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星门 > 第76章 战书(三更求订阅月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有车来了!”


        

横断峡谷外围,距离大峡谷直线距离不到50里地,此地,道路已经破损不堪,以往可以直接横穿横断峡谷的大路,已经到了尽头,更远方的横断天桥,更是早就被人炸毁。


        

当年耗费巨大代价,建造了跨越横断峡谷的天桥,在十多年前被人摧毁,割断了银月南北。


        

昔年,横断天桥还在,银月南北贯通,南方诸城和北方诸城互通有无,商业繁荣。


        

而今,南北分治,导致整个银月都萧条了一些。


        

银月这边,数次欲要重建横断天桥,最终都是无疾而终,到今日,越来越少有人提及,再建横断天桥了。


        

此刻,道路尽头,有人盯着那边的车,小声说了一句。


        

“抢吗?”


        

“你作死啊!没看那是巡检司的车?”


        

“巡检司怎么了……巡检司也管不到这里来!”


        

巨石背后,几人小声说着。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巡检司,威名赫赫。


        

可那是再城内,在城外,巡检司又如何?


        

这些年,超能崛起,巡检司早就没有当初的威风了,巡夜人来了差不多,可就算巡夜人,在荒郊野外的,那也是要小心谨慎。


        

几个武师和星光师小声说着,这个年头,敢在野外抢劫的,都不是普通人。


        

有些武师和星光师,实力弱,又不愿受束缚,便干起了打家劫舍的勾搭。


        

运气好,说不定能抢一些好东西。


        

当然,运气不好,遇到强者,那就认栽,自认倒霉,要杀要剐也只能随意。


        

几人还在说着,下一刻,正在说话的人,忽然感觉四周没声音了。


        

回头一看,脸色瞬间惨白一片,刚要逃窜,一根棍子直接落下,瞬间将他头颅砸的四分五裂!


        

巨石背后,走出了三人。


        

两男一女,都很年轻。


        

而地下,躺下了七八具尸体。


        

有人被棍子直接劈死,有人被捏碎了喉咙。


        

孙墨弦走在最前面,看向远处那辆车,轻声道:“是他们吗?”


        

“应该是!”


        

女人低声说着。


        

最年轻的斩十境,则是皱眉道:“师父为何不直接过来,斩了这袁硕,还要我们下战书?”


        

是的,战书。


        

孙一飞没有直接来,甚至没有隐藏的意思。


        

他让自己的弟子,在必经之路等着袁硕。


        

他要正大光明地下战书!


        

孙墨弦轻声道:“这是武师领域的习惯,小师弟,你要记住!当年师父约战袁老魔,在横断天桥败下阵来,师父有心魔……”


        

“心魔?”


        

“心魔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或者说是心结,师父败给了袁硕,远走他乡,晋级超能,成为三阳强者,却是在武道一道,依旧背负败者之名!他想找回场子……唯有正大光明地挑战袁老魔,战胜他,才能洗刷昔日耻辱!”


        

“可是……”


        

斩十境的小师弟有些不理解,有必要吗?


        

这和中部区域的风格不同。


        

在中部,实力为王,赢了就行,哪需要什么战书,偷袭也好,暗杀也好,死人是没资格说话的。


        

师父比袁硕要强,直接过来,一棍子劈死了他,谁敢说师父不如人?


        

“这是银月武林的规矩!”


        

孙墨弦再次加重了语气,低声道:“待会,客气一点。”


        

“嗯?”


        

后面,一男一女都有些异样,客气一点?


        

孙墨弦作为他们武道一途的大师兄,不得不叮嘱道:“这是袁硕,袁老魔……下手无情,当年杀了半个银月武林的人!咱们是来约战的,又不是来送死的,他若是觉得,咱们礼数不到,杀了咱们,师父就算杀了他,咱们也白死了!”


        

两人吸气,也是啊。


        

这可是老魔头!


        

杀人无数的存在。


        

三人都没再说话,开始等待起来。


        

前方的汽车,渐渐停下,道路实在太颠簸,还不如走路。


        

片刻后,四人一狗,一起下车。


        

……


        

刘隆在前,袁硕在后。


        

刘隆走了一会,看向远处,微微皱眉:“有血腥气!”


        

刚到横断峡谷附近,就闻到了血腥味。


        

这里人烟罕至,是那些超能者战斗爆发了吗?


