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星门 > 第111章 鏖战!(求订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南城。


        

巡夜人总部。


        

安静的一天,再次开启,整个白月城,这几日都很安静,除了一些小问题,这几日并未发生什么大事,连日耀之上的纠纷都没发生过。


        

侯霄尘还是没有出现,各方好像也不是太着急,慢慢等待着他的出现。


        

没有听说因为他受伤了,就火急火燎地做些什么。


        

王明一早上也到来了,不过这家伙只是打个卡,点个卯,顺带着看望一下李皓,他可没心思在这久留。


        

……


        

进了李皓办公室,转悠了一圈,王明有些咋舌和羡慕。


        

“老郝对你真好!”


        

居然还分了办公室。


        

可惜,是和玉总管隔壁,王明说话都小声了一些,要不然,他也想在这办公室中体验一下办公的感觉,在巡夜人总部有办公室,往往是身份的象征。


        

李皓笑了笑,没说话,此刻的他正在擦拭长剑。


        

地覆剑,如今用起来还是很顺手的。


        

王明前天说了一些话,自然也知道最近可能会发生点什么,见李皓擦拭长剑,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朝李皓挤眉弄眼,好像有些心动。


        

李皓抬头看了他一眼,笑了起来。


        

考虑了一下,李皓传音道:“晚上6点下班,到回家,大概6点半,这个时间段,帮我做件事。”


        

王明早就知道李皓会传音,也不意外。


        

此刻,一脸兴奋,连忙点头,巴不得自己也能参与进去。


        

“从巡夜人总部到巡检司家属楼那边,一路上,有7个探头,我需要这段时间,这7个探头,都停止工作,而且维持半小时没人发现,你能做到吗?”


        

王明顿时皱眉。


        

他思考了一下,开口低声道:“这是巡检司的工作,我……我不好弄。”


        

他有些头疼。


        

想了想道:“而且,维持半小时难度也很大……”


        

说到这,他想了想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一旦出手,大概就在一个范围内,大概也就维持一会工夫,这样,只要我听到了动静,感受到了动静……我第一时间闯入监控室,直接将看守的人干晕,将所有东西拿走销毁,这样,你看怎么样?事后也没人会在意。”


        

“你知道在哪?”


        

李皓看向他,王明露出笑容,龇牙咧嘴,马上点头。


        

当然知道!


        

他小声道:“当初我们经常飙车,也被警告过,后来就知道在哪了。”


        

这只是小事,他还想参与更多一些,兴奋道:“还有别的事吗?”


        

李皓见他兴冲冲的,思索了一番,点头:“帮我买好晚饭,等我回去吃。”


        

“……”


        

王明看着他,半晌,无言以对,直接黑脸不再说话。


        

这说的还是人话吗?


        

李皓笑了起来,也没再理会他。


        

日耀,现在真不够看。


        

这家伙虽然不弱,可如今想对付自己的,可不是一些月冥了。


        

……


        

时间,一点点过去。


        

所有人都表现的很正常。


        

李皓还是继续自己的日常,练武,练拳,练剑。


        

旁边的玉总管感受到隔壁的动静,也是无言以对,她第一次见到李皓这样沉默到极致,无聊到极致的家伙,巡夜人中不缺这样的人,可一般都是老人。


        

一个年轻人,也不知道是否是刚来这边,不太习惯,还是一直如此。


        

据说,他在银城也这样。


        

这样的人,其实很无趣。


        

侯霄尘虽然也很少说话,可在玉总管看来,那是气度,李皓这么无趣,那就是真无聊了。


        

……


        

东城。


        

酒店。


        

五位上面来的超能者,并没有都在酒店内,胡青峰又去了行政总署,还有人去了银月军那边。


        

偌大的套间中,只剩下两人。


        

一个于啸,一个三十多岁的金发男。


        

此刻,两人正喝着酒,聊着天。


        

于啸看了看墙壁上的挂钟,5点50分了,距离李皓下班还有10分钟。


        

那家伙,标准的上班一族。


        

6点下班,他绝对不会久留。


        

“老黄,这酒味道不行……我昨天出门,闻到了一股酒香,味道极香,我去买一点回来,咱们接着喝,这鬼地方,无聊到爆炸,不喝点,晚上都睡不着。”


        

被称为老黄的金毛男,笑了起来:“让人去买好了,还用你自己过去的?”


        

多大点事!


        

“我去吧,具体叫什么地方,我忘了,不过记得地方,也没多远,等我一会,我待会就回来。”


        

于啸说着就要出门,老黄笑道:“要不我陪你一起,反正也没啥事。”


        

那怎么行!


        

于啸可不愿意和这家伙一起,老黄这家伙,实力比他还强,三阳巅峰的存在,这一次五人组中,胡青峰最强,另外两位都是三阳巅峰,还有一个女的三阳后期,他于啸最弱。


        

老黄去了,还有自己的事?


        

“不用!”


