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星门 > 第115章 定策(求订阅月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偌大的会议室,咳嗽声不断。


        

不是你咳嗽一声,就是我咳嗽一声,听的胡青峰几人有些心烦意乱。


        

银月的上层,都是病秧子。


        

不是你病,就是我病。


        

这时候,周副署长忽然插了一句话,打断了这些人的咳嗽声,轻声道:“诸位,我稍微打断一下,今日除了这些议题,还要增加一条。”


        

“增援!”


        

周署长声音不大,却是很严肃:“北方三省遭遇问题,寇将军陨落,三省必乱,没有任何其他可能。三省当中,三大组织活跃,除此之外,还有很多野心家活跃,另外,还有一直剿而不灭的北海水军也在海中活跃,时而攻打北海行省……”


        

“中部距离比较远,发兵也慢,如今更是超能崛起,匪军当中,强者也有不少,收拢了大量闲散超能……银月当年在羽帅的带领下,剿灭了匪寇,却也被记恨上了,当年没能彻底消灭他们,他们迟早会报复!”


        

“所以,哪怕中部还没来命令,此刻也要做好支援的准备,军方和超能,都要准备!”


        

此话一出,众人都是点头。


        

那严肃的羽帅,此刻也是威严尽显,沉声道:“天星城没有命令,我无法擅自出动,不过虎翼军这边,定方可以率军五万,前往北三省支援,虎翼军本就是机动机制,只要不跨过北海,就问题不大。”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一旁,胡定方迅速道:“羽帅有令,定当竭力!”


        

老人没说什么。


        

北方三省,接下来是个乱世中心,此刻,前去北三省其实是好事,很好的一件事。


        

那里很混乱,但是也有机会。


        

乱局会控制在北方三省,那里会成为接下来北方区域的主战场。


        

接下来,会有大量强者从那边崛起。


        

中部强者多,原因很多,和战乱也有极大的关系,乱世才能迅速出强者。


        

北三省的混乱,一定会引来四面八方的强者,不止北方19省,还有其他区域的强者,一些中部混不下去的,其他三边不敢参与中部混战的……这些人,都会齐聚北方!


        

“我这边,等三大组织被剿灭,会让郝连川带队去支援。”


        

郝连川愈加苦着脸,为何又是我?


        

侯霄尘却是一脸的平静,当然是你。


        

给你机会,别不知道珍惜。


        

说完,又道:“可能的话,银月武卫军也可以投入北方战场。”


        

此话一出,胡青峰好像抓到了什么把柄一般,急忙道:“银月武卫军?侯部长,这是什么军队?为何不在名册之上?”


        

他有些兴奋。


        

来了几天,总算是找到一些证据了,这可是侯霄尘自己说的。


        

当然,此刻的他不想和侯霄尘撕破脸……但是,侯霄尘应该也不会此刻和他翻脸,他需要的,就是顺着侯霄尘的话,继续往下撕,撕出更多的东西来!


        

北三省乱了,此刻,他很想马上回中部,但是这么回去,他麻烦不小。


        

于啸和黄杰死了,他必须有点功劳才能回归。


        

侯霄尘一脸平静,轻咳一声道:“谁说不在名册上?银月武卫军,是当年解散的天星武卫军剩下的一些人,重组而成!这支军队,不属于巡检司体系,所以巡夜人自然也没有登记,但是这支军队,属于皇室名下,一直都有登记的,你回去查查就知道了,皇室虽然已经不再下拨资源,可番号还是在的。”


        

胡青峰微微一怔。


        

在皇室名下?


        

皇室,如今已经很少露面了。


        

他狐疑地看了一眼侯霄尘,一旁,羽帅淡淡道:“这事的确如此,皇室有过登记,番号依旧在,武卫军人数不多,我知道一些,千把人而已。”


        

胡青峰有些失望。


        

这样吗?


        

虽然说,这样一来,侯霄尘也有些小麻烦,毕竟皇室和九司不对付,他以皇室名义养了一支武卫军,也许会引来九司一些人不满。


        

可是……无伤大雅!


