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终极全才 > 第4944章 进攻月族(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最新章节!


        

月族通道口。


        

此刻,有几尊神境强者坐镇,包括月族的天才,以及一些年长一些的强者都聚在此地。


        

月皇踏出虚空,缓缓走到众人面前,看见月皇到来,在场的人急忙上前低声问候,“见过族长!”


        

月皇微微点头,看了一眼四周,眼中似有日月星辰流转,许久才长叹了口气,“外面现在什么情况?”


        

为首的一尊月族强者急忙上前说道,“族长,现在没什么发现,只是那黑凤似乎在蹲守我们一般,上次来了我界域之外后就一直躲在虚空之中,是不是的就现身一趟,不知有何目的!”


        

月皇点了点头,他刚刚就已经发现了黑凤的气息,虽然气息极其微弱,常人甚至会忽略,但是月皇还是敏感的捕捉到了这一丝一场,看着虚空中隐藏的极好的黑风,月皇的眼中隐约间仿佛有什么画面在闪动,仿佛他看见了一些不寻常的东西一样。


        

而外界的黑凤也仿佛有所察觉一般,此时更加收敛自己的气息,一动不动,好像在竭力的隐藏自己一般,月皇盯着对方看了一会,微微一笑的安抚身边的主人。


        

“没事就好,行了,我去其他的地方看看,你们看好通道,有什么异常第一时间示警!”


        

闻言,月族众人纷纷应和,“放心吧族长,我们会注意的!”


        

月皇点了点头,不多说什么,转身朝着月族通道的方向走去,此时一位一看就是为首的人急忙跟上,“族长,你去是不是冒险了一些,是不是让我们出去试探一下黑凤的意图?”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不,只要黑凤没有主动现身闯入我界通道,其他的你们都不要去管,我去会会她,看能不能将她劝走!”


        

“是!”


        

月皇一边走向通道,一边轻声问道,“月晟,你是我族习练窥天之术中修炼的最好的吧,现在能看到什么境界?”


        

月晟一脸尴尬的道,“晚辈愚钝,如今还只停留在镜中花的阶段!”


        

月皇闻言没有多说什么,窥天术,其实就是一种瞳术,和一般的瞳术不一样的是,月族的瞳术不是幻杀之术,而是一种类似占卜的术法。


        

这个瞳术公分三层,镜中花,水中月,镜花水月,第一层只能看见一些未来快要发生的一些事情,对于战斗的时候有着提前预判的特殊辅助效果。


        

再上一层,就能看见一些未来可能发生的一些关于自己身上的事情,类似占卜,最后一层,就能拥有堪比占卜师的神奇之效,能看见过去,未来一些发生和即将发生的事情,整个月族,如今掌握此术大成者唯有月皇一人!


        

“多上点心,你是我族对此道最有亲和力的人,我族能保存至今,和此道脱不开干系,月族的未来能不能长久不衰,和此术有脱不开的干系!”月皇语重心长的说道。


        

月晟闻言,一脸肃穆,“明白,族长请放心,我一定潜心修炼,不负众望!”


        

二人谈话间,月皇已经走到了界域的入口处,他就静静地站在通道口,月界很大,甚至比起其他大界,都是不妨多让的存在,飞出界域通道的月皇就这么静静的站在原地,等待黑凤现身。


        

然而,月皇等了良久,黑凤依旧不肯现身一见,仿佛对于自己的隐匿之道十分的有信心,仿佛他只要不动,对方就发现不了他一般!


        

月皇仰望虚空,轻声道,“黑凤,你知道我族的窥天术我颇有心得,你的隐匿是藏不过我的洞察的,你既然不愿千里来此,何不现身一见,彼此将话说透呢?”


        

话落,月皇又站在原地静静的等待了一会,依旧没有等到自己相见的人,沉思了一会月皇继续开口道,“你来此地是为何我其实也看见了一些画面,只是我想不明白,你为什么笃定你想要的答案在我族的身上就能找到呢?凤族的下场完全是你们咎由自取,和我月族又有什么干联?”


        

“在我看来,你族完全是不自量力,错信他人,将种族的未来和希望都寄托在了神魔仙三族的身上,本身却不知进取,最终自食恶果……”


        

“闭嘴,你不要再胡说八道,不然我决不轻饶你!”