        

于啸摆摆手:“你在这等着,胡老大他们说不定待会就回来了,看到咱们都不在,少不得要发火。”


        

“那行。”


        

老黄也不强求,只是提醒道;“买酒就买酒,你可别搞事!”


        

“哪能啊!”


        

于啸哈哈大笑,老黄却是提醒道:“我认真的,你这家伙有点嗜好,又不是没人知道,这种事想做,你花点钱,多少女人自己送上门,别给我在半道上搞什么乱七八糟的……这里可不是混乱地区,城内还有一尊大神呢!”


        

于啸这家伙,是有一些不好的爱好的。


        

比如……潜入一些良家妇女家中,做点什么……


        

不是没发生过,巡夜人其实也没这么不堪,只是这家伙一般不敢在人前干,一些混乱地区,乱的很,大战经常爆发,这家伙在这些地方做过几次,老黄是清楚的。


        

不过于啸毕竟实力不弱,而且和他关系还行,他也是睁只眼闭只眼,没有上报,毕竟混乱地区,有今日没明日的,超能混杂,乱的很,谁也不知道到底谁干的这种事。


        

于啸急忙道:“老黄,我怎么会呢!你当我白痴啊?这里是银月,又不是乱区!”


        

“嗯,你有数就行!”


        

老黄不再多说,于啸笑了笑,也没再说,起身离去。


        

等他走了,老黄微微皱眉。


        

这家伙,今天急匆匆的,不止一次看墙上的挂钟,倒是挺赶时间的。


        

这里是白月城,是银月的首府。


        

不会真精虫上脑吧?


        

他有些不放心,又有些头疼,这种事可大可小,可一旦被曝光了,巡夜人终究还是正义守序,于啸干的事被知道了,总会有人收拾他的!


        

别的不说,总部那几个变态,不介意随手弄死他,或者阉割了他。


        

“这家伙,不至于这么蠢吧?”


        

老黄心中想着,朝窗外看了看,陷入了沉思中。


        

……


        

时间,眨眼间到了6点钟。


        

下班的点到了。


        

隔壁的玉总管,听到了动静,关门声响起,接着便是锁门的声音,她没出去,只是默默听着,有些无语。


        

真准时!


        

比闹钟都准。


        

不早退一分钟,也不迟退一分钟,李皓这家伙,活的跟个傀儡似的。


        

“下班了,明天见!”


        

门外,李皓和人打招呼,脸上充满了笑容,又是一天过去了,混了一天,打了一天酱油,工资到手,心情不错。


        

走到楼梯口,楼上的郝连川刚好下楼。


        

看到了李皓,微微点头。


        

李皓也点点头,继续下楼。


        

……


        

迈步走出巡夜人总部大门,李皓吐了口气,脸上露出欢笑,又是美好的一天!


        

巡夜人总部对面。


        

最近,一直有人盯着这边,实际上也不是暗中观察,而是正大光明地在对面等着,这些人等的也不是李皓,而是等侯霄尘出关,第一时间通知各方。


        

看到李皓……


        

一些正在喝茶的人,有人哭笑不得:“这家伙,袁硕那个弟子,我在这看了两天,他两天都是准时上班,准时下班,一分钟不多,一分钟不少,比表还准,看到他出门,我就知道六点了。”


        

对面,跟着一起喝茶的人也笑了:“这大概是武师的自律?”


        

“哈哈哈,大概是。还挺有意思的,不是吗?”


        

“也对,巡夜人这边太无趣了。”


        

几人聊着天,笑呵呵地看着李皓离开,都是微微摇头。


        

哪来的奇葩!


        

……


        

大门口,李皓也不管对面。


        

对面都是小杂鱼,几个小光团,微弱的都快看不见了,巡夜人也知道对面有超能者,但是也没人在乎,都是一些机构派来盯梢的,正大光明的盯梢,也没人特意驱赶。


        

李皓沿着街道,一路朝前。


        

这里,距离巡夜人太近,不会有危险的,起码要走十分钟左右,才会可能遇到点什么。


        

这两天,他也一路看。


        

到巡检司家属楼,路上有三处可能会遭遇危险。


        

不过考虑到侯霄尘的威慑力,第一个地方,距离此地还是太近,大概率还是第二处和第三处。


        

第二处,那是一个小巷子,平时人少的很,小巷子大概百米长,两侧都是高楼,遮挡了光阴,比较适合伏击。


        

另外一处,是巡检司家属楼前面大概500米左右的地方,是个停车场,平时人也不算多,毕竟有车一族,还是不多的。


        

当然,在哪都一个样。


        

对李皓而言,只要是超能者,那么大的光团,他眼睛没瞎,就不会看错。


        

走了一会,路过一家包子铺,今晚李皓没买包子了。


        

买了包子,怕待会浪费了。


        

一直走着,直到距离巡夜人总部超过了3000米,这时候,李皓便看到了一些光团,在四周环绕。


        

地下,有一个。


        

地上,也有。


        

这些家伙,阴魂不散,都盯了几天了,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


        

李皓视若无睹,继续前行。


        

再往前一千米左右,就是那个小巷子了。


        

隔着这么远,一般的光团是看不清楚的。


        

除非……光团很大!