        

小事罢了!


        

指望这么点小事,搬倒侯霄尘,那就是玩笑了。


        

“咳咳咳……”


        

侯霄尘再次咳嗽一声,打断了胡青峰的思路,他轻声道:“另外,胡特派员忙完了这边,最好做好准备,去一趟北方三省,现如今,巡夜人刚收到消息,未必有时间派人来。”


        

胡青峰皱眉不语。


        

他才不想过去呢!


        

不怕别的,就怕杀了寇将军的强者还在。


        

多危险啊!


        

他没接话,而是转移了话题道:“侯部长,这事不急,现在我考虑的是,银月这边,一旦和三大组织开战,还有力量投入那边吗?另外,那战天城遗迹,危险不小,此刻和三大组织翻脸,是否是好事?原本说好了,一起探索,风险共同承担,可现在,一旦和三大组织翻脸,风险全部都是银月这边承担了……”


        

有道理吗?


        

也有一点。


        

之前探索,若不是三大组织和巡夜人联手,巡夜人大概连内城都进不去,损失一定很惨重。


        

所以,哪怕敌对,此刻探索遗迹,一起去的话还是风险共同承担的。


        

侯霄尘笑了:“没了三大组织,还没法过了?此事不急,遗迹就在那,又跑不了!我的想法是,先打,打的三大组织知道这是谁的地盘。等打的他们知道错了,我们可以慢慢协商,那时候,就能占据一些主动权了。”


        

“可是,据我所知,蓝月、半山、平等王都是旭光,此刻,三大组织在这足足有3位旭光境存在!侯部长说你受伤了,不愿出战……我虽然也是旭光,可恐怕也是有心无力……”


        

他感觉,这些家伙要把他当刀。


        

可这,绝对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真这么干了,他就危险了。


        

数位旭光境,还有紫月、轮转王这些三阳巅峰,加上他们还携带了源神兵,胡青峰哪敢和他们翻脸。


        

“咳咳……无妨!”


        

侯霄尘笑道:“郝部长带上我的火凤枪,虽然不敌旭光,也能支援一些,何况,银月也不是没有强者了,武卫军中也有一些斗千存在,虽说不算太强,可武卫军组成军阵,也有一战之力……”


        

反正,你得出手就对了。


        

胡青峰不语。


        

心中暗骂,想什么呢,老子绝对不可能干的,哪怕你们说好了,老子也不会干的,大不了甩袖子走人,回中部去!


        

回去,大不了受点责罚。


        

反正他觉得,银月这边气氛诡异,不太好解决。


        

来之前,想的太美好,侯霄尘那一枪,倒是打破了不少计划,否则,情况就不是现在这样了。


        

……


        

他们在争论。


        

而李皓,此刻也渐渐回神,不再管他们说什么,而是小心翼翼地四处张望。


        

军方这边,三大统帅,胡定方是三阳后期,这个他知道。


        

另外一位白龙军统帅,年纪看起来50岁左右,比羽帅小一些,比胡定方大一些,也是一位超能者,看光团,三阳巅峰实力的样子。


        

所以,胡定方居然是最弱的,当然,他也最年轻。


        

巡检司这边,来人不多,一个魁梧壮汉孔洁,身上的光芒刺眼,李皓没多看,而是着重看他身边带来的几人,郝连川没怎么介绍。


        

因为这几位,都名声不大。


        

除了孔洁,也只有3人。


        

两男一女,其中一个男人,长的黑乎乎的,好像感受到了李皓目光,露出了友好的微笑。


        

李皓有些古怪,这位谁啊?


        

我可不认识。


        

一旁,正在骂人的郝连川,看到了这一幕,传音介绍了起来:“不认识那个黑蛋?”


        

李皓无语,但是觉得,那位大概察觉不到,所以倒也没什么关系。


        

“你应该认识才对!”


