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 第9611章 得空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最新章节!


        

“亲家母,贵脚啊贵脚!”


        

“岳母,您咋来了?快,屋里坐屋里坐!”


        

“娘,这么早你跑这来做啥?是有啥事不?你可别吓我啊!”


        

相比较李伟母子的惊讶和热情,从灶房里出来的绣绣,在看到曹八妹出现在眼前的第一反应就是紧张。


        

为啥紧张呢?


        

就这么说吧,因为曹八妹出现的时间点不正常,谁家走亲戚是天麻麻亮来啊?


        

这就好比现代社会,你跟父母之间通电话会在某个固定的时间点,突然某一天你在别的时间点接到家里的电话,而且铃声一阵比一阵急的时候,你下意识就会紧张。


        

最怕就是电话接通的刹那,那端传来家人焦急惊惶的声音:“……娃,你在忙吗?跟你说个事儿,你别怕……”


        

说实话,那是真怕啊!


        

所以此刻,绣绣看到曹八妹出现,而且曹八妹走得气喘吁吁的,早上冷,那呼出口的热气在嘴巴旁边很快便化作一团白气。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这让绣绣越发的焦急,烦躁,电光火石的瞬间,她脑子里已经脑补出无数种不好的画面……


        

“娘,到底有啥事啊?你倒是快说啊!”绣绣跺了跺脚,急得眼泪都要出来了,浑身更是紧绷僵硬,心脏却突突乱跳。


        

曹八妹看到绣绣急成这副模样,料想她应该是往不好的地方去想去了,曹八妹心里还是感觉很欣慰的,因为这样就证明绣绣的心还是惦念着娘家那边的。


        

而不像李伟母子,全都是浮于表面的亲戚间的热情。


        

“绣绣你别急,没事没事,家里一切都好着呢!”


        

曹八妹赶紧给绣绣送过去一颗定心丸。


        

绣绣听了这句话,面色才稍稍缓和一些,至少心脏也不乱跳了。


        

“我过来就是看看你,给你带了一只鸡补补身子。”曹八妹将手里拎着的鸡抬起来晃了晃。


        

“顺便,跟你说个事儿,关于骆家的。”


        

“行,那来灶房说吧,我在烧早饭,娘你刚好帮我塞把柴禾……”


        

绣绣话音刚落,便被李母打断。


        

“绣儿,咋能让你娘干活呢?得招呼你娘去堂屋喝茶呀!”


        

“还有啊,早饭叫你别烧了,你这孩子咋就是闲不下来呢,巧儿,巧儿你等会再去洗衣裳,先烧早饭,待会留亲家母在这一块儿吃。”


        

院子门口的李巧儿爽快的应了一声,放下臂弯里的木盆转身往回走,却被绣绣拒绝。


        

“别别别,烧饭又不累,让巧儿去做她自个的事吧!”绣绣像个掌家的女主人一般,在那里给李巧儿分派着活计。


        

“我娘去帮我塞柴禾,顺便还能烤烤火,我估计她应该也不得空在这里吃早饭,是吧娘?”绣绣又问曹八妹。


        

曹八妹笑了下,点头道:“对,亲家母就别忙活了,我过来找我闺女说点事儿就得回去,家里还一摊子事儿呢!”


        

李母脸上露出遗憾的表情。


        

绣绣又吩咐李伟:“你把我娘带来鸡先拿去后院鸡舍里圈起来,等回头得空了再处理。”


        

李伟看着曹八妹手里的鸡,鸡的个头很大,是只母鸡,一看肉体就厚实,而且肚子里肯定还装了蛋,这让李伟想起了前日绣绣从娘家拿回来的那只芦花鸡煨的汤。


        

说实话,有些话他都不好意思,也不敢跟绣绣那说。


        

老母鸡最好的吃法就是清炖,清炖的时候千万千万不要加任何辅料。


        

就算加了香孤,味道都没那么纯浓。


        

加了天麻,就更别提了,一股子药味儿,汤汁喝到嘴里,细品之下还泛出澹澹的苦涩。


        

非常非常的影响口感,尽管他捏着鼻子喝了三大碗……


        

但还是希望能够清炖。


        

可当时那只芦花鸡和天麻,是绣绣专门去娘家拿过来,为他缓解头痛的,是出自绣绣的一片好意。


        

所以这趟岳母带来的这只老母鸡,他一定得跟绣绣那商量商量,千万要清炖啊!


        

但是,李伟表面上并不能因为绣绣的一句吩咐就立马伸手来接曹八妹带来的老母鸡,相反,他往后退了一步,摆摆手说:“岳母,您空手来就可以了啊,何必要带鸡呢?这么好的东西,留给小姨子和小舅子补身子吧,他们正长身体呢!”


        

李伟娘也从旁边点头边附和着李伟的话:“对对对,亲家母这鸡你带回去吧,理当我们家送鸡给你们吃啊,这不,家里的鸡不是很多,又想留给绣绣坐月子,只能怠慢了亲家母你们了……”


        

李伟娘这番话,不仅没让曹八妹不满,相反还让曹八妹很高兴。


        

“没事没事,你们把我家绣绣照看好了,别委屈了我外孙,就行了,我们家不缺这些吃的喝的。”


        

曹八妹直接将手里的鸡塞到了李伟手里,“拿去后院关起来吧,若是今个不杀,就给点水它喝。”


        

李伟手里拿着沉甸甸还在咯咯叫的鸡,脚下没诺不知,眼睛问询的望着绣绣。


        

绣绣摆摆手:“去吧去吧,我跟我娘回灶房说话。”


        

她挽着曹八妹的手臂进了灶房。


        

曹八妹看到灶房里的小锅里正在熬着稀饭,锅台的桉板上还有切了一半的红薯,看来是准备熬红薯稀饭了。


        

锅台边上的一只火炉子上,也架了一口小铁锅,火炉子旁边放着一把凳子。


        

“娘,灶膛里帮我塞把柴火,我这边得先贴鸡蛋饼。”绣绣拉过凳子,在火炉子旁边坐下,往小锅里倒了油,滋啦滋啦响。


        

曹八妹在灶房里看了一圈后,转身来到灶膛口坐下。


        

塞了一把柴禾后,灶膛口暖洋洋的。


        

曹八妹双臂抱着膝盖,身体往后靠着灶膛口的柴禾捆,目光却望向小炉子这边的绣绣。


        

对于绣绣操持灶房这事,曹八妹早就接受了。


        

之前明着暗着提醒她别那么勤快,怀着孕呢就接手一家人的三顿饭,可这丫头听不进去,还跟她吵,说烧饭是她喜欢的事儿,难不倒,也不累,而且为一家人操持饭菜她很有成就感。


        

曹八妹没辙,只得强忍着心疼,睁只眼闭只眼。


        

“绣啊,你今个得空不?”曹八妹问。


        

“娘有啥事儿不?先说事儿,我好决定我到底得空不得空。”绣绣头也不抬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