        

他走了一会,脸上露出了一些笑容,于啸挺会找地方的,居然也知道这里适合伏击,看来,这位也没自大到,敢肆无忌惮地出手。


        

是的,这一刻,他看到了一个光团,便是那于啸的。


        

每个人的光团,是不太一样的。


        

有的强,有的弱,有的属性不同,有的形态也不一定会一样。


        

仔细去辨别,看过的,往往还是能分辨出身份的。


        

只不过……李皓微微皱眉。


        

于啸,三阳中期,这个他知道的。


        

但是,距离于啸大概不到500米的地方,侧方位,还有一个光团,很大,比于啸的要大,李皓顿时有些凝眉。


        

还有一个?


        

哪一家的?


        

那个光团,他辨别了一下,比当初的孙一飞还要稍微强一些,三阳巅峰?


        

没有紫月、轮转王强大,但是比三阳后期稍强。


        

今日,居然还有一个三阳巅峰在这附近。


        

当然,并非在小巷中。


        

李皓有些凝眉,距离太近了,大概就500米,对强者而言,这么点距离,几秒钟必然能赶到。


        

他有些疑惑,有些嫌麻烦。


        

为何会有两位三阳?


        

好吧,也许是之前的话语,引来了一些强者的注意。


        

李皓也很无奈!


        

果然,计划往往赶不上变化。


        

原本预计,只有一人的,他自己其实都想试试,能否对付三阳中期,如今的他,实力不可同日而语,他很渴望去试试。


        

可多了一位巅峰三阳……就有些麻烦了。


        

……


        

此刻。


        

小巷中。


        

不知何时,死寂的小巷中多了一棵枯树干。


        

而这,便是于啸的隐藏。


        

作为木系强者,木遁,木隐,是基本功。


        

他也盘算了一下时间,快了。


        

李皓那小子,快来了。


        

那小子,应该带了图纸吧?


        

以昨日的了解,这家伙应该会带的,不过为了不引人注意,今日他倒是没去找李皓要,要不然,接连找李皓,太过显眼。


        

待会,自己下手要轻一些,别一下子把人给打爆了,那就不好办了。


        

图纸,他要。


        

完整的尸体,他也要。


        

缺一不可!


        

不过,他微微皱眉,地底下,好像有个土系在活跃,日耀?


        

他有些恼火。


        

这些土老鼠,很烦人,这是跟踪李皓的,还是无意间路过的?


        

又或者,是保护李皓的?


        

不管是谁,于啸觉得,待会弄死李皓之后,若是这家伙还在,也得弄死。


        

此刻的于啸,面部还戴着一个面具,鬼脸面具。


        

正在为地下的家伙感到烦人的时候,小巷中,好像又来人了,并给李皓。


        

不长的巷子中,传来了微弱的人声:“你确定他会路过这里?”


        

“当然,我都观察两天了,那家伙准时无比,还有两分钟,他保证会过来。”


        

“有把握吗?速度要快,那家伙也是破百圆满的存在,实力可不弱,还是袁硕的弟子,别觉得人家年轻就没实力……”


        

“废话,咱俩都是破百圆满,还是老资格,只要下手快,那家伙根本反应不过来。”


        

于啸都气笑了,他么的,怎么还有人?


        

两个武师?


        

而且都是破百圆满这一层的,这俩家伙也盯上了李皓?


        

李皓这家伙,真够吃香的。


        

得,待会自己还得多下一点黑手,这俩来了也别走了。


        

正想着,耳朵微微颤动了一下,于啸脸色微变。


        

这一刻,他隐约感受到了一股势……他和武师交手过,对斗千武师其实也不陌生,此刻,他眯了眯眼,藏身枯木之中,四处扫视了一番。


        

很快,他好像感觉到了什么,朝上方看了一眼,没看到人,但是小巷墙壁上方,好像有东西存在。


        

“斗千武师!”


        

于啸皱眉不已,玛德,今天是什么日子?


        

这么多人凑热闹?


        

小小的一个巷子,地下一个日耀土系,地上两个破百圆满武师,上面居然还有个斗千武师,斗千武师都是有名有姓的存在,不知道上面是谁?


        

当然,他不怕。


        

除非袁硕那种武师,或者几十年前就扬名的老武师,要不然,哪怕斗千武师,也只是日耀一层的存在,他只是有些古怪,这些家伙,都商量好了吗?


        

哪天都不选,非要选今天?


        

“这些混蛋……最麻烦的便是这个斗千武师了,待会得先干掉他,免得耽误我时间,坏了我的好事!”


        

于啸心中暗骂一声,早知道不选这里了。


        

当然,不选这里,李皓被人干掉了,他哭都来不及,只能说,自己还得先帮李皓解决掉这个斗千武师的威胁,要不然,他担心会坏了计划。


        

……


        

小巷口。


        

李皓进入小巷之前,是没有感受到武师存在的,可等跨入小巷的一瞬间,他便知道,被一位斗千武师盯上了,至于另外两位武师……他都懒得在意。


        

弱鸡!