        

郝连川传音道:“你们银城上一任巡检司司长,后来调职,来了白月城,现在担任白月城巡检司司长……不过没啥用,在这地方,总部为尊,白月城是省会,他这个省会司长,屁用没有,还不如在银城逍遥。”


        

三生不幸,知县附郭。


        

三生作恶,附郭省城。


        

在省城当官,像这种白月城司长之类的,那都是悲剧,所以巡夜人干脆在白月城不设置分部,就一个总部,避免了许多麻烦,当然,也和超能少有关。


        

郝连川一说,李皓瞬间知道对方是谁了。


        

上一任司长,名气还是不小的,刘隆曾经给李皓介绍过,上一任司长,是一位武师,修炼的是铁布衣神功,刀枪不入。


        

当年的银月武林,也有一位名气极大的铁布衣修炼者,和齐眉棍这些人齐名,只是后来被袁硕打破了肉身,肉身一破,铁布衣被毁,自然也就死了。


        

不过,铁布衣秘术,不算是独有,很多人都会,也算是江湖上传承较多的一种武道秘术。


        

“王恒刚!”


        

李皓想起来了,记起了这位的名字,在银城巡检司,其实还有这位的画像,只是以前也没这么黑啊,这到了白月城,黑成了这样。


        

之前有人说,这位晋级超能,李皓还以为他加入了巡夜人,没想到是加入了巡检司。


        

不过这身实力……可不弱!


        

三阳后期?


        

李皓看了一会,大概有了判断,还真是三阳后期,这可不是弱者了。


        

对方是什么时候晋升的?


        

李皓回忆了一下,木森加入巡检司其实时间不算太长,大概……3年多一点?


        

差不多吧!


        

也就是说,这位晋级超能,也就三年多。


        

三年多时间,当年破百晋级的话,那就是日耀,三年多的日耀,一下子成了三阳后期,这速度也极其惊人了。


        

而且,对方丝毫不显眼。


        

白月城,大概都没多少人知道他,银城倒是还记着这位巡检司司长,比如今的木森,还有记忆一些。


        

除了王恒刚之外,另外一男一女,也都是三阳境,看实力,都介于三阳后期到巅峰之间,他么的,巡检司居然好几位三阳,比巡夜人还多。


        

李皓都无语了!


        

可一想到他们的老大,那位孔洁,他又觉得没毛病。


        

说起来,还是巡夜人更强一点,三阳不说,起码玉总管是旭光,一个顶三个了,就是郝连川有点丢人,作为第一副职,在场的,也就那位没什么光团的周署长比他弱一些了。


        

真可怜!


        

在场的几人,羽帅、赵署长、孔洁、侯霄尘都很刺眼,旭光境的,还有玉总管,胡青峰。


        

另外,胡青峰这边,还有一位三阳巅峰和一位三阳后期。


        

除了周署长之外,最弱的就是郝连川和李皓自己了。


        

李皓觉得,他还是能对付三阳中期的郝连川的,所以……


        

嗯,他再次看了一眼郝连川,郝大爷果然最弱。


        

幸好晋级了中期,要不然,还是初期的话,李皓觉得,他都没脸见人了。


        

正在想这些事,忽然,耳边传来了他的名字。


        

李皓一怔,这么大的场合,还能谈到我?


        

他瞬间回神,露出了恭听状。


        

谈及他的,并非侯霄尘,而是孔洁。


        

这位巡检司老大,此刻声音洪亮,“袁硕最近在临***,现在大概已经进入了北三省区域,以他的性格,恐怕会在那边逗留一段时间。”


        

“袁硕的蕴神之术,和中部的一些强化武师方案不同,感觉更像是下一个阶段的武师境界,中部也有武师强大无比,比如那贺勇,换血三次,堪比三阳!”


        

“可比起袁硕的蕴神法,我觉得还是差了一些……”


        

“如今,盯着袁硕的人也不少,李皓作为袁硕的关门弟子,我在想,要不要让李皓去一趟北三省,也许可以见到袁硕,和袁硕谈谈,蕴神之法的一些具体细节,银月武林当年横行天下,如今,银月境内一些老武师还是有的,不止如此,据我所知,银月武卫军也有一些斗千……能否将蕴神之法,彻底公开,讨论一些详细细节,增强武师战力……”


        

此刻,李皓一下子被不少人盯着。


        

他脸上露出了一丝丝紧张之色,心中却是有些无语,需要吗?