        

袁硕没说什么,只是朝那边看了看,继续前行。


        

而李皓,也扫了一眼,没看到光团,知道应该没有超能者,所以也没说什么,就算有人,不是普通人就是武师。


        

王明倒是胆大,笑哈哈道:“怕什么,就咱们这实力,来个三阳也得死!”


        

一位斩三阳的斗千,一位斗千,一位日耀,还有两位破百,就这实力,搁在哪,也能肆无忌惮了。


        

当然,中部不好说,强者太多。


        

几人都没说话,一路前行,速度不慢。


        

此地距离横断峡谷还有几十里路,对武师而言,不算太远。


        

早上出发到现在,天色都快黑了。


        

几人还是希望能在晚上之前,抵达既定地点,开始扎营,免得夜里出问题。


        

又走了一阵,前方,他们看到了一块巨石。


        

而巨石一旁,站着三个人。


        

服饰和银月这边常用的服饰,稍显不同。


        

武师装扮,但是更奢华一些的感觉,那料子,一看就感觉比银月这地方奢侈,眼神好的,甚至可以看到金线镶的金边。


        

几人都无所畏惧。


        

三个年轻人!


        

其实李皓他们,已经隐约猜到了对方身份,因为这三人,人人都背负一根长棍。


        

齐眉棍王!


        

当然,眼前三人可能不是,更有可能是对方的弟子门人。


        

李皓不等袁硕说话,飞奔上前,速度极快。


        

“银城李皓!五禽王门人,敢问几位师兄师姐有何贵干?”


        

李皓!


        

孙墨弦有些别扭地抱拳,他也不知道礼仪对不对,管他呢,差不多就行。


        

“南斗行省孙墨弦,齐眉棍王门下大弟子!奉师命,前来送战书一封!我师父,明日在横断天桥,约战五禽王!”


        

话落,一封书信,朝李皓飙射而来。


        

夹杂着内劲!


        

内劲强大,书页脆弱,却是不见损毁。


        

李皓探手去抓,书页上内劲爆发,李皓指劲如剑,瞬间捏碎了内劲,将书信稳稳接到手中,“战书我替我师父收下,约战之事……”


        

后方,袁硕面色平静:“袁某准时赴约!告诉孙一飞,都成了超能者了,就别来这套了!明日我也想看看,在中部混迹多年,跟映红月那厮厮混,有没有什么进步!”


        

孙墨弦此刻微微有些震动,不敢多说,抱拳道:“信已送到,那明日恭候五禽王!”


        

话落,迅速离开。


        

后面,他的师妹和师弟迅速跟上。


        

一直等走了一段距离,斩十境师弟才低声道:“大师兄,师父让咱们放的狠话,怎么不说了?”


        

“……”


        

孙墨弦沉默一阵,又走了一截,这才道:“那是师父的话,咱们就不说了,放狠话没用,那袁老魔下手黑,打死了咱们就不划算了。还有……明日若是约战,银月武林有徒弟先战几场助兴的习惯……明日我直接上场对付那李皓!”


        

两人一愣,为什么?


        

“大师兄……”


        

“那李皓接我战书,我战书内蕴一丝丝势,原本只是给他一个下马威,没想到被他轻松捏碎,那李皓不是破百后期就是破百圆满!”


        

此话一出,两人一惊。


        

“不会吧?我去红月那边打听了,这李皓只是袁老魔三年前收下的徒弟,而且一开始还没传承武道,撑死了斩十境,怎么可能是破百?”


        

“就算是破百,初期也就到顶了,怎么会是后期甚至是圆满?圆满,那是需要领悟势的……”


        

两人都有些不敢置信。


        

可能吗?


        

孙墨弦考虑了一会,摇头:“不好说,反正小心一点,师父说银月武林,强者辈出,果然如此,在中部,咱们在武师一道也算天才了,在这,好像破百武师到处都是。”


        

几人都安静了下来,迅速离去。


        

……


        

同一时间。


        

袁硕看了一眼书信,嘲讽道:“几十年没见,还是这老样子。”


        

说完,看了李皓一眼:“怎么硬接下来了?我还以为你会选择避退。”


        

李皓单纯地笑着:“不能给老师丢人!都是同时代的武师,人家的徒弟送战书来了,我要是给老师丢了人,性命是小,面子是大!咱混武林的,面子不比性命大?”