        

斗千武师?


        

还真有武师打上了自己的主意,这家伙胆子可不小。


        

而那两位圆满武师,装作路人,正在从另外一边进入小巷,看样子是想进入的时候,和李皓迎面,然后下手,小巷人虽少,遇到两个人,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可李皓如今什么眼力,一看就知,这俩是感悟了势的武师,不过很微弱,应该只是破百圆满。


        

至于于啸,前面那个烂木头,都快成光团了,李皓不瞎,也看的一清二楚。


        

还有地底下,也有一个土系的,日耀后期,不算太弱了。


        

除了这些人,李皓还发现了一位,甚至连于啸都没发现,小巷上空,一个光团悬浮,距离地面上百米,可能是一位风系的在空中盯着。


        

于啸不敢随意释放神秘能去感知,大概是没感应到那家伙存在。


        

李皓稍微抬头看了一眼,看光团明亮度,大概是日耀后期到巅峰阶段的存在。


        

三阳,毕竟不是到处都是。


        

日耀,其实已经很不错了。


        

这是都把我当宝贝了?


        

李皓没有生气,倒是挺开心的,这么多人关心我,值得开心,一路护送,谁有这待遇?


        

他继续前行。


        

小巷不算长,走了一会,前面两人的脸都能看清楚了,那两人互相聊着天,好像朋友一般,恰好路过。


        

于啸也好,斗千也好,都没动静。


        

看样子,好像也在等这两人先动手。


        

而李皓,却是等不及了。


        

他稍微加快了一些步伐,好像急着回去吃饭一般。


        

和那两人的距离,也是越来越近。


        

30米,20米……


        

等到三人相距不过10米的时候,无论是上面的斗千,还是下面的于啸,都蠢蠢欲动了。


        

而就在此刻,李皓腰间的佩剑,稍微颤动了一下。


        

一瞬间!


        

就是一瞬间,无影无踪,无声无息!


        

无影剑!


        

这一刻,李皓没有等,等什么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不需要!


        

地覆剑瞬间消失,瞬间出现,一剑划过!


        

6点多的白月城,晚霞还在。


        

只是,小巷中略显黑暗,两侧高楼,挡住了光辉。


        

两位破百圆满,还在继续前行。


        

他们还想着,待会如何瞬间拿下李皓……忽然感觉喉咙一痒,有些想咳嗽的冲动。


        

继续前行,靠近李皓不到5米,他们想出手了。


        

对视一眼……忽然,两人都发现了一些异常,有些疑惑,对方的喉咙上,为何有条血线?


        

古怪,这血线哪来的?


        

两人扭头互相对看,可扭头扭着扭着……觉得有些头重脚轻,头……好像飞了下来。


        

两人眼中都露出了一抹骇然之色!


        

没有疼痛感,这一瞬间,太快。


        

快到,那血线瞬间放大,甚至连血液都来不及溅射出来。


        

而李皓,一剑封喉之下,没有再看两人一眼。


        

没必要多看!


        

下一瞬间,李皓弹跳而起,一跃冲天,一剑杀出,剑芒如山,一剑斩苍穹!


        

百米高空,一位风系超能,此刻还没回神,忽然感觉头皮发麻,超能爆发,刚要遁逃,一剑从下到上,直接贯穿全身!


        

斩苍穹的一剑!


        

那一剑,甚至连刚要拦截的斗千,都没能拦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李皓瞬间跳过他的头顶,一瞬间消失。


        

小巷墙沿上,那位斗千武师,此刻还蒙着面。


        

眼中,却是有些失神。


        

他抬头望天,看到了李皓挥剑斩苍穹。


        

一剑之下,剑气贯穿天地!


        

但是,也只是一闪而逝,在晚霞之中,并不是太引人侧目。


        

正想着,他脸色剧变,咆哮一声,这一声咆哮,他身上好像浮现出了一条龙,一条巨龙,手中一杆长枪,瞬间朝李皓杀去!


        

用枪的!


        

而就在这一刻,往地下落的李皓,也是猛烈咆哮一声,虎啸山林!


        

一声咆哮,比以往多了三分强悍和暴怒。


        

手中的地覆剑,瞬间闪现出一座山峰。


        

地剑势!


        

破势蕴神,蕴势而出!


        

这一剑,让那位斗千武师骇然失色,蕴神?


        

长枪和地覆剑碰撞,一瞬间,巨龙咆哮之下,被一剑斩成了两段,长剑瞬间将长枪斩断,李皓一剑斩下,右手持剑,左手一拳打出!


        

轰!


        

一声巨响,那斗千武师只觉得手臂剧烈震动,双臂瞬间龟裂,长枪直接断裂,神意受创,还有些迷迷糊糊之间,一拳直接打来,如猛虎咆哮!


        

砰地一声,西瓜爆开了!


