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星门 > 第83章 闪瞎了眼(求月票订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星门


        

袁硕之事,让大量的强者开始朝银月进发。


        

原本,会更多一些。


        

不过随着消息流传,此刻,红月的麻烦也不小,一部分强者正在想办法猎杀红月强者,所以倒是比预期中来的要少一点。


        

可天下武师,还是有许多人开始出发,朝银月进发。


        

斗千之上!


        

没到斗千的武师,也许是抱着瞻仰的心态来的,到了斗千的武师,这一次也有人开始出发,朝银月而来,对斗千武师而言,上面的路,断了。


        

无路可走!


        

进不了超能,上面无路,武道路断了。


        

此刻,看到了机会,哪怕只是一丝丝,哪怕很渺茫,他们也想来看看。


        

袁硕消失了,去没去中部他们不知道,可他们都知道,袁硕的关门弟子李皓在银月,而且行踪是公开的,袁硕这种武师,大多都会将传承留下来的。


        

这就是武师!


        

武师怕自己下一刻就会死于非命,正常情况下,都会将自己的传承全部传承给一人,很少会出现敝帚自珍的情况,毕竟武师没落了。


        

……


        

横断峡谷。


        

巡夜人驻地。


        

不少人都有些紧张,随着战斗结束,他们也意识到了问题,袁硕打破了武师极限,不说红月的报复,单纯只是晋级的秘密,就足以让无数人疯狂。


        

郝连川眉头皱的跟山沟似的。


        

给部长通讯,部长说知道了,没问题,一副淡定的样子,可是……真的淡定吗?


        

遗迹,还能探索吗?


        

不探索,随着越来越多的强者关注银月,那这处遗迹,还能归属于他们吗?


        

越想,越是头疼。


        

早就说让袁硕不要应战,非要应战,这下好了吧!


        

这老魔头,天生就是搞事的。


        

他看了一眼乖巧的李皓……心中却是想着,这个小家伙,会不会是袁硕第二,也是个小魔头?


        

乖巧……他自然是不信的。


        

这家伙对战孙墨弦的时候,就有些袁硕当年的风采了,下手快、准、黑、狠,孙墨弦也算武师当中的人杰,还是被他打死了。


        

此刻装乖乖男,有人信吗?


        

沉寂,保持了一会。


        

郝连川开口:“部长应该会过来,原本只是我们便足够了,现在看来,未必行了!”


        

“要不要提前进入遗迹?”


        

场中,一位帅大叔开口了,背负长剑,此人也是巡夜人副部长,姓周,和王明一样都是金系。


        

“不行啊!”


        

郝连川摇头:“前几次探险,你没过来。之所以选择28号,不是28号吉利,是28号这天,遗迹中的危险最小,提前进入,危险就大了!前几次,没选择好时间,结果导致损失惨重。”


        

周部长有些诧异道:“28号,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月光!”


        

郝连川原本也没准备瞒着,只是为了防止流传的太广所以才没说,此刻还是解释道:“28号,银月的月光最微弱,遗迹中的一些机关,可能需要月光的力量来激发!月光越是微弱,机关就越是安全,你要选择月中进入,那就是找死了!”


        

“这遗迹古城埋藏不知道多少岁月,还能保持如今的状态,能量不可能是内部储存的,所以我们一致推断,能量来源便是月光照射带来的力量。”


        

“为什么不能是太阳?”


        

王明好奇道:“月亮未必天天都能看到,太阳才是每天都可以看到的,古人设计这些机关,不应该更考虑太阳的能量吗?”


        

为何是月光呢?


        

这只是正常的发问,不过从这家伙口中问出来的话,都有些杠精的意味。


        

郝连川瞥了他一眼,还是解释道:“因为太阳晚上不出现,而古人守城,白天都有人,晚上才是正常人休息的时间,这时候,启动一些机关,都是为了防止夜间动乱!”


        

所以,需要晚上的能量来源。


        

王明还是不理解:“那我们现在白天进去,是不是就没月光之力的干扰了?”


        

郝连川摇头:“能量是累积的。”


        

“那太阳不是更好?白天累积,晚上也能用啊!”


        

他很杠,可杠的有些道理,这下子郝连川说的晚上需要能量来源,就有些说不通了。


        

这下子,郝连川有些无语了。


        

这小子,进入日耀之后,胆子大了啊!