        

“……”


        

袁硕差点笑了,都快没崩住。


        

开什么玩笑!


        

他又看了看李皓,半晌才道:“那个孙墨弦,倒是不简单,应该感悟了势,没想到孙一飞也能培养出这么年轻的破百圆满武师,倒是不容易。”


        

破百圆满的武师,绝对比日耀要难。


        

日耀晋级,打破三道枷锁就行。


        

其实吃天赋和吃神秘能,可武师进入破百圆满,吃悟性,悟性这东西,有时候太玄乎了,哪怕看起来聪明绝顶,也未必能悟到势。


        

他又看向李皓:“孙一飞带着徒弟来找场子,他的意思我明白!你考虑清楚了,明日你能不上场,那就不上场。”


        

隐藏到了现在,明日搞不好很多人观战。


        

李皓暴露了,不是什么好事。


        

李皓平日倒是喜欢低调,可今日,却是摇头:“不一样!老师当年横行银月武林,如今隐退银城,收了个关门弟子,若是连孙一飞的弟子都奈何不得,岂不是丢了大人?”


        

这真的是面子大过天的时代,尤其是对这些老辈武师而言。


        

隐藏,也要看时候。


        

这时候,若是李皓不战而败,那才没脸。


        

超能者未必懂这些,在乎这些,可武师一道,一定会在乎的。


        

一旁,王明好像听懂了,连忙道:“我上啊!老师,我也是你记名弟子……记名弟子也是弟子,看我怎么虐死那个家伙!”


        

袁硕瞥了他一眼,半晌才道:“你?不是小瞧你,若是那孙墨弦不是新手……你上场,七三分!”


        

什么意思?


        

七三分?


        

王明不由道:“七三分……老师说,我的胜率只有七成?”


        

太低了吧!


        

我可是日耀,对方显然不是斗千。


        

“你三,他七!”


        

此话一出,王明脸都绿了,这就太小瞧人了。


        

“我是日耀……”


        

“刚晋级日耀罢了!”


        

袁硕笑道:“很厉害吗?是挺厉害的,刘隆若是不入斗千,他未必能匹敌你,因为刘隆当时力量达到了圆满层次,可势却是没有感悟,他那种伪圆满,肯定不敌日耀。”


        

没感悟势的武师,绝对不能匹敌日耀。


        

可一旦感悟势,那就不好说了。


        

说七三开,也许有些夸张了,可五五开,那是肯定的,胜负难分。


        

这时候,刘隆也微微点头:“没感悟势,一定不敌日耀!感悟的话,看势的强弱,看经验,看水平……胜负的确不好分。”


        

说着,又道:“袁老,这孙一飞直接下战书,还是明日?明日还没到探索遗迹的时候……袁老是他们希望入场的,难道孙一飞不顾所有人的想法……”


        

袁硕平静道:“谁知道呢。要不孙一飞强势到三大组织和巡夜人也无法阻拦,要不就是试探一下,或者重伤了我,让我进入遗迹后好好任由他们摆布,免得我实力在身,给他们添乱子。”


        

刘隆皱眉不已。


        

他看了看李皓,又看看袁硕:“若是应战,明日袁老实力暴露……对接下来,会不会有些不妥?”


        

还没进场,实力就暴露了。


        

比孙一飞强的话,那大家都会警惕。


        

比孙一飞弱,那很可能会直接被打成重伤……打死,有可能不会,因为遗迹还没探索。


        

不管怎么看,好像都很亏。


        

袁硕冷笑一声:“暴露就暴露!没有实力的时候,要低调!有了实力,那就高调一些又如何?谁敢招惹,那就打死谁!”


        

这一刻,他倒是有了几分老魔头的气势。


        

暴露就暴露!


        

能打死孙一飞,他就敢打死所有人。


        

孙一飞,也可以给他衡量一下蕴神的实力,免得高估了自己。


        

以前低调,那是实力不行。


        

现在……他不怕!


        

说着,他陡然看向李皓:“你这么兴冲冲地接下战书,不惜暴露实力,说吧,是不是有想法?”