        

李皓看都不看,一脚跺地,轰隆一声,大地好像都在颤动,这一切极快,快到甚至地下那位土系都没反应过来,这一脚跺下,大地颤动,李皓一剑戳地,轰!


        

大地龟裂,一股强悍无比的剑意,渗透到了地下,直奔那位土系而去。


        

土系超能此刻才感受到了危机,刚要遁逃,只觉得四面八方的,无限的压力压迫而来,正要打破,又感觉大地好像和他作对。


        

下一刻,脑海中闪过一道剑芒,如山!


        

轰!


        

尸体在地下直接炸裂开!


        

一瞬间,两位破百武师,一位斗千武师,空中的风系日耀,地下的土系日耀,足足五位都能算得上强者的家伙,被李皓一柄地覆剑,全部灭杀当场!


        

枯木消失,露出了一张戴着鬼脸面具的脸。


        

于啸此刻在喘息,在震撼。


        

李皓?


        

这是李皓?


        

他不得不震撼,刚刚他也准备出手了,他的想法是先对付那位斗千武师,然后解决了他们,再去解决李皓……没等他出手,李皓先出手了。


        

那一刻,他其实也是茫然的。


        

甚至不敢置信……


        

而就在他震撼的一瞬间,战斗结束了,所有人都死了。


        

空中一具残破的尸体,正在朝下方掉落。


        

太快了!


        

这一切,爆发的太快太快,快到他都没能回神。


        

而就在他展露身影的瞬间,李皓什么都没说。


        

这一刻,地覆剑上,一道火光呈现。


        

下一刻,李皓好像化为猛虎,虎啸声响彻四方!


        

困兽犹斗!


        

困兽,也能破天。


        

一剑斩出,火光映射天地,小巷瞬间被他照亮。


        

脾脏、心脏同时爆发出璀璨的光辉,这一刻的李皓,只想杀人,别无他想。


        

三阳中期?


        

那又如何!


        

来不及说话,来不及质问,来不及去想李皓为何这么强大。


        

这一刻,于啸也是一声厉吼,手中呈现出一柄绿色木剑,朝李皓瞬间杀去,他不得不出手,此刻,他感觉自己好像被山峰笼罩,被大地包围。


        

他想走,此刻也不是那么轻易的事。


        

一股强悍的超能,瞬间爆发。


        

木能,韧性极强。


        

然而,面对李皓的这一剑,依旧难以阻挡,一剑斩出,木能破碎。


        

三阳中期的防御,此刻显得没那么强悍。


        

脑海中,浮现出当日那断我之剑,浮现出昨日那猛虎困兽之斗,李皓脸上闪现出一抹疯狂,一抹愤怒。


        

我心有猛虎,出剑无回!


        

你们这些人,都该杀死!


        

武师之战,和孙墨弦一战,李皓只有佩服,只有不忍,只有想胜利之心,杀意……没有那么足。


        

那是武师之间的切磋,也是生死之战。


        

可眼前,这些人都不配获得自己的重视,不配获得自己的尊重,他们算什么东西?


        

断我!


        

虎啸声带着疯狂,带着决绝,一剑斩出,轰隆一声巨响,一剑斩破了木剑,李皓瞬间上前一步,一步踏出,地动山摇。


        

这一刻,于啸看到了一头猛虎,伤痕累累的猛虎。


        

下一刻,地覆剑瞬间爆裂,破碎成了数百片。


        

每一片,都是杀招。


        

噗嗤!


        

无数碎片,划过了于啸的脸和身体,血液瞬间溅射而出,木能瞬间恢复。


        

地覆剑,碎了。


        

这一刻,地覆剑居然碎了。


        

可李皓没在意,洪一堂说,地覆剑很强大,可在李皓看来,也就那样,蕴神一击,地覆剑未必能保持完整,碎了也正常。


        

今日,剑意是主,虎势也是主。


        

李皓以手为剑,一拳打出,如猛虎扑击,也像虎头为剑。


        

剑意还是虎势,也许李皓都没去刻意区分。


        

他瞬间上前,瞬间靠近,一拳接连一拳,疯狂到了于啸超能爆发,一波接连一波,依旧无法阻挡,于啸眼中只有骇然,只有绝望。


        

怎么可能!


        

这还是武师?


        

除了袁硕,当今世上,还有如此之强的武师?


        

自己一位三阳中期,在对方近身之下,几乎毫无机会去反击,李皓的战斗方式,和袁硕很相似,相似到了极致,那就是占据了优势,占据了攻势,那是战斗的开始,也是战斗的结束。


        

要不打死敌人,要不……自己被人打死!


        

轰轰轰!


        

一连打出百拳,一拳更比一拳强,最后一拳,甚至九锻劲直接爆发,一拳之下,于啸感受到了死亡的危机,暴吼一声,再也顾不得身份暴露,所有木能汇聚在胸口,他不想死!


        

他是天才,是三阳中期,他感受到了这一拳的可怕!