        

“反正就是这样,28号月光最弱的时候,遗迹内的机关威力最小!”


        

王明还想再说几句,等看到郝连川不善的眼神,他迅速闭嘴了。


        

算了,你厉害,你说的都对。


        

众人倒是都明白了,28号时间最合适,要不然,可能就需要下个月28号了。


        

耽误了一个月,这个遗迹还在不在巡夜人掌控中,那都不好说了。


        

一时间,其他人也是愁眉苦脸的。


        

刘隆对这些其实不太懂,之前也一直保持沉默,此刻,有些低沉道:“红月分部的人差不多都死了,光明岛覆灭了,阎罗、飞天、剑门,单独拿出来,也没人比我们更强。比起之前,处境应该更好,就算他们有支援,难道我们没有?”


        

“巡夜人在中部和他们作战,不落下风,代表战力还是很强的!对方若是从中部抽调强者过来,巡夜人总部难道就一点不能抽调力量过来?”


        

既然现在能维持平衡,没道理杀了一些人后,反而更危险了,没这个道理吧?


        

郝连川还没说什么,那位金系的周部长就冷冷道:“中部巴不得各大组织的力量撤出中部,至于边疆动乱,那是边疆的事!在这多死一些人,那更好!”


        

刘隆微微愣了一下。


        

郝连川呵斥道:“乱说什么!”


        

周部长冷冷道:“都是银月人,有什么不好说的。王朝已经失去了对边疆的控制力,他们无暇顾及边疆,又担心边疆行省自立,边疆越乱越好!乱,他们才有足够的时间,去平定中部混乱,然后再慢慢来收拾边疆各大行省,将乱局结束。”


        

“所以,现在中部的意思和态度其实都很明确,你们再乱,那没关系。只要能拖住敌人的手脚,那就是成功,至于你损失多少,死了多少人,这些都不在他们考虑之中。”


        

刘隆一时间有些怔神。


        

这些,他以前并未听闻过。


        

此刻,忽然听到这个消息,他有些走神。


        

中部……不会支援边疆?


        

他看向几人,尤其是郝连川,此刻,心情复杂难明,沉声道:“郝部,银月也是天星王朝的一份子,遭遇危机,中部就不管了?我们银月还没到动荡的地步,也一直承认王朝的统治,治下百姓,也都承认是王朝的一员,还没出现有人自立、造反的情况,为何会如此?”


        

郝连川见他问起,沉默半天,缓缓道:“也许不是不管……是真的无力去管。中部战乱,已经牵制了他们太多的精力,这时候,中部也希望喘口气,能走一些人更好,这时候再派人来银月,岂不是在银月延续了中部之战?至于银月……毕竟距离中部太远了!”


        

99行省,银月处于边疆,光是中部的20多个行省,就已经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地盘了。


        

再往外,也轮不到银月,一直蔓延到边境,那才是银月。


        

如今的天星王朝,只希望能将各大超能组织,赶出中部,巩固中部的统治地位,然后再慢慢朝四周扩散,这其实也符合大方向的政策。


        

否则,不断分兵,可能导致中部都出现失守情况。


        

方向是对的,策略也是对的。


        

可对于边疆行省而言,尤其是没有叛乱独立之心的行省而言,这就是放弃。


        

银月这边,想迁徙小城到大城,对很多人而言,都是一种放弃。


        

何况中部压根没迁徙,直接放弃,那这样的打击,对很多人更是沉重无比的。


        

郝连川说完,又道:“不用太在意这些,其实也挺好的,只要我们解决了来犯的敌人,那银月就太平了!王朝不是说一点不管,一点不支持,有时候还是会下拨一些超能资源过来的……”


        

他还是说了几句,以免众人失望甚至愤恨。


        

那不好。


        

何况,此次也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他又道:“大家稍安勿躁,等部长来了,一切麻烦都会过去的。”


        

侯霄尘。


        

听到部长要来,大家将刚刚的一些惶恐都压制了下去。


        

这个人,尽管多年不曾出手了,可在大家心中还是定海神针,有他在,那问题就不大了。


        

李皓一直在默默观察,见他们这副表情,心中有了数,侯霄尘在巡夜人当中,威望真的很高。


        

