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公主殿下请放手 > 第三百四十八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公子,您是跟刚才那两个姑娘有仇吗,我告诉你,你可不能轻易饶了她们两个最好捉他们两个去坐牢。”胖优伶摸了摸他的小粗脖,“刚才吓死宝宝了。”


        

谢未易白了他一眼。


        

宫晚生怕谢未易生胖优伶的气,砸了她的红逍轩,抢先斥责胖优伶道:“你闭嘴!”


        

闻言,胖优伶紧紧地闭上了嘴巴。


        

“我们出去找找吧,或许她们两个还没有走远呢。”


        

宫晚安慰谢未易。


        

其实她知道这个时候慕容千婼恐怕早就出红逍轩了。


        

“你们两个怎么了?又吵架了么?怎么一大早她就往我这儿来避难来了。”


        

宫晚用了“避难”两个字。


        

谢未易一面跟着宫晚往前走,一面摇摇头,“没有,我疼她爱她还来不及呢,我怎么会无缘无故地与她吵架呢。我醒来她就不见了踪影。”


        

宫晚笑而不语,果然还是他说的对,是那丫头自己害怕尴尬,才躲出来的呀。


        

“你也不用太心急,公主也是……她可能是害怕沐晴不适应,怕你们两个尴尬,才特地躲出来的吧。所以你……”宫晚笑道,“我觉得你最好多给她一点时间适应适应,而且你自己也该好好适应一下了,毕竟再怎么说沐晴姑娘也已经进肯你们谢家的门了,你也不要太忽视人家了。”


        

谢未易没有直接回答宫晚的话,想了想,才道:“你说的我都知道,既然我娶了沐晴就会对人家负责。但是我……我也不想婼儿太伤心了,你说她现在一大早就躲着我,到底是因为害怕尴尬呢,还是她已经不想再看到我了。”


        

谢未易自己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一点。


        

“怎么会呢?”宫晚只觉得谢未易有些太过杞人忧天了,“放心吧,她不会是不想看到你的。人家毕竟是个公主,年纪又小,总是有些小孩子脾性的。”


        

在谢未易的心里,慕容千婼以前仿佛真的就是个小孩子天真烂漫的,可是他也很清楚这一次她躲着自己不见,绝对不是宫晚说的小孩子脾性,她是真的不想看到自己了吧。


        

“你说,她会不会永远躲着我,不见我呢?”


        

谢未易问出他最担心的一件事。


        

宫晚安排谢未易坐在了宋子渊隔壁的雅间。


        

“怎么会呢?”


        

“不会吗?”


        

“绝对不会!”


        

宋子渊听到隔壁两个人的对话,觉得十分可笑。


        

“出来。”


        

话音刚落,一道黑影落在了屋内的角落里。


        

“公子。”


        

“嘘。”宋子渊瞥了眼隔壁,给绕梁打了个噤声的手势。


        

“你们谢公子在隔壁与宫姑娘诉衷肠呢。”


        

这话,极尽讽刺。


        

“不知公子找我前来,所谓何事?”


        

绕梁刻意压低说话的声音,并巧妙地避开了谢未易的话题。


        

“前废太子最近怎么样了?”宋子渊问道。


        

“前废太子和以前仍旧安安稳稳地待在他的府邸,基本上是足不出户。”


        

“那他有没有答应我们的要求?”宋子渊给自己倒了杯茶。


        

绕梁道:“没有,林家大公子前几日又和他见了一面,他说,他累了,他不会跟任何人合作,他只想安安稳稳地度过他的后半生。”


        

宋子渊喝了口茶,嘴角浮起冷冷的笑意,说道:“哼,没出息,先帝废了他也是活该。”


        

“那咱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做?”绕梁问。


        

宋子渊手里把玩着茶杯,想了一下,说道:“接下来还能怎么做,你们派人继续监视着他。”


        

绕梁拱手回了一个“是”字,又问:“公子还有别的吩咐没有?”


        

宋子渊静下心来,闭上眼睛,慢慢听隔壁的声音。


        

此刻,宫晚仍旧在劝解谢未易是他多想了,慕容千婼不会不要他的,两个人又说起了定国公


        

“是时候了。”


        

宋子渊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让绕梁一头雾水不知所云。


        

“公子,什么是时候了?”绕梁问道。


        

宋子渊终于放下了手中玩弄的茶杯,将他轻轻放到茶壶和其他茶杯的旁边。


        

“我跟他是时候该做个了解了。”


        

宋子渊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不知是不是错觉,绕梁觉得宋子渊的这口气里隐隐有些不舍得。


        

“公子说的是谢未易还是……”绕梁看了看宋子渊,又看看宋子渊一直盯着的隔壁。


        

“……不。”宋子渊道,“不是谢未易。”


        

“是……信王爷?”绕梁尝试着问道。


        

宋子渊和信王的恩怨,他多少还是知道一点的。


        

“没错。时常听谢未易提起定国公,可是他每一次说起自己的父亲时,我心里总是揪心的痛。如果……如果信王他是我的父亲的话,如果他没有……”宋子渊将整个茶盘推倒,“如果没有这一切的话,或许,我也不会这么恨他们。”


        

隔壁的谢未易和宫晚听到瓷器碎了一地的声音,两个人都是猛然被吓了一跳。


        

谢未易问道:“晚晚,隔壁是谁啊?”


        

“呃……那个……”宫晚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要是往常她肯定会直接告诉谢未易对方是一个寻常的客人,可能是因为生气,也可能是不小心碰倒茶具。但今天不一样,今天隔壁坐的是宋子渊,她最在乎的那个男人。


        

她很担心宋子渊,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生如此大的气。


        

“你们不会有什么麻烦吧,要不要我过去看看什么样的客人啊,脾气竟然会这么大。”谢未易是宫晚的好朋友,又是个女子,在整个玉京除了他个宋子渊,谢未易找不出来宫晚还可以依靠谁。


        

宫晚见谢未易起身就走,生怕他发现隔壁坐着的是宋子渊,忙起身拉住他,道:“没关系的,这种小事,小厮们还是处理得过来的。你不用担心,没事儿的,毕竟我也在玉京城这么久了,不敢说有多少人脉,但毕竟因为你谢大驸马爷的威名,还有子渊的信王府帮衬着,还没有人敢来我的红逍轩砸场子呢。”


        

话毕,宫晚才发觉自己刚才话里的称呼很不恰当,赶忙致歉:“实在不好意思啊阿易,我……我有些失言了。”