        

李皓笑了笑:“老师,有点想法,我发现,那一剑……要勇往直前!断我,见血……我看那人实力不弱,有势存在,这是我最好的对手!若是能斩之,我的剑势,可能会成型。”


        

此话一出,袁硕眼神一亮。


        

“所以……大地之势,你要隐藏?”


        

“嗯!”


        

李皓点头:“我内劲化剑,没几个人会想到,我会感悟大地,所以我想用破百后期实力,战他一战!若是能赢,我有希望感悟剑势!”


        

剑势一成,两势皆成。


        

若是接下来能融合两势,也许李皓可以跨入斗千。


        

直到这时候,王明才明白了什么,惊讶道:“什么意思?李皓,你不是破百中期?”


        

听着听着,不对劲啊!


        

破百后期?圆满?


        

什么鬼!


        

李皓什么实力,他能不清楚?


        

怎么一眨眼,好像自己睡了几十年似的。


        

李皓笑了笑,没说话。


        

刘隆也没搭理他,直接道:“走吧,先去巡夜人那边,不管如何,和郝部长商量商量也好,明天不知道多少人盯着,有人压阵也是好的。”


        

几人点点头,迅速朝横断峡谷那边赶去。


        

……


        

同一时间。


        

横断峡谷下方。


        

一处处营帐林立。


        

一处峭壁之下,有人开口道:“孙大人门下,有人去给袁硕下了战书!”


        

鬼面。


        

红月驻地。


        

营帐中,有人声传出,带着一些漠然:“孙一飞非要如此做,那就随他!”


        

直呼其名。


        

显然,营帐内的存在,最少也是三阳强者。


        

显然,对孙一飞直接挑战袁硕,红月还是不太满意的,第一,直接暴露了孙一飞的存在,这位来银月,太嚣张了,直接不隐藏,这让红月有些不满。


        

第二,袁硕,大家还需要他带路,何况盯上袁硕的又不是一人,对方好歹斩了断天,实力还是有的,一旦真伤到了孙一飞,又折损了红月的力量。


        

现在,其他人大概都乐得看戏,也就巡夜人和红月头疼了。


        

两位强者,一个斩三阳,一个三阳后期,这两个,真要死一个,或者两败俱伤,其他人也乐得如此,哪怕袁硕死了,少了一位专家……真死了,其实也可以接受。


        

外面,那位鬼面迟疑道:“要阻拦吗?”


        

“怎么阻拦?”


        

里面人淡淡道:“他孙一飞,在红月之中,嚣张不是一日两日了,除了首领的话,他还听谁的?别说我,就是紫月首领来了,他也未必会听。”


        

驻银月的首领,正是紫月,不过紫月去了白月城那边,此刻不在。


        

而此地,由他来坐镇。


        

也是一位三阳!


        

红月之强,可见一斑,被杀的断天,刚赶到的孙一飞,还有去了白月城的紫月,以及他这位三阳,单单只是出现的,就有了4位之多。


        

哪怕没有孙一飞,原本在银月,那也有三位三阳强者。


        

至于之前被杀的映红月的儿子……倒是没什么人在意,映红月儿子很多,孙子都有不少,放在银月这边,要不天赋太差,中部不适合他,要不就是天赋太好,放在这边磨砺一下。


        

显然,那位被杀的天赋不算太好,毕竟有映红月这样的父亲,到现在也只是日耀初期……显然也就那样。


        

……


        

巡夜人驻地。


        

郝连川也收到了消息。


        

此刻,他在营帐中徘徊,有些头疼。


        

倒霉啊!


        

这种事,一来就遇到了。


        

“该死的孙一飞!”


        

郝连川骂了一声,“还没开始探索遗迹呢,这家伙就找茬!他一个三阳后期,约战一位刚晋级斗千的武师,他么的,还要脸吗?明日老子去会会他!”


        

他也是气急!


        

原本想着,哪怕孙一飞来了,要约战,大概率也是等遗迹探索结束之后了。


        

顾全大局嘛!


        

好家伙,结果人家根本不顾及这些,直接约在了明天。


        

红月那边的昊空,是个废物吗?


        

这都管不住?


        

说的正是那位三阳强者,也是这次红月探索遗迹的首领,也是一位三阳强者,原本郝连川还想着,那家伙能克制一二呢。


        

结果这时候才发现,压根没用,人家孙一飞直接不鸟他。


        

营帐中,黄云众人也都在。


        

此刻,也都有些凝重。


        

三阳后期啊!