        

他甚至感应到了,不远处,一道强悍的气息接近,那是……老黄!


        

他来了!


        

老黄跟踪我?


        

当然,此刻,他不在意了,他只想活下去,哪怕一切秘密暴露,他也只想活下去,他的目光投向李皓身后,老黄来了,三阳巅峰,救我!


        

这一刻,跟踪他的老黄,成了他的救命稻草。


        

而刚跨入小巷的老黄,眼中带着一些不可思议。


        

他来的很快,当李皓的剑气爆发的那一刻,他就瞬间朝这边赶,很快很快,在老黄的感受中,他加上反应时间,加上抵达这里,加上此刻愣神,可能只有五六秒。


        

真的,最多如此!


        

因为他有些顾忌,稍微有些顾忌,于啸好像要干点什么,自己贸然出现,是否合适?


        

所以,耽误了一会会功夫。


        

然而,前后也就这么点时间罢了。


        

这一刻,他看到了一只拳头,如同猛虎的爪子,也像是一把剑,还有点像海浪……


        

他也无法分辨,这是什么拳法?


        

他只看到了那一拳,瞬间破碎了于啸的面具,一拳下去,于啸身前的木能防御,瞬间被打的四分五裂,这一拳,直接将于啸打了个对穿!


        

于啸,嘴巴张合,好像在和自己求援。


        

“住手!”


        

这一刻,老黄的声音才传荡了出去。


        

他脸色铁青,有些惊惧,也有些愤怒。


        

这人……是李皓吗?


        

他打死了于啸!


        

是的,当于啸被一拳打了个对穿,心脏都能看到,瞬间破碎的那一刻,他知道,于啸没法活了,哪怕对方是木系强者,也没法活了。


        

只有死亡才是归宿!


        

三阳中期的于啸,在自己眼前被人击杀了。


        

他愤怒,恼火……


        

除此之外,唯有震撼和不敢置信。


        

这是袁硕伪装的?


        

眼前这人,不是李皓,而是袁硕?


        

当然,哪怕是袁硕,他也不会害怕,袁硕的巅峰战绩,是杀了后期的孙一飞,而他,是三阳巅峰的强者。


        

砰地一声巨响,空中,忽然一具尸体掉落下来。


        

李皓回头朝金发男子看去,这就是他看到的那位。


        

来的挺慢,比预期中慢了一些。


        

掉下的尸体,是刚刚被杀的那位风系,直到此刻,对方才掉落了下来。


        

此刻的李皓,拳头上全是血液,有他自己的,也有于啸的。


        

滴答……


        

血液从拳头上滴落下来。


        

老黄看向李皓,眼中带着一些愤怒和利芒,冷厉道:“你敢杀巡夜人……”


        

嗡!


        

破空声响起,李皓踏地而起,直奔此人而去。


        

三阳巅峰?


        

很强很强!


        

可心中的火,好像还未熄灭。


        

来都来了……那就别走了。


        

一瞬间,李皓手中出现了一把剑,一把小剑,没有地覆剑那么有光泽,有些晦暗,星空剑。


        

一瞬间,李皓气血沸腾,精气神融入星空剑中。


        

他知道,正常状态,哪怕自己强势打死了于啸,也不会是此人对手,此刻的自己,最多最多和一神出的袁硕实力相当。


        

当日老师打死了孙一飞,是第二神出,才勉强打死了孙一飞,还身受重伤。


        

眼前这人,绝对不比孙一飞弱。


        

所以……不用血刀诀,根本不可能匹敌此人。


        

可是,有什么关系呢?


        

血刀诀爆发,这一刻的李皓,化身一头猛虎,血红色一片,火焰焚天。


        

“心火猿?”


        

这是老黄的第一想法,袁硕打死孙一飞,最知名的就是这个,可是……此人为何像一头猛虎?


        

第二想法,这是袁硕曾用过的血刀诀?


        

这个,巡夜人是有记载的。


        

此人,到底是不是袁硕?


        

两个念头浮现的瞬间,李皓已经到了眼前,老黄冷哼一声,你以为我是于啸?


        

一瞬间,一杆长枪浮现。


        

金色长枪!


        

一枪扎出,锋利的金系之力瞬间爆发,两侧墙壁瞬间浮现出无数坑洞,被这锋锐之气直接粉碎。


        

李皓的身上,内劲涌入星空剑,防御力大减。


        

一眨眼,被无数金色利气割伤了一片,眨眼间,巡检服被染成了血红色。


        

而李皓,根本不在乎!


        

作为武师,此刻,唯有杀人!


        

一剑斩出,脑海中再次浮现出那头困兽犹斗的猛虎!


        

你不给我活路,我便不给你活路。


        

嗡!


        

剑气冲天,下一刻,又瞬间消失,瞬间内敛,李皓一口剑气喷射而出,星空剑同时斩出,砰地一声,金色长枪被斩的粉碎!