        

我老师就算在这,也斗不过你们吧!


        

这群人,心真黑。


        

当然,李皓还是迅速开口:“老师人在北三省吗?若是有需要,我随时听从命令和安排,蕴神之法,想必老师也不会藏拙!”


        

真要让自己去北三省,好像也不错。


        

若是真遇到了老师……要不要老师一起跑路?


        

天下之大,还是能混下去的。


        

倒是银月,之前觉得可以混了,可现在发现,很难混的开,这些家伙,一个比一个藏的深,就这情况,说他们无心造反,李皓死也不信!


        

趁早跑路,也许是好事。


        

侯霄尘此刻发话了,笑了笑道:“此事不急,袁硕本人都没彻底走出这条路,只是开始罢了,再等等看吧!何况,袁硕这种人,你放开了枷锁,他才能走的更远,肆无忌惮。若是一直困着他,他反而会受到限制。”


        

孔洁想了想,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此刻,赵署长开口了:“袁硕的事,暂时不急。侯部长,还是讨论讨论你的事,之前你没来,郝部长说不出什么来。”


        

此话一出,郝连川愈加郁闷了。


        

这老头,真烦人!


        

侯霄尘笑了:“署长请讲。”


        

赵署长沉声道:“中部那边,几次征调你去中部任职,一次又一次,你却是次次拒绝,借口有伤在身,总是不愿赴任。如今,你一枪击杀了红发,那是旭光层次的存在,侯部长,今日,你还是给我们一些解释和答复,你目的何在?”


        

场上气氛,好像一下子有些紧张了起来。


        

而胡青峰,也是有些紧张,这老头,怎么说的这么直接?


        

是,这次会谈,其实就是为了这个,只是……没让你说的这么直接啊!


        

侯霄尘叹息一声,有些无奈:“确实有伤在身,不是虚假之言。何况,之前银月三大组织强大,动荡不安,麻烦不断,除了我,巡夜人无力镇压……尽管中部可能会派遣强者过来,我又担心他们不懂这边的情况……”


        

赵署长平静道:“所以,你就可以拒绝调令?”


        

“不敢!”


        

侯霄尘轻声道:“我说了其中难处,巡夜人那边,也有人同意的。当然,若是天星城真的差我一个……那再来调令便是,我愿前往中部赴任!”


        

此话一出,胡青峰傻眼了。


        

你……愿意去?


        

侯霄尘又道:“不过在去之前,我需要做一件事。”


        

“什么事?”


        

“拿到战天城内的源神兵,给白月城添加一层保护。”


        

侯霄尘正色道:“下次进遗迹,我会亲自进入!若是成功了,那我出来后,自会前往中部,若是我失败了,死在了战天城……那就不需要多说什么了。”


        

胡青峰忍不住道:“侯部长,你要进遗迹?”


        

“有何不可吗?”


        

侯霄尘看向他,平静无比:“白月城,是银月的核心,一旦我离开了,一些宵小之辈,也许会有其他的心思。这些年,我一直担心这一点,若是能拿到那保护全城的源神兵,那时候调任,随便去哪,侯某也无怨言。”


        

胡青峰无言以对,但是都说到了这份上,他也不再客气:“能冒昧问一句,侯部长到底走到了哪一步吗?侯部长不用误会,只是确实有些好奇……”


        

“勉强跨入旭光罢了,杀红发,也只是因为他无防备,加上火凤枪强大,才能一击毙命,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夸张!”


        

赵署长轻轻敲了敲桌子,打断了胡青峰的继续发言,开口道:“也就是说,拿到那源神兵之后,你会服从调令,对吗?”


        

“对!”


        

“需要多久?”


        

“下个月看看吧,若是下个月遗迹开启,可以进入,三大组织的麻烦解决了,那就进入!前后也不过三天时间罢了。”


        

也就是说,若是顺利,最多一个月左右,侯霄尘就愿意离开。


        

赵署长点点头,看向胡青峰:“胡特派员,你觉得如何?”