不知道是早有独立之心,收拢了民心。


        

还是说,真的为了保护银月,才一次次拒绝上级的征召。


        

对侯霄尘,李皓不了解。


        

所以侯霄尘说的话,他信一半,剩下的不信。


        

银月有如今的情况,上面不管不问,也有侯霄尘几次不听诏令的原因,在李皓想来,任何上级,都不会满意这样的下属。


        

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


        

听起来没问题,可中部正处于大战时期,边疆大将不愿回援中部勤王,这在中部高层眼中,和叛乱已经无异了。


        

当然,这事各有各的了解。


        

李皓不太清楚其中内情,所以他只是选择旁观。


        

众人商谈了一阵,也没太多的好办法,只能选择等待,等待侯霄尘的到来。


        

……


        

等待并未持续多久。


        

侯霄尘还没到。


        

一股滔天气势升腾而起,营帐中,郝连川微微皱眉,迅速走出了帐篷。


        

远处,一道紫色光影一闪而逝,瞬间出现在众人面前。


        

郝连川面色凝重。


        

“紫月!”


        

红月驻银月的最高首领,紫月!


        

紫月并未佩戴鬼脸面具,看起来是个年纪不大的女人,最多也就三十岁的样子,眼眸呈现紫色,体外,隐约有淡淡的雷霆之力闪烁。


        

雷系强者!


        

她也不多说,扫了人群一眼,看到了后面的李皓,语气相当平静:“交出李皓,郝连川,你知道原因!”


        

李皓的师父,杀光了他们的人。


        

如今袁硕逃了,无论如何,紫月都要给即将到来的中部强者一个交代。


        

她语气平静,却是仿佛隐藏着雷霆之怒:“我不愿此刻和你们巡夜人撕破脸,不代表你们可以包庇五禽门人!”


        

郝连川暗骂一声!


        

部长呢?


        

怎么还没来?


        

紫月很强,甚至超越了孙一飞也不一定。


        

红月有七位领袖级人物,红橙黄绿青蓝紫,红月自然是映红月,紫月排名第七,未必代表了实力,毕竟这不是第一代紫月。


        

可地位,却是很高的。


        

这也代表,红月对银月还是很看重的。


        

不止红月,其他组织其实也一样。


        

关键就在于,很多强者是从银月武林走出去的……当然,这是以前的理由,现在来看,也许和八大家也有些关系。


        

反正郝连川知道,自己不是此人对手,哪怕加上火凤枪也不是,因为紫月必然有源神兵在手!


        

源神兵不算多,可一些行省,多少会有几件。


        

源神兵也有强弱重要之分,有些源神兵效果特殊,比如中部现在争抢的那一件,攻击性的源神兵,价值倒是要低一些,紫月这样的重要人物,必然是有的!


        

“紫月!”


        

郝连川沉声道:“交不交李皓,等部长来了再说!我做不了主,你也别想强抢,否则部长一到,那时候,红月和巡夜人必然开战!”


        

紫月冷冷看着他:“开战又如何?你在威胁我?如今,昊空死了,断天死了,孙一飞死了……若是带不走李皓,我如何交代?既然横竖都是麻烦……那就更乱一点好了!”


        

话落,她探手就朝李皓抓来!


        

一张手掌,雷霆如狱!


        

只手遮天一般,一瞬间,给所有人带来了巨大无比的压力。


        

这女人,居然真的动手了。


        

郝连川大怒,暴吼一声,一拳打出,天火爆发,轰隆一声巨响,郝连川接连倒退,手掌之上,全是雷霆,轰隆作响,炸的他手臂不断破碎。


        

而那紫月,却是不动如山,再次出掌,再一次朝李皓抓来。


        

抓李皓,第一是因为袁硕。


        

第二……自然是因为他的身份,八大家的传人。


        

紫月知道,只要这一次抓走了李皓,也许就可以将功赎罪,不至于回去后被责罚,可抓不到李皓,这次就麻烦了。


        

她带领下的银月分部,死了太多强者。


        

三阳都死了好几位,包括刚赶来的孙一飞。


        

要知道,很多行省,都没三阳坐镇的。


        

有些不太重要的行省,只有日耀坐镇,银月这边,因为八大家,因为侯霄尘,来了数位三阳强者,结果如今只剩下她一人,上面恐怕都快气疯了。


        

……


        

人群中,李皓面无表情。


        

他只是看着这个女人,一次次地出招,一次次地被郝连川拦下。


        

抓我?