        

说实话,大家还是很忌惮的,整个银月,除了侯部长,谁敢保证能赢那孙一飞?


        

不过,也有人轻声道:“郝部,虽然不是好消息……但是也不算坏消息!孙一飞肯定要进遗迹的,现在探探底也好,要不然,真进去了,摸不清他的实力,虽然听说是三阳后期,可三阳后期到底多强?现在让袁硕摸摸他的底子……关键时刻,咱们想办法打断比斗便是。”


        

要不然等进去了,不知道底细,也不好对付。


        

郝连川皱眉:“明天不知道多少人等着看笑话!巴不得他们斗个你死我活……这些老一辈武师的作风还是没变!”


        

这就是银月武林的风气。


        

向来如此!


        

哪怕明知道外面可能有强敌环伺,这些家伙也是一言不合就会斗起来,斗个你死我活,结果都被人捡了便宜……这种情况,以往银月武林发生过多次,并非孙一飞和袁硕独有的风格。


        

关键是,这些武师,还不长记性。


        

或者说,知道可能会是这个结果,可他们非要这么干!


        

郝连川头大,半晌,沉声道:“等袁硕来了,我劝他放弃这次约战,孙一飞敢来,我就让他知道,这里是银月,不是中部,在这,他说了不算!”


        

他做好了准备,孙一飞敢来,他就提起火凤枪,上去干他!


        

虽然这么早暴露火凤枪,不是他想要的结果,可这不是被逼的吗?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说。


        

孙一飞的出现,的确打乱了大家的计划。


        

……


        

与此同时。


        

各大驻地,都有人在议论。


        

孙一飞约战袁硕!


        

银月武林数十年前的两位武师,又是仇家,现在在这遇到了,瞬间就要开战,有人期待,也有人忐忑。


        

……


        

另外一处驻地中,这是剑门的驻地。


        

此刻,营帐中,一位眼神冷厉的中年,听到了消息,忽然笑道:“倒是不出我所料,齐眉棍王和五禽老魔遇到了,肯定会斗起来!当年孙一飞被袁老魔在横断天桥击败,孙一飞不堪受辱,直接跳崖自尽……都以为他死了,谁知道他会活着回来,还成为了三阳后期的超能者。”


        

说罢,又有些期待道:“他俩再斗一场,还真让人期待……可惜,一个成了超能,一个刚入斗千,实力并不相当,不过袁老魔五禽势融合,哪怕刚入斗千,也不会太弱,断天被他杀了,那是活该,纵然明日袁老魔败了,也有好戏看!”


        

显然,他对袁硕还是很有信心的。


        

不是相信袁硕能赢,而是相信袁硕哪怕败,也会给大家呈现一场巅峰之战。


        

这就是袁硕!


        

他身边,一位年轻女子,闻言开口道:“父亲,袁硕当年真的那么强大吗?若是如此,可如今看来,为何他反而最差?红月的映红月,孙一飞,包括父亲,都早早跨入超能,他为何在破百停留了二十年?”


        

那么强大,为何不早点进入超能?


        

现在也许都是和映红月一个层次的存在了。


        

眼前的男子,也正是银月七剑之一的地覆剑洪一堂。


        

听到女儿的话,他思考了一番,摇摇头:“不好说,但是也可能和他积累太雄厚有关。”


        

太雄厚?


        

他女儿有些明白,缺还是不太明白。


        

洪一堂又道:“他是破百圆满,还是五势融合,其他破百圆满,如果需要1000方神秘能可以打破超能锁晋级,他袁硕可能就需要5000方!”


        

“你说,那个时期,哪有那么多神秘能给他晋级用?”


        

“后来,映红月强大了起来,来报复他,他又被迫,不得不龟缩在银月行省,甚至龟缩在银城,自然也就错过了时机。”


        

“他这么强?”


        

他女儿也是惊叹道:“5倍消耗?”


        

父亲当年的事,她也听说过,为了晋级,可是消耗了大量神秘能,还有人支持父亲,这才勉强晋级成功,如今也进入了三阳,成为一方强者,开创了剑门组织。


        

而袁硕,居然要父亲的五倍消耗才行,难怪一直没能晋级。


        

洪一堂笑道:“你以为他袁老魔的名号白来的?他自己说自己是五禽王,其他人明面上也这么称呼他,实际上都喊他兽王!禽兽之王!下手又狠又黑,没点真实力,早就被人打死了。当年和你父亲我齐名的其他六剑,三个被他直接打死当场!”