        

血刀诀作用下,配合上无坚不摧的小剑,这一剑,也许没有对方强,可破坏力却是达到了极致。


        

一抹剑芒,瞬间击破一切,噗嗤一声,穿透了老黄的肩膀。


        

老黄从未见过如此可怕之人!


        

不是实力可怕,而是杀气之浓郁,杀性之浓郁……


        

没有招呼,没有分辨,没有停顿,什么都没有。


        

出现的一刻,对方眼中只有杀意,好像告诉他,见面,便死一人,你或者我。


        

他避开了一些,所以只是被穿透了肩膀,他若是没能避开,刚刚穿透的就是咽喉。


        

招招必杀!


        

老黄脸色变了,他不怕此人,但是,他觉得这么下去,他会受伤,重伤,甚至……可能会死亡!


        

于啸这混蛋,到底做了什么?


        

眼前这人是李皓还是袁硕?


        

他没心思去想了,离开。


        

于啸死在了这里,自己告诉胡青峰就行,他要离开这鬼地方,稍微有些后悔,不该跟踪于啸过来的。


        

就算自己赢了……又能怎样?


        

他开始后退!


        

可李皓愿意让他走吗?


        

落地瞬间,一脚跺下,整个小巷瞬间裂开,墙壁坍塌,伴随着这一切,李皓一剑快到极致地杀出!


        

“你……”


        

老黄大怒,自己退意明显,此人应该看出来了,你不要命了?


        

这血刀诀,他也知道一二,用的时间越长,死亡的概率越大。


        

你我无仇无怨,你疯了,杀了于啸不够,居然还不愿意让我离去……


        

这一刻,他也感受到了一些超能波动,看来,此地之战,已经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老黄不想和这疯子战斗下去!


        

他迅速化出一道黄金色的铠甲,金系之力包裹全身,愤怒道:“你疯了吗?你杀不了我,我也没心思去杀你……”


        

轰!


        

一剑杀来,强悍的星空剑,这一刻直接劈开了金色超能形成的铠甲,一剑之下,血光溅射,老黄闷哼一声,再也没心思去喊了!


        

这一剑,差点斩断了他的手臂。


        

他有些骇然,看向李皓手中的剑……这是什么?


        

源神兵?


        

不是……不太像,可这把剑,锋利的简直不敢置信,他三阳巅峰的防御,居然被一剑打破了。


        

他知道,自己犯错了。


        

不该防守!


        

此人的剑,无坚不摧,此刻哪能防守,他比李皓更强,应该进攻!


        

一瞬间,他反应了过来。


        

一拳朝李皓打去!


        

而李皓,眼神一亮,下一刻,也是回以一拳,轰!


        

强大的拳劲,震的李皓手臂裂开,震的老黄拳头破损,血液溅射。


        

老黄暗骂,疯子!


        

他也不敢再防守了,也主动出击,一拳再次朝李皓打去,而李皓,收回了星空剑。


        

贴身作战,剑,反而有些碍事,耽误时间。


        

拳对拳!


        

轰轰轰!


        

眨眼间,双方的拳头接触了无数次,李皓倒退几步,踩裂了无数砖块,手臂上全是血液,整个右手耷拉了下来,里面的骨头都被全部震断了!


        

而老黄,也是剧烈喘息一声,右手血液不断下落。


        

对方没自己强悍,可对方不要命,对拳下来,他手臂也感觉快废掉了。


        

正喘息着,一瞬间,李皓再次扑击而上。


        

这一次,李皓不再是挥拳,而是腾空踢来,皮靴早已破碎,此刻,李皓的脚上,甚至传来了海浪声,那是九锻劲!


        

轰隆隆!


        

一脚接连一脚,一脚接连一脚……


        

咔嚓!


        

李皓的双脚,都传来了骨骼断裂声,他却是露出了一些些笑容,对面,老黄的双臂都出现了裂痕,血液横流,脸色发白。


        

老黄冷冷看着李皓,下一刻,面前浮现出一杆黄金枪!


        

超能强者,身体残了没事,神秘能还在就行。


        

可你这武师,废了一只手,废了双脚,你还能如何?


        

你再狠,实力在这,你还是不如我!


        

长枪凌空,无人操控,却是直奔李皓而去,直奔他的头颅。


        

而这一刻,李皓再次露出笑容,瞬间扑击而出,虎啸声无声,只有一股音波震荡!


        

长枪震荡了一下!


        

李皓完好的左手,手持星空剑,无数剑能涌入体内,挥剑斩击,一剑斩出,黑暗被划出了一道亮光,黄金色长枪,被这一剑划开!


        

下一刻,却是和王明的天女散花一样,无数金系能爆开,瞬间笼罩了李皓。


        

这一招,老黄也会!


        

三阳巅峰,可不是造假来的。


        

他也不是被打蒙了的于啸,此刻,战力依旧强大,轰隆一声巨响之下,李皓如同破布娃娃一般,被炸的倒飞而出,身上全是血液!


        

老黄脸色发白,冷哼一声。


        

这家伙,这次还不死?