        

他不怕死,或者说,他不怕现在死,因为此刻的紫月不可能会杀他。


        

银城的事情还没结束,八卦还在,石门还在……


        

这些,红月可能都知道。


        

他们还需要自己,甚至还需要等待下一次的雨季,提取自己的血脉,此刻不会杀自己的。


        

他只是记住了这个人。


        

另外,紫月来了,那侯霄尘呢?


        

这时候,其他几位日耀,纷纷出手,一个日耀自然不是三阳强者对手,可多位日耀出手,一下子场面就显得混乱了起来。


        

紫月冷哼一声,隐约间,体内好像有什么要涌出。


        

李皓默默看着,他看到了,紫月体内,有一头看不出模样的凶兽好像要出来,应该是源神兵。


        

短短时间,他已经看到了数柄源神兵了。


        

他余光扫了一眼和他一样躲在人群中的张婷……


        

这位可能来自中部的三阳中期,手持源神兵,却是在这时候选择了躲避。


        

李皓身边,刘隆一直没有出手。


        

他只是将李皓护在了身后。


        

袁硕不见了,李皓是他带来的,此刻,他便是李皓的最后一层防护,尽管他只是寻常斗千,远不是袁硕那样的武道强者。


        

李皓心中微微暖了一下,这关头,也不是人人都和那张婷一样的。


        

郝连川他们都在出手,尽管只需要交出自己就可以了,这些人还是没有妥协,巡夜人,好歹还有些最后的威严和血性。


        

就在那雷霆巨兽好像要浮现的一刻,忽然,紫月停止了攻击,退后了数步。


        

片刻后,两道人影从远处缓缓走来。


        

一男一女。


        

男的李皓认识,侯霄尘。


        

女的却是不熟悉,冷冰冰的一张脸,此刻搀扶着侯霄尘,正在朝这边走来。


        

郝连川却是大喜!


        

“侯部!”


        

侯部长来了!


        

至于他身边的玉总管,倒是没人招呼,这位大总管,多年来,一直在照顾侯霄尘,至于她和侯霄尘是不是有别的关系……大家懒得去八卦。


        

侯霄尘无家室,男未婚女未嫁,他们才不在意其中的关系如何。


        

紫月也朝侯霄尘看去,哪怕此刻的侯霄尘,显得病恹恹的,甚至还需要人搀扶着,可是,没人会小瞧侯霄尘。


        

这是当年当着映红月的面,格杀一位三阳强者的超能强者。


        

那时候的映红月,应该已经跨入了旭光境。


        

可依旧被人当着面,杀了一位三阳强者,可见侯霄尘之强。


        

“侯霄尘!”


        

紫月也开口了,带着一些冷意:“巡夜人管的太多了,袁硕的弟子,你们也要保吗?”


        

侯霄尘笑了笑,云淡风轻:“李皓是巡夜人吧?”


        

远处,郝连川急忙道:“是!”


        

“那就行了。”


        

他看向紫月,笑道:“好了,别生气了。紫月三代,等你们红月来了强者再说这些,你一个人……何必自找苦吃。”


        

紫月眼神冷厉!


        

侯霄尘笑道:“看我作甚?我又不怕你,哪怕我现在不如当年,也不会怕了你这小丫头,二代紫月就是被我杀的,当着映红月面杀的,你总不想,我再给你们紫月换代吧?”


        

此话一出,紫月这才微微变色。


        

是的,当年被杀的,正是第二代紫月!


        

如今被提及,紫月脸色有些难看。


        

可顾忌侯霄尘,也是事实。


        

远处,一道人影若隐若现,侯霄尘朝那边看了看,轻笑一声:“轮转,阎罗也要掺和一手吗?阎罗这次没损失,红月损失才惨重,你也想和红月一样?”


        

远处,幽幽笑声传来:“并无此意,侯部误会了!只是感受到了此地超能波动,来看看罢了。既然侯部来了,那我们便先离开了!”


