也非庸才。


        

过石桥之前,他特意派人去看了看对面那个小村子里是否有宁军伏兵,得到的答案是,那村子里连个人影都没有。


        

北岸可以藏伏兵的地方,只有那残破村子一处,这里若是没人,再往远处看一马平川,有什么风吹草动都能看到,也就不会有什么危险了。


        

于是许军计下令大军尽快过桥。


        

近三万骑兵用最快的速度行进,过去能有一半人的时候,南岸那边忽然就乱了。


        

许军计在北岸,听到南岸大乱之声,号角乱的犹如哀嚎,心里大惊。


        

连忙找高处举千里眼往南岸看,却见在他的队伍南边,大片的宁军卷着地面而来。


        

“该死!”


        

许军计脸色一白。


        

他派人把北岸可以藏兵的地方都检查了一遍,什么危险都没有。


        

万万没有想到,宁军居然把队伍埋伏了在潘兴河南边!


        

最可怕的是,来的宁军全都是骑兵。


        

烈红色的战旗飘扬,和黑色的铁甲是如此的契合,这便是最壮阔的颜色。


        

楚军又怎么可能会想到南岸也有宁军?


        

宁军不应该都在北岸设防才对吗?


        

楚军骑兵已经有一半在北岸了,石桥又不是那么大那么宽,可以马上支援回来。


        

宁军的骑兵兵力比楚军少,这支骑兵有大概两万人左右,负责指挥的是沈珊瑚帐下的将军谭笑秋。


        

几日之前,沈珊瑚就下令,让谭笑秋带着所有骑兵转移到石桥南边藏好。


        

若见到楚军骑兵从石桥过河,放过去一半之后再打。


        

“大将军说过,他们不是想过河吗,那就让他们都过去好了。”


        

谭笑秋抽出横刀往前一指:“杀!”


        

宁军骑兵朝着楚军骑兵发起猛攻。


        

此时的楚军骑兵都后队人马在石桥南边淤积,哪里有什么阵型。


        

再加上主将还在北岸,也根本无人指挥。


        

一下子后队的楚军就乱了,被两万宁军骑兵撕开来打。


        

石桥上的楚军骑兵往前冲,后队还在拥挤,北岸的骑兵想回援根本就没有可能。


        

谭笑秋带着队伍来回切割,把楚军杀的七零八落。


        

可如此大胜之后,后队楚军被斩杀七八千人,宁军却没有趁势追击。


        

而是在石桥南边停下来,把石桥死死堵住。


        

此时,许军计心里那种不安越发浓烈起来。


        

与此同时,宁军营地。


        

沈珊瑚站在高处往南边看着,嘴角微微带笑。


        

楚军想过河,那就过来好了。


        

谁说那条河是阻止你们过来用的,那是要阻止你们回去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