        

“父亲当年难道也不如他?”


        

这是女儿对父亲的崇拜。


        

正常情况下,吹个牛,也就算过去了。


        

可洪一堂想了好一会,摇头:“不如他!”


        

他女儿满脸惊讶,父亲谈起当年的武林,一直都是自信满满,带着骄傲,很是傲然。


        

哪怕提及一些中部区域的武师,如今声名赫赫,父亲也是不屑一顾。


        

可今日,居然在女儿面前,承认不如袁硕,这……那人真的那么可怕吗?


        

洪一堂也没在意女儿的惊诧,笑道:“不如就是不如!若是旗鼓相当,或者略胜一筹,也就无所谓了,可那家伙,远胜于我!说句不怕你笑话的话,当年知道他在哪,我从来不去那边,免得自找麻烦。他喜欢和强者切磋,关键是,一切磋……他就容易打死人!”


        

“所以当年他给我下了两次战书,我都没接,我要是接了,今日就没你了。”


        

洪青顿时来了兴趣:“父亲,那明日……我们可以去观战吗?”


        

这样一位连父亲都自认不如的强者,如今才进入斗千,却也打死了三阳。


        

另外一位,也是武林响当当的齐眉棍王,如今进入了三阳后期,在中部都杀出了名声,这两人的交手,一定很劲爆。


        

洪一堂思考了一番,点点头:“也好,见见世面!如今你也是破百……若是还无法进入斗千,那就该准备跨入超能,进入日耀了,这些人都掌握了势,尤其是袁硕!见识一下,也许对你有帮助。”


        

老一辈的武师,哪怕晋级了超能,都对超能有些不屑,哪怕自己是超能者,也是如此。


        

生了儿女,一定会先培养他们练武,到了破百再说。


        

如果迟迟无法感悟势,那时候,他们才会考虑让儿女吸收神秘能,跨入超能领域,这样也不耽误进度,破百武师晋级,很大概率直接进入日耀。


        

若是能进入斗千,会首选进入斗千,感悟了势,再去晋级超能。


        

这样的情况,不单单是银月,中部也很常见。


        

而如今,中部横行的强者,很多都是这种情况,不是武师晋级的,就是天眷神师,这两种人,也是中部最难缠的强者。


        

……


        

袁硕人还没来,消息已经传遍了横断峡谷。


        

无数强者,都希望能见识一下,明日两位老牌武师的战斗。


        

等到天色擦黑,李皓他们到了。


        

前面,一排营帐。


        

其他人不熟,倒是王明熟悉的很,隔着老远就兴奋道:“到了,我都看到熟人了!”


        

而远处,也有人低声喊着:“袁教授来了!”


        

“银城那边的人到了!”


        

片刻后,李皓他们还没进入营帐区域,郝连川没管面子不面子,直接踏步而来,隔着一段距离,就有些不满道:“来的这么迟就算了,听说你们接下了战书?”


        

搞什么!


        

在银月武林,接下战书,就代表答应了。


        

不接下,还有些转圜余地的。


        

袁硕瞥了他一眼,没理会。


        

而李皓,却是呆呆地看着他。


        

是的,很呆滞的那种目光。


        

因为此刻的他,看郝连川,完全不一样了,这位体内,好像有一只火凤凰一般,正在他体内窜动!


        

什么情况?


        

那火凤凰,好像活的一般,就在郝连川体内,而且散发出来的气息,强悍无比,可是……不是那种超能气息,而是说不出的强大气息!


        

郝连川正在和袁硕说话,感受到了目光,朝李皓看去,有些愣神。


        

这么看我干吗?


        

这小子,蔫坏!


        

要是以前,他还以为吓到他了,可现在,他怀疑这小子是在想什么阴谋诡计。


        

李皓见他看来,瞬间低头,好像害怕了。


        

心中却是震动,这是什么?


        

难道是……源神兵?


        

此刻,他只能这么想。


        

关键是,源神兵可以藏在体内的吗?


        

为何我的剑不行?


        

要是可以的话,多方便啊,想拿出来就拿出来,还不怕丢了。


        

“那种感觉……好厉害的感觉!”