        

黑凤身形化作黑烟出现在月皇的面前,凶神恶煞的盯着月光,双拳紧捏,额头青筋浮现,努力的压制着自己内心的愤怒。


        

月皇静静的看着面前愤怒的黑凤,微微一笑,“你清楚我可以看破一些命运的轨迹的,我是不是胡说你心中有数,当年人族没有一统天下的时候,你父亲就曾经找到过我,我也送了你父亲几句话,最终你我两族都在上古活下来了,而这之后你父亲随人皇等人征战,你接管了凤界后,你怎么做的?”


        

“上位者,知进退,懂权衡利弊才能将整个种族顺利的传续下去,若是你不选择站在神魔仙三族的阵营和人族为敌,你族会有今日下场?”


        

黑凤闻言哑口无言,良久声音有些嘶哑的道,“当年我父亲就是错信了你,如今你还想诱导我?”


        

“诱导?你族的兴盛存亡和我有什么关系,你愿不愿意加入哪一方和我又有什么关系?你如今来此,不就是想我送你几句话么!”月皇笑道。


        

“我若是你,我就会从自己的身上找问题,而不是像你父亲一样来找我讨几句话,我月族是能观天机,但所观的也不过是天机千万种可能中的一种而已,当不得真,不然一统天下诸侯的就该是我族才是!”


        

黑凤闻言失笑,“难怪当年我父亲会说这辈子都不能再和你们亲近,你族不详,你这话要是传出去,神魔仙三族岂能容你们月族!”


        

月皇笑道,“你会说出去吗?他们真的会信吗?”


        

黑凤有些恍惚,月皇敢和她说这些,不就是笃定了神魔仙三族心中的分量,月族远在如今凤族之上么,即便是自己将此事汇报上去,得到的不过是神魔仙三族不痛不痒的几句赞扬而已,为此还会惹恼月皇,从而得罪一个强族,对自己没有半分好处……


        

“月皇,今日我来的确是为了求你一句话,凤族……会被灭吗?”


        

“这句话你不该来问我,我说过,我能看见的只是一种可能,而最终的走向的决定权其实就在你的手中,你的一个选择很可能就会改变一切的走向!”


        

“就如当年你的父亲,如果他的决定错了,当年你们凤族的命运就不是现在这样了,很可能当初就被人族血洗千里,伏尸百万,也就没了这十余万年的传承!”


        

话落,黑凤仿佛又置身回到了上古那个人族一统诸天的时代,那时候万族之域动则伏尸千万里,血溅诸天!


        

“月皇,我想请你明示,为我凤族再赐一句良言……”


        

月皇却不再回话,而是双眼中闪烁出一些画面,对面的黑凤也看入了神,二人就这么静静的对峙着。


        

月皇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却将黑凤最为关心的事情通过窥天术转告给了她!


        

黑凤良久回过神,朝着月皇看了一眼,眼中感激之情溢于言表,然而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恭敬的朝着月皇抱拳行礼,月皇却摆手示意对方不必多礼。


        

“你我两族因缘深厚,这些事即便是你不来找我,有机会我也会告诉你的,有些事情你现在也看见了,至于该怎么做,你心中想必也有数了,不必和我多言,回去之后你自行安排就是!”


        

“是!多谢月皇前辈,晚辈告辞!”


        

话落,黑凤就恭敬的对着月皇的方向深深一拜,转身离去。


        

而月皇此时也没有理会,自顾自的站在原地,刚刚运行窥天术,对他的消耗不小,此时他的天门之上还有一只巨大的瞳孔正在缓缓闭合!


        

月皇额头之上也有一道竖瞳正在缓缓闭合起来,就连发丝也变的失去了光泽,整个人的皮肤都干瘪了下去。


        

“这天机果然不是凡人所能看的!”魂皇喘息着,挪动头颅,朝人境方向看去,他刚刚只是朝人境方向瞥了一眼,差点就抽干了他所有的力量,这还是没看到人境,要是看的是人族的未来,自己刚刚兴许就已经被反噬了,多少年过去,人族的天机依旧无法直视,这个结果虽然他早就心中有数,可现在被验证了,他心神依旧剧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