        

胡青峰暗骂,你问我干吗?


        

我怎么知道!


        

侯霄尘忽然说愿意接受命令,有些问题就很麻烦了,他既然听话了,还愿意去中部,那中部就没理由对付他。


        

之前,只是因为侯霄尘占山为王,死赖着不走。


        

到了中部,他是龙也得盘着!


        

考虑了一会,胡青峰觉得,也许这样也不错,这也算是立功了,只是遗迹那边,能否拿到源神兵是个问题。


        

还有,自己要跟着进去吗?


        

可之前,张婷死在了里面,自己在里面,要是被这家伙杀了,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得通知上面了,除非再来人,否则……我是不会进去的!”


        

他心中有了打算,见赵署长看来,点头道:“我没意见,此事都看侯部长自己,侯部长真要去了中部,以后说不定就是我上司了,恭喜!”


        

他露出了笑容。


        

侯霄尘没看他,说完这些,恢复了沉默。


        

“其他人,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赵署长环顾一圈,再次询问。


        

没人再说话了。


        

侯霄尘听话,其他事情都不是事情了。


        

“那就散会吧!”


        

赵署长有些疲惫道:“尽快解决三大邪能组织的麻烦,若是事不可为,那就再等等,必要关头,那就请求上面支援。”


        

说完这个,最后却是看向了李皓:“李皓,你是银城八大家血脉之一,银城八大家,我们了解的不多,红月对你很上心,此事我们也会继续追查下去!”


        

“不过,翻阅一些银月古籍记载,也有一些零星的收获。”


        

李皓瞬间来了精神,这时候,这位忽然提及自己,他不觉得赵署长会说什么废话。


        

一定很重要!


        

当然,为何在人多的时候说,他就不知道了。


        

赵署长见李皓期待地看着自己,露出了一些笑容,开口道:“太多的东西,我也不了解,我让老周翻阅过很多古籍,有一篇古籍记载了一段话,当八位守护者齐聚,打开尘封之门,便是再次出征之时!”


        

“这段话,也许和银城八家有关,八大家也许是在守护着什么。或者,他们看守着一处尘封多年的门户,通往未知的地方,具体征伐谁,早已没有资料留存。”


        

“而且,时间过去了太久,当个传说看看就行。”


        

说完这些,赵署长微微喘息道:“映红月也许知道一些什么,三大组织,红月崛起的最快,有机会的话,可以找映红月谈谈……”


        

这话说的。


        

谈啥?


        

见了面,不是完蛋了?


        

李皓没说话,只是将这话记了下来。


        

八位守护者?


        

尘封之门?


        

说的是那座石门吗?


        

还是八卦图?


        

李皓陷入了沉思中,一时间也没太多头绪,至于出征……他倒是隐约有些了解,当年的人类,应该有一位人王统领,好像带领了许多强者,前往某地出征打仗去了。


        

战天军,就是一支留守的军队。


        

只是,这些人出征后,好像再也没有回来,连战天城都被遗弃了。


        

他们去了哪?


        

中部吗?


        

还是……无尽星空之中?


        

若是以前,星空自然不会是李皓考虑的目标,可当超能出现,强者飞天,李皓就在思考,在这大地之上,是否还有别的生物存在?


        

他看到过,一位强者,在宇宙星空中杀敌,斩杀了一位名为天帝的强者。


        

那天帝,便是敌人?


        

可人家都死了!


        

所以,人王出征,也许是为了对付比天帝更强的强者。


        

后来都死了吗?


        

谁知道呢。


        

李皓没再去想,沉声道:“多谢署长指点!”


        

“不必客气,散会吧!”


        

说完,他起身,颤颤巍巍地朝后方走去,那里,也有一条通道,可以离开。


        

侯霄尘也站了起来,面色平静,转身朝外走去。


        

李皓几人急忙跟上。


        

……


        

“部长!”


        

郝连川此刻却是有些紧张:“你真要离开?”