        

明明隔着一个人,藏在郝连川体内,却是依旧给李皓一种极其强大的感觉。


        

好像真的是一头凤凰,欲要破体而出的感觉。


        

李皓没再看郝连川,朝四周看去。


        

小月亮很多,都是月冥层次的强者。


        

小太阳也不少,都是日耀层次的。


        

甚至有几位,都快接近乔飞龙那个水平了,显然是日耀巅峰的存在,这一次巡夜人的确下血本了。


        

而下一刻,李皓看向人群中一个很低调的女人。


        

是的,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站在月冥那边的一个女人,其貌不扬,对方和其他人一样,好像也很好奇地张望这边,刚好和李皓的眼神对上。


        

李皓也朝那边看去,瞬间又将视线转移,显得好像有些羞涩、胆小,偷偷摸摸地朝四周看,心中却是狂骂。


        

谁说巡夜人就两位三阳的?


        

谁说这次就来了一位郝连川的!


        

那这个女人是什么情况?


        

这是三阳,而且还是很强大的三阳,比乔飞龙要强,甚至比郝连川还要强大一些,可能是三阳中期的存在。


        

骗子!


        

都是骗子!


        

李皓心中暗骂,情报一点也不准确。


        

这女人身上,也许还有类似李皓身上那块镜子的宝物,隐藏了气息,其他人好像真的没察觉到,连老师好像都没感觉到。


        

隐藏的真深啊!


        

还有……不会是敌人吧?


        

李皓心中咯噔一跳,这也不好说啊。


        

说不定就是三大组织派人隐藏进来的呢?


        

这个……要不要告诉郝连川?


        

可若是巡夜人这边的,郝连川也许都不知道,而是侯霄尘安排的,那自己对郝连川透露,会不会惹出什么麻烦来?


        

还有,别人都看不透,我怎么知道的,这也是问题。


        

这一刻,李皓头疼了。


        

这刚来,我就好像遇到了麻烦啊!


        

……


        

此刻,被李皓扫过的那个女人,朝李皓看了看,没发现什么异常,继续露出好奇的眼神,和其他人一起打量袁硕他们。


        

等看到王明,心中微微一愣。


        

日耀!


        

王明,她是知道的。


        

走之前,好像才满月层次,这才走几天,跨过了月盈,直接进入了日耀,这速度也太快了。


        

女人想到这,多看了几眼,很快不再去看,她更关心袁硕和刘隆的状态。


        

刘隆这边,不太好判断,感觉有点像是跨入了斗千。


        

至于袁硕……那就真的看不出什么了。


        

可是,隐约中有些感觉,这袁硕,好像火气很大!


        

一种被内敛的火气!


        

那种感觉,好像火山要爆发的样子,让女人微微一惊,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


        

这袁硕,很强大。


        

她正观察着,袁硕忽然朝她看了一眼,微微皱眉,眼神带着一些冷意,眼神如同剑芒一般,皱眉看向女人,又看向郝连川:“让你的人,别对我用什么窥视之法,不然我发火,你兜不住!”


        

郝连川一愣,有吗?


        

他回头看了一眼,没发现什么,皱眉道:“不要胡乱观察!这是很不礼貌的,都规矩一些!”


        

他来之前,打过招呼的。


        

有人探查袁硕吗?


        

没感觉到超能波动,是不是袁老头故意找茬?


        

很有可能!


        

他有些恼火,我说你几句,你就不耐烦了。


        

仗着年纪大,又跨入了斗千,杀了三阳,现在是真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明天不许出战!”


        

他丢下这话,有些不爽地离开。


        

反正不许!


        

袁硕瞥了他一眼,笑了起来,对刘隆低声道:“郝连川是不是记错了,我其实不是巡夜人。”


        

“……”


        

刘隆无言以对。


        

其他人,此刻也听到了这话,一个个面色绷紧,有人想笑,有人却是有些恼火。


        

而郝连川,也听到了这话,有些无语。


        

他也懒得说什么,是记错了,这才想起来,这老东西居然不是巡夜人。


        

对,他那个学生是!


        

郝连川心中再次暗骂一阵,今晚就找你学生谈话。


        

不听话,让你学生打道回府!


        

还有,得让李皓劝劝,这送死的事,那么积极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