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 第9609章 慌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最新章节!


        

望海县,长坪村,杨永进家的寝房内。


        

绣红听到曹八妹的呵斥,气得将手里的一个东西丢到地上,用用力跺了跺地面,咬着牙,声音带着哭腔的说:“娘你就偏心眼子吧,明明你心里也是那么想的,非得为了维护他们的面子而来训我,我有没有说谎话,你回头把我姐叫过来问一下就晓得了嘛!”


        

“叫啥叫,我闲着?”曹八妹的眼睛瞪得更凶了。


        

“行,你忙,我闲,我这就去李家村当面问她!”


        

曹八妹一看绣红这丫头说过这话,当真要往外跑,慌了。


        

顾不上脑子里那翻江倒海像打翻了一碗豆花的疼痛,赶紧追上去拽住绣红。


        

并用力推了一下绣红,将绣红推回了屋子,并厉声呵斥:“你这丫头是疯了还是咋地?咋那么多事呢?我都说了这事不追究不追究,是我说的话你听不懂吗?还是故意跟我对着干?”


        

曹八妹戳着绣红的脑袋和肩膀,噼里啪啦数落了一通。


        

这一通语言上的输出,让她的情绪大起大落,浑身的血液也跟着奔涌起来。


        

嘿,说来也奇怪。


        

先前还在跳动的太阳穴筋脉,经过这一番大起大落的情绪主宰,浑身的血液在血管里加速奔腾起来,竟然一路畅通起来。


        

太阳穴那里先前虬结着的筋脉此刻竟也舒展开了,虽还是错综复杂,但却没再胀痛,而是各自畅通无阻的流淌起来。


        

曹八妹的头痛消除了。


        

这头痛一旦消除,整个人看世界都清醒了许多。


        

不像之前,眼前那是有重影的,连带着耳朵都痛,里面时不时的嗡嗡作响。


        

现在是头不痛眼不花耳不鸣,曹八妹彻底恢复了正常。


        

看到面前这个被自己训的低着头,委屈得用力捏着拳头,肩膀却轻轻耸动,眼泪像豆子一样啪嗒往下掉的二闺女,曹八妹的心顿时就软了,也为自己方才那一番有些过激的言行感到懊恼。


        

于是,她赶紧将戳闺女额头的手指改换成抚摸闺女的刘海。


        

绣红却脑袋一撇,躲开曹八妹的手,脚下退开几步,抬起一双被眼泪涨得红通通的眼睛忿忿望着曹八妹。


        

“你心里只有姐姐,弟弟,压根就没我!”


        

“我说啥你都不信,我做啥你都瞅不见,姐姐嗓门稍微大一点,你就吓得不行,啥都就着她,我就是个多余的!”


        

曹八妹被二闺女这番话给骂的愣在了原地。


        

等到她反应过来,真的是又急又有点气恼。


        

“你这丫头咋能说出这种话?你晓不晓得你说这样的话,有多伤娘的心?”


        

绣红的眼神里飞一般掠过一丝心虚和慌乱,但随即又被倔强取代。


        

她梗起脖子,像看仇人那样看着曹八妹,更是故意赌气的说:“伤你的心又咋样?反正你又不在意我,我就是一个多余的,夹在姐姐和弟弟中间……”


        

“二丫,你别那么说,你这么说娘心里真的难受啊!”


        

曹八妹上前去,一把握住了绣红的手。


        

绣红用力甩,却没甩开。


        

曹八妹用力抖着绣红的手,加重了语气焦急的说:“二丫,我和你爹不是那种重男轻女的性子,你们姐弟三个都是我们的宝啊!都是娘身上掉下来的肉,我咋能不喜欢你,不在意你呢?你别瞎想了,傻孩子!”


        

十二岁的绣红,正是少女性格的转型期,豆蔻年华,最敏感。


        

曹八妹这番话让她心里的火气其实是削弱了许多,但是,女孩子敏感的自尊却不允许她像个成年人那样抚平心情,坐下来跟娘好好的有事说事,有理说理。


        

相反,她还觉得娘的这番话很扇情,让她很尴尬,所以,她用力甩开了曹八妹的手,扭头赌气跑回了自己那屋,并将屋门重重摔上。


        

当曹八妹追到绣红屋门口的时候,刚好听到屋里插上门闩的声响。


        

曹八妹在门口又好声好气的哄了几句,但里面的人就是不领情。


        

曹八妹没辙,只能无奈的叹口气。


        

“那你好好歇着吧,夜饭不要你做了,娘做,做你爱吃的刀削面好不?”


        

屋里没有回应。


        

曹八妹又在屋门口站了一会儿,暗暗叹着气。


        

小三子在屋门口的空地上玩弹珠,歪着脑袋问曹八妹:“二姐姐哭了吗?娘是不是打二姐姐了?”


        

曹八妹走过去将小三子上衣敞开的领口重新扣好扣子,“娘咋会打你二姐姐呢?娘疼你二姐姐还来不及哦。”


        

“那二姐姐为啥哭呀?谁欺负她了吗?”小三子又好奇的问。


        

“你二姐姐没哭,她是困了,想歇息一会儿。”曹八妹说。


        

待会说哭了,被里面那位听到,又得觉得丢脸,到时候火气更大。


        

“小三子,你就在你二姐姐门口玩耍,过一会儿就去敲一下门,你二姐姐出来了,你就拉她去灶房吃饭。”


        

小三子乖巧点头。


        

曹八妹带着一身疲惫,一步三回头的去了前院准备烧夜饭。


        

家里三个孩子,两女一子,从目前来看,两个闺女的脾气都不咋样啊,一个比一个火爆呢。


        

目前,最听话的却是小儿子。


        

就是不晓得小三子再长大一些,还会不会这样乖。


        

傍晚的时候,杨若晴过来了曹八妹家。


        

当时,曹八妹正在灶房煮面。


        

“二嫂,听绣红说你今天头痛,不想起身,这会子咋样了呢?有没有好一些啊?”


        

杨若晴嘴里问着话,顺手将手里的一只敞口大海碗放到灶台上。


        

曹八妹转过身来看到来人是杨若晴,微笑着说:“劳累你家里那么忙还记挂着我,没事了,我这头是老毛病,睡两觉就没事了。”


        

然后,她看到了灶台上的大碗。


        

“这是?”


        

“小酥肉。”杨若晴说。


        

“晌午请了酒楼的师父来家里做菜,还剩下一些,我看小三子晌午怪喜欢吃小酥肉的,就把小酥肉给你们送来,其他的菜我待会往别家送。”


        

还有鱼有虾有鸡,老杨家各房,还有孙家,都有份的。


        

曹八妹看了眼大碗里的小酥肉,哎呀妈呀,这小酥肉可真好啊,一条一条,都有成人中指那般长短,粗细也差不多,外面裹着一层小酥肉粉,炸过后金黄椒香,看着就让人有食欲。


        

而且今夜家里都跟二丫头一块儿吃刀削面,到时候把这碗小酥肉倒到面汤里一块儿煮了,乖乖,想想都鲜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