        

侯霄尘边走边道:“一直不走,还杀了一位旭光,再不走,中部就要定我一个叛逆之名了。出手的那一刻,我就准备离开了。”


        

郝连川头疼道:“可是你走了,我们……我们怎么办?”


        

你这要是走了,银月就麻烦了啊!


        

来一位新部长的话,一定会进行清洗的。


        

“我又不是马上就走!”


        

侯霄尘笑了,很快上了车,这一次李皓学聪明了,提前一步,瞬间坐到了副驾驶位置上。


        

郝连川翻了个白眼,这小混蛋!


        

刚好他也有事和他侯霄尘谈,也没再说什么,和侯霄尘一起钻进了后排,皱眉道:“部长,还是用老借口,就说伤势发作,无法远行便是。”


        

“与其希望我留下,不如自己早点变强!”


        

侯霄尘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你在三阳也有一些年了,最近倒是运气不错,跨入了三阳中期,可以你这速度,何年何月才能跨入旭光?”


        

郝连川无奈:“我天赋不行,只发现了四道超能锁,到现在都没找到第五道超能锁,所以哪怕我进入了三阳巅峰,也没希望进入旭光。”


        

超能进步快,神秘能足够的话,其实进步非常快,可前提是,你得发现超能锁。


        

哪怕无法一次性打开全部,但是,像郝连川这样的,若是现在发现了第五道超能锁,他就可以一点点地磨开,每一次断裂一些,都能给他增加大量神秘能,强化自身。


        

进入三阳巅峰会很快的。


        

可惜,他没这能耐。


        

打破了四道超能锁,他跨入了三阳层次,进入三阳之后,却是没了方向了,他现在也没办法,只能一点点吸纳神秘能,一点点强化。


        

这就和武师一样了,慢慢磨,还是斗千那种,没前路地往前磨,磨到第五道超能锁出现为止。


        

侯霄尘微微皱眉:“超能锁能看到多少,不一定就代表了超能天赋!而且,武师也好,超能也好,并非说,打破了超能锁就是好事!”


        

“可不打破,没法晋级的……”


        

郝连川苦笑一声:“主要还是没办法发现第五道超能锁,要不然,我觉得我也能进入旭光,现在就算了,磨到三阳巅峰再说吧。”


        

侯霄尘皱眉。


        

他思考了一会,开口道:“其实不是没办法找到你不能发现的超能锁。”


        

郝连川微微一怔,怎么找?


        

侯霄尘再次陷入了沉思,片刻后开口道:“问李皓!”


        

“……”


        

前排,李皓一脸懵。


        

问我?


        

我怎么知道!


        

侯霄尘故意给自己找麻烦吧?


        

而郝连川,也是一脸震惊:“找他?他怎么可能知道,每个人的超能锁,位置不一定相同,就算相同,我在那个位置没找到,也没办法打破啊!”


        

超能锁,就算位置一样,大家知道,四肢都有,可是,知道如何?


        

你看得见吗?


        

你发现的到在哪吗?


        

发现不了,你谈何打破?


        

侯霄尘倒是淡然:“他能蕴神,蕴神锁势,自然也能找到超能锁所在……”


        

李皓心中咯噔一条,锁势!!


        

这是他没说出去的蕴神秘密,部长居然知道。


        

侯霄尘好像很淡然,完全不在乎李皓如何去想,继续道:“我不知道他用什么方法,强化了五脏,迅速强化,而且将超能锁呈现了出来,锁住了虚无的势!但是,他能做到这一点,他老师也行,那就代表,他可以让一个人的超能锁迅速强化,强化到呈现出来,你的超能锁可能太弱了,弱到你自己没法感知到。”


        

“势,是很虚无的,一般情况下是不可能被锁入五脏的,他能锁住,代表超能锁的应用,也有了新的开发和发展……你问问他,他要是没办法,那我也没办法。”


        

郝连川有些惊讶,看向李皓。


        

李皓头也没回,只是思考了一番才道:“这个……我和我老师的确可以做到这一点,应该和我们是武师有关,至于其他人……我就不清楚了。郝部长并非武师,超能锁微弱的话,那得强化超能锁,也许可以服用血神子解决这个问题。”


        

“血神子?”