        

话落,远处,数道人影消失。


        

侯霄尘不慌不忙的,一步步走来,轻声道:“紫月,飞天的半山到今天都没出现,你和他有接触吗?去哪了?是藏起来了,还是闭关准备突破?”


        

紫月冷冷看了他一眼,下一刻,一闪而逝,如同雷电一般,瞬间消失在原地。


        

不愿和侯霄尘多说什么。


        

侯霄尘也不在意,摇摇头:“年轻人,天赋真好,可惜……就是有些没礼貌,我好歹也是她的恩人,她能被提拔成三代紫月,难道不该感谢我?”


        

无声。


        

郝连川等了一会才道:“部长,你怎么才来?”


        

比别人来的晚一些!


        

侯霄尘看了他一眼,笑道:“我生病了,走路慢,你不知道吗?”


        

“……”


        

好吧,无懈可击的理由。


        

可是……扯淡呢!


        

就算受伤未愈,也不至于这样,强者身上带伤其实也很常见,就算没养好,也不至于病恹恹的样子,大不了实力受损一些罢了。


        

此刻,其他人也纷纷激动地喊了起来。


        

“部长来了!”


        

“看那紫月还敢不敢嚣张,部长在这,没她嚣张的份!”


        

……


        

李皓这边,刘隆也朝侯霄尘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小声道:“少说话!这位……可不是一般人,也没郝部好说话。”


        

对郝连川,他还敢开开玩笑,甚至是欺上瞒下骗一下,可对侯霄尘,人的名,树的影。


        

光是多年前,对抗映红月,就让他名声斐然,哪怕敌对的紫月,见他来了,也迅速遁走,不敢久留。


        

李皓没说什么。


        

他只是看向那位,头发有些长,好像有些时日没打理了,有些病恹恹的,个头不算太大,比李皓好像还稍微矮一些。


        

穿着巡夜人的制服,略带藏青色的感觉,比李皓他们穿的黑色要稍微亮一些。


        

看起来,大概三十多岁的样子。


        

可李皓知道,这位应该超过40岁了。


        

至于到没到50岁,这个就不清楚了,反正没有表现的那么年轻。


        

脸上带着微弱的笑容,配合上病恹恹的脸色,显得很斯文。


        

可就是这位,就在昨晚,说出了大不了就自立的话语!


        

他观察着侯霄尘,侯霄尘也看向了李皓,一步步朝李皓走来,面带笑容:“袁硕的弟子?八大家李家的传人?”


        

八大家,很少有人提及。


        

可今日,却是被侯霄尘直接说了出来。


        

李皓低头:“我是五禽门人,至于八大家……我不是太清楚,只是听说过,红月好像觉得我是,具体是不是,我不清楚。”


        

侯霄尘微微点头,笑道:“嗯,不错!”


        

说罢,看向郝连川道:“派人去阎罗、飞天、剑门那边,邀请他们的话事人过来坐坐,要是现在不来,那明天我们就自己开启遗迹,进入遗迹!”


        

“现在?”


        

“现在!”


        

“好!”


        

郝连川马上安排人去邀请各家首领来商讨。


        

侯霄尘没再说什么,看了一眼李皓道:“有时间陪我去之前的战场看看吗?”


        

“天桥那边?”


        

李皓问了一句。


        

侯霄尘点点头。


        

李皓急忙道:“部长请!”


        

侯霄尘要去看,他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其他人想跟来,侯霄尘摆摆手,只让玉总管扶着他,一路跟着李皓往之前的战场走。


        

路上,也没什么话说。


        

……


        

李皓对侯霄尘很好奇,但是他按捺住了。


        

不该说的不说,不该问的不问。


        

而今的他,只是破百,对方却是巡夜人的银月首领,双方的地位并不平等,差距很大。


        

走了一会,战场到了。


        

侯霄尘看了一眼远处的坟墓,又看了看天空。


        

片刻后,轻咳一声,悬浮在空,忽然上到了半空中。


        

他在空中,如闲庭漫步,慢慢地走着,有时候会伸出手抓一下空气,好像在感受着之前的战斗。


        

片刻后,他落下了地面。


        

感慨一声,有些唏嘘:“当年的袁老魔,终究还是没有沉寂下去,一朝跨入斗千,几天便跨入了蕴神,五禽融势,果然了得!”