        

而就在这一刻,跌倒在地的李皓,瞬间爬起,不断咳血,露出了一些笑容。


        

一瞬间,一柄火红色的虎头剑浮现。


        

这柄剑,带着熊熊怒火!


        

“斩!”


        

又是一声暴吼,一剑斩出,划破苍穹,飞鸟术运转,李皓不可思议地飞扑而去,如同那白银战士斩向苍穹,我面前的一切敌人,都将被我粉碎!


        

谁也不例外!


        

老黄脸色微变,迅速倒退。


        

这疯子……他真的不愿意再和此人作战了。


        

而就在这一刻,一抹火光,在他身后爆发,老黄脸色剧变,而李皓也是脸色一变,带着一些恼火,带着一些发泄不出的愤怒。


        

“杀!”


        

他速度再次爆发,更快三分,带着一些疯狂,一剑斩击而出!


        

老黄身后,郝连川微微变色。


        

却也没有停下,一枪朝老黄背后扎去,此刻的他,无法形容心中的震撼,但是……没时间去想了!


        

老黄脸色狂变,衡量瞬间,选择了直面李皓!


        

后面感觉很危险!


        

比前面半残的李皓更危险,所以,他选择了正面迎击李皓。


        

一杆长枪再次浮现,一瞬间,化为十杆,百杆……


        

而这一瞬间,一抹幽芒闪烁,李皓直接穿过了那些枪林,身上被穿出一个个血孔,却是依旧狠狠斩出了这一剑!


        

噗嗤!


        

一剑杀出,老黄脸色再变,可身后那强悍的压力,压迫的他无法再后退,他怒吼一声,想要再次挥拳,却是已然被短剑一剑刺穿了头颅!


        

拳头,却是依旧挥出,带着最后的余晖,一拳将李皓打飞。


        

李皓倒飞而出,重重砸落在地,无声无息,仿佛已经死去。


        

身后,一杆长枪扎穿了老黄,郝连川甩破烂一般,将老黄甩开,看了一眼战场……眼中,只留下抹不去的震撼!


        

他来的不算慢,前后大概20秒。


        

这是他和李皓约定好的,短则10秒,慢则30秒。


        

他已经紧赶慢赶,第一时间到来。


        

可这一刻,他有些呆滞,有些震撼。


        

于啸死了!


        

地下,还有几具残破的尸体,除此之外,刚刚被甩开的那人,他认识,五人组中的一人,名为黄杰,三阳巅峰,金系强者,最为擅攻。


        

哪怕他手持火凤枪,一时半会也未必能拿下对方。


        

他之所以能轻易和李皓联手逼死了对方……因为他到来的时候,这黄杰,实力最多只剩下五成,绝对不会超过五成!


        

如此情况下,自然不可能是手持火凤枪的郝连川对手。


        

而把黄杰逼到这个份上的,不是别人,是李皓!


        

是一位已经斩杀了一位三阳中期的武师!


        

郝连川知道,人都是李皓杀的。


        

因为,所有死人身上,不是剑芒就是那无法掩盖的虎势。


        

这是武师的手段!


        

他仿佛第一次认识李皓,这一刻,他甚至顾不得去看李皓,他不知道李皓是否还活着,好像彻底没了动静,他难掩心中震撼。


        

这……真的是李皓,而不是袁硕?


        

袁硕做到这一步,他不怀疑。


        

可是,李皓可能吗?


        

远处,一道道光辉爆发,那是有超能者迅速靠近,此刻,绝对不能让人看到这一幕,否则,李皓的事情再也无法隐瞒。


        

这明显的剑意和虎势,傻子都能看出来。


        

他瞬间腾空,顾不得去看李皓了,火凤枪呈现出来,一瞬间,四周靠近的那些超能者,瞬间止步,因为大家认出了火凤枪!


        

郝连川暴吼一声:“戒备!战备!红月,你们疯了,敢在城内袭击李皓,该死,该杀!巡夜人,全部出动,封锁全城,剿灭强敌!请侯部长出关!”


        

咆哮声震荡天地!


        

郝连川咆哮,火凤在空中翱翔,这一刻,整座城都瞬间动了,一位位强者变色。


        

红月?


        

疯了吧!


        

此刻,居然大张旗鼓地袭击李皓,这是不要命了?


        

下一刻,巡夜人总部,一股强悍的气息升腾而起,一道光影一闪而逝,强悍的气息,覆盖南城!


        

强者来了!


        

是侯霄尘吗?


        

除了他,好像也没其他人了,靠近战场的那些强者,纷纷变色,没人敢再靠近。


        

要出事了!


        

红月真的疯了,一些知情者,更是暗惊,计划不是这样的。


        

远处,胡青峰皱眉,蓝月是白痴吗?


        

说好了一起先对付侯霄尘,为何提前动手?


        

该死的混蛋!


        

上空,郝连川脸色变幻,看向下方,直到看到一道身影,渐渐爬起,他这才松了口气,眼中,依旧难掩震撼。


        

李皓……你……到底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