        

郝连川急忙道:“我吃过,效果不大。”


        

“那就是血神子不够强!”


        

李皓想了想又道:“吃旭光的,也许有用,可以将部长的第五道超能锁呈现出来。”


        

这其实是个好办法!


        

但是行不行,试过才知道。


        

自己和老师能迅速强化,老师那是原本就很强,李皓则是靠剑能和提取出来的五行元素,这些事,没必要全部都泄露出来。


        

实在不行的话,那再考虑其他办法。


        

而此刻,郝连川好像找到了方向,眼神闪烁了一阵,红月!


        

之前,对红月,他只有赶尽杀绝的想法,可没有太大的目的性。


        

可若是真的和李皓说的这样……红月那边,他就得多上心了。


        

而这时候,侯霄尘没管这个,又道:“李皓,你是武师,和一群超能在一起,提升不会太大,明日让小玉陪你去一趟武卫军。武卫军,也该走上前台了,接下来磨合几日,你们就出城吧,对三大组织动手,打服了他们,或者打的他们调集了更多的强者过来,再和他们一起探讨遗迹的事,否则,现在这么点人不够用!”


        

为何不够?


        

李皓倒是明白一些,也许侯霄尘觉得,这么点人,不够在遗迹死的!


        

对付三大组织,这位不单单是为了杀人立威,更多的好像是希望对方来更多强者,帮他一起探索遗迹,心真黑啊!


        

至于武卫军,李皓兴趣不大。


        

就算强大,也不可能太强。


        

当然,今日长了见识,李皓也不敢太过大意。


        

……


        

同一时间。


        

白月城外。


        

一处装饰豪华的大宅院中,附近,很多别墅,都是一些白月城富人在这打造的度假圣地。


        

此刻,几位强者汇聚。


        

蓝月一脸不快:“明眼人都知道,那是栽赃,我们就算想擒拿李皓,也不会选择这时候,更不会让三阳去擒拿李皓,距离侯霄尘那么近,送死吗?”


        

“这只是他们对付我们的借口罢了!”


        

说到这,蓝月冷漠道:“侯霄尘显然是想将我们赶尽杀绝,既然他先下手了,那也别怪我们不客气!”


        

他看向对面的斗篷人:“半山,飞天这边,如何考虑?”


        

被笼罩在斗篷之下的半山,闻言声音幽冷,“红月只要愿意送出一枚旭光层次的血神子,我会考虑的!”


        

蓝月冷冷看着他。


        

半山却是无动于衷。


        

过了一会,蓝月沉声道:“也不是不行,有个前提……能斩杀侯霄尘,若是成功了,自然没问题!”


        

这也是画大饼了。


        

杀了侯霄尘,一枚血神子的确不算什么,杀不了,那自然不用支付了。


        

而半山,考虑一会,却是笑了:“好!”


        

蓝月有些意外,他以为这家伙不会同意。


        

然而,却是同意了!


        

这才是很古怪的地方!


        

蓝月看向不远处的平等王,开口道:“平等,你如何考虑的?”


        

平等王皱眉道:“看看吧,另外,三省总督被杀了,距离银月不远,会不会干扰到我们这边?”


        

此话一出,几人都有些皱眉。


        

那位,到底被谁杀了?


        

说实话,能杀那位,代表了实力超强,是很恐怖的存在。


        

而且三省就在附近,虽然隔了几千里,可真要引起动荡,也会牵扯到这边的。


        

蓝月深吸一口气:“不知道,不管如何,先把银月的麻烦解决了再说!至于其他的,可以先放放。”


        

几人都不再多说什么,侯霄尘不除掉,他们在银月无法立足。


        

而银月,却是不能放弃的地方。


        

否则,死了那么多三阳,大不了丢弃此地,区区一个边疆行省罢了,99行省那么大,还在乎这里?


        

PS:第三更迟一点,休息几个小时,11点左右吧,和昨天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