        

说着,又笑道:“心火养猿,肾水养虎……这么说,蕴神,蕴的是五脏神?以五势为神,蕴五势之神?”


        

说罢,微微皱眉:“可这……并不适合其他人!”


        

他眼光很好,可仔细一想,这倒是符合袁硕的路,可不代表符合其他武师。


        

“若是如此,武师崛起……只是梦想。一人强,不代表武师都强!”


        

侯霄尘摇头:“武师,不是人人都是袁硕,不是人人都能蕴五势!他当年为了蕴五势,杀了多少人之后,才跨入了五势融合,还差点断了斗千之路。”


        

这条路,其他人好像走不通!


        

若是如此……袁硕虽强,可也不至于引起天下人震动了。


        

侯霄尘好像微微有些遗憾。


        

强大的袁硕,强的只是一人的话……并不让他太过在意。


        

他更希望,袁硕真的走出了武师的通天之道。


        

凡是武师,都有希望。


        

哪怕斗千就是一道坎,排除了无数人,可天下之大,如今又有神秘能,武师进步更快,感悟势的人肯定有,而且很多。


        

那时候,能成蕴神,人人皆可,那才是武道昌盛!


        

李皓低着头道:“老师刚跨入这个阶段,正在尝试普及。”


        

侯霄尘点点头,笑问道:“你呢?”


        

“我?”


        

“对,你应该也跨入斗千了,底蕴虽然不如你老师,可我想,你也不会甘心留在斗千一辈子,你对你的未来如何规划的?”


        

“我还年轻……”


        

“20岁了,不年轻了。”


        

侯霄尘笑了起来:“你要知道,在中部区域,20岁,都有人跨入三阳了!随着超能崛起,神秘能出现,超能晋级简单,天眷神师更是天助一般,迅速晋级。就算是武师,有神秘能配合修炼,比起当年也要简单十倍!20岁,也该有一些规划了。”


        

“何况,你还是袁硕的学生,八大家的传人,你不变强,麻烦会很多的。”


        

他说到这,又道:“还有一点,每个人存在都有他们的价值!你不是我的学生,不是我的孩子,因为你是巡夜人,所以我愿意帮你一二,可若是你带来的麻烦,超过了你带来的价值,你觉得,一个陌生人,会无底线地去帮助你吗?”


        

很现实的一句话。


        

李皓沉默一会,开口:“老师不见了,如今,五禽术的核心传承只有我会,包括老师蕴神过程,蕴神理念,都只有我会。”


        

“就这些吗?”


        

侯霄尘失望道:“若是只有这些,如果是普及大众的路,那还值得在意,若是只能针对一人,那就没必要太过重视。”


        

李皓又沉默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侯霄尘准备离开了,李皓忽然道:“我是八大家的传人!”


        

“……”


        

侯霄尘笑了,转头看向他:“你不是不确定吗?”


        

“确定!”


        

李皓低头,不好意思道:“我老师说,在外不要这么说,可实际上我就是!八大家,可能在古文明时期非同小可,甚至关联一些绝密,以及一些遗迹!”


        

侯霄尘考虑片刻,点点头:“算勉强吧,那就这样吧!”


        

话落,迈步朝营地走去。


        

那玉总管,一直好像透明人一般,也没开过口。


        

而李皓,默默跟着,也是一声不吭。


        

侯霄尘,他有些看不透,或者说,都不太敢看。


        

可那玉总管……他勉强可以看透一二,巨大的太阳,差点闪亮了他的眼睛。


        

郝连川……真惨!


        

还第一副部长,连个女人都不如。


        

这个玉总管,非同小可。


        

可对方居然甘愿低调到当个管家,由此可见,侯霄尘才是真的恐怖。


        

所以从头到尾,李皓都是低着头。


        

他怕抬起头,还没被侯霄尘闪瞎眼,就被这玉总管闪瞎了眼睛。


        

李皓心中想了很多,而对侯霄尘,更多的还是疑惑。


        

为何……没感受到太多的超能。


        

难道说,对方完全内敛了?


        

还是说,对方其实也是武师?


        

应该不是吧?


        

很多疑惑,浮现在心中,但是李皓选择了安静,和这些老谋深算的大人物